|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157印章

157印章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31 13:52  字數:3377

碼頭上果然漸漸安靜下來,再看前面那條船,已經在悄悄地駛離水灣。

謝琬連忙道:「你們快跟著他!」

邢珠道:「霍珧你來划船,我去跟!」說著已經借著夜色上了岸去。

船在水中游,只要盯緊了,在岸上一樣可以跟蹤。

謝琬看向碼頭,人已經漸漸散了,程淵他們也已經邁上了船梯,只留下田崆一臉落寞地盯著江水發獃。

謝琬嘆息了一聲:「走吧,邢珠自己會回去的。」

對於這場計劃的、失敗,她也有些失落,畢竟田崆要是被穆癸搗亂得當不成這個舵主,她又得與新上任的人打交道。這事兒花銀子不說,主要是還要花時間建立起信任。田崆的心情她十分理解,但是,卻愛莫能助。

明明就要成功了,偏偏半路讓人橫插了一杠,剛剛那傳話的漢子一看就知道不是背後主事的人,那麼,那船艙里的人會是什麼人呢?他既然能讓人抬出季閣老的名頭來,可見身份不低,難道說,他就是佟汾?

霍珧很快把船搖到了岸邊,一路平平穩穩,而且也沒有什麼大的聲音。

出了船蓬,謝琬扣緊斗蓬,自己上了岸。

回到客棧里,顧杏還沒睡,見得他們回來連忙讓小二上熱水。

邢珠還沒回來,霍珧道:「我去看看,你們先歇著。」

只是才走到樓下,邢珠就已經進門來了。

謝琬連忙讓顧杏把她迎進來,問道:「追到不曾?可見到什麼人?」

邢珠喝了一大杯水,然後道:「這船詭異得很,它駛出碼頭不遠就靠了岸,然後好久也沒有動靜。我在岸上等了好久,也沒有看見人下來,又不前行,就試著扔了顆石頭上去。誰知上頭一點反應也沒有,我接著又扔了好幾顆,還是不見有動靜。於是就壯著膽上了船,哪知道船里一個人也沒有!」

「沒有人?」謝琬也驚詫了。沒有人的話,船怎麼會駛到岸邊來?

「他們是潛水走了。」霍珧凝眉道。「很可能他們已經發覺了有人跟蹤,所以棄船逃走。」

謝琬沉吟道:「船上的那個人,會不會是佟汾?」

「很難說。」霍珧摸著下巴,皺眉道:「按說這個時候能出面的只能是佟汾,可是據我所知,佟汾也不過是在漕幫裡頭有些地位而已,要說在官府朝堂,他還沒有那麼大面子能在季振元面前說得上話。這個人,應該是比他身份更高一些。」

謝琬聽聞,眉頭愈發皺得緊了,「不是佟汾,難道會是他們總舵的人?可是總舵的人為什麼要摻和下面這些事,除了佟湛。」

「也不會是佟湛。」霍珧道:「佟湛既然是護法,就不能輕易出總舵,必須是曹安在哪裡,他就在哪裡。而曹安當然不會摻和這些小事,佟汾的心思他十分清楚,如果他真同意讓佟湛來當這個滄州分舵主,早就動手了。滄州分舵就是要換人,也應該不會是佟湛。」

曹安就是漕幫如今的總舵主。

基於漕幫地位殊然,謝琬也從未如此直呼過他的名字,可是在霍珧口裡,漕幫總舵主也好,內閣季閣老也好,他說起名字來都那麼流暢自然,半點也不覺得不夠尊重。可他偏偏也不是狂傲,臉上眼裡浮現出的都是很溫和很自然的情緒,彷彿叫的不過是身邊的一個下人。

不過他這麼一分析,也十分有道理。

曹安既然能做到總舵主的位置,絕不是那麼好糊弄的,最後會是誰來接田崆的手這事不好說,但是作為天下第一幫的總舵主,確實大不可能會理會這些事。

既然都不是,又會是什麼人呢?而且那般怕人瞧見?

「姑娘。」這時,邢珠已經梳洗完走出來,手握著個什麼東西說道:「剛才我在那船艙里翻查了一遍,從船板上發現了這個東西。」

她把手伸出來,拿出一顆拇指大小的四方塊狀物放在桌面上。

居然是顆印章!

謝琬拿在手裡,就著燈光細看,只見這印章上用篆書刻著個「嵐」字,字面上有硃色的印痕,材質是壽山石,原本該是尖利的四角已磨得有些圓滑。

「是枚私章。」

她凝眉道。

霍珧從她手上將章子接過,用食指從刻面上抹了點殘餘的印泥聞了聞。然後驀地皺起眉來,望著前方,像是在思考著什麼。

謝琬道:「你看出來什麼?」

他把印章遞迴給她:「這上面是朝廷發給各大衙門公用的『雨山泥』。」

既是用的是衙門裡公用的印泥,那這麼說來,這人就很可能是官府中人了。

如果是官府的人,那就說得通了!只有官府的人才有可能在季閣老面前說得上話,而漕幫的人最怕的也是朝廷官府的人,所以穆癸在見到那傳話的漢子時,神情頓時就鬆了,因為他知道,眼下也只有這私章的主人能給他解圍!

朝廷可是明令禁止除漕運相關以外的官員與漕幫勾結亂政的,雖然她們並沒有拿到他們亂政的證據,可是船艙里的人又為什麼要隱藏自己的真面目,而來插手這種日常糾紛呢?

這人的目的,很可能就是為了保穆癸,穆癸又是佟汾的人,那麼說到底也就是保佟汾。他一介仕官,而且推測起來身份還不低,這麼樣出面來幫助一個幫派里的頭領,很明顯已經觸犯了律例,他這麼做,為的是什麼呢?

謝琬坐下來,扶著額角陷入了沉思。

是了,如果是衙門的人,又為什麼還會水遁?除非是武官。如今天下兵馬十之三四在護國公霍達手裡,剩下的也都在京外各地駐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