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155雞蛋(feifiguan*

155雞蛋(feifiguan*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30 20:01  字數:3509

「說句老實話,這二十幾個分舵里,哪個分舵里沒有點自己的私己事兒,青使這麼一來,於是碼頭許多事都不好進行了,就是上回寧家老爺子那事,也是青使押著不讓我出面,我才沒辦法,讓他去找姑娘你。

「如今我們漕務比起原先更加亂了,而青使置之不理,卻把責任全推在我頭上。我懷疑,這青使早就被佟汾買通,是來坐實我瀆職的罪條的。」

田崆說完,拳頭握得生緊,砸在大腿上。

謝琬想了想,疑惑地道:「那佟汾這麼做又是為什麼?」

「自然是為了把他的堂弟推上來占我的位子!」田崆恨恨地道。「他堂弟佟湛,是五年前入的幫,武功甚厲害,而且識文斷字,挺得總舵主的賞識,於是留在總舵任護法。因為滄州也是大碼頭,油水厚,佟汾早先跟總舵主提過讓佟湛到滄州來做副舵主來著,是我瞧不上佟汾這個人,所以婉拒了。

「事後不久,我們的船就跟他的船撞上了,所以我也有些懷疑,這事是不是佟汾早就安排好的。

「可如果是事先安排,那就必然得在滄州碼頭安下姦細,如此才能行事。雖然我沒有證據,可是小心駛得萬年船,我今日輕裝簡行,也是為了避人耳目,怕被青使和佟汾窺見。」

說到這裡他長吐了一口氣,將桌上已經涼透了的茶一飲而盡。

謝琬使了個眼色給邢珠添茶,田崆雙手捧著杯,神色透著恭敬,早就沒有了先前一舵之主的霸氣。

謝琬沉吟道:「滄州是京杭兩地之要塞,如果佟汾兄弟倆拿下京師和滄州兩個碼頭,那足以傲視全天下的漕幫分舵了。這麼說來,這佟汾野心並不小。」

田崆看著她,「可是曹總舵主實力並不弱,佟汾是不可能推翻得了他的,而且,就算他一朝推翻成功,底下這二十幾個分舵主就是吃白飯的嗎?江湖人可不同朝堂,我們沒那麼多小心思,擁護就是擁護,不擁護就是不擁護,他要是強行奪位,那怎麼樣都會有番血戰的。」

謝琬道:「人做任何事都是有其目的的。他如今權也有了,錢也有了,做的再好短時間內也不可能當上總舵主,那他還這麼處心積慮把身為護法的佟湛拉下來當個分舵主,又是為什麼呢?」

田崆愕住了,顯然這真的是個問題。

隔壁杜彪剛剛按照田崆的吩咐讓人上了菜,並相請程淵等人坐下。

房門又被推開,霍珧濕著雙手走進來,問小二拿了干布專註地擦手。

錢壯與程淵同時愕住,不知道他明明去探聽消息,怎麼變成真的洗手去了?

謝琬沉默了片刻,說道:「田舵主說的這件事確實頭疼。」

這件事看起來是漕幫內務,可是如果田崆真的被他人取代,對她來說並不是沒有影響。

首先她必須又要與新舵主建交,其次,假若真的如他所說,佟汾這麼做的目的是要推佟湛上來做這個舵主,那情況就變得複雜了,起碼佟家兄弟野心比田崆大,不管他們圖的是什麼,最後總會有遭殃的風險,如此難保不會殃及到下面的商戶。

總而言之如果一定要選的話,她肯定會選擇已經合作過幾年,而且一次差錯也沒有過的田崆來做這個舵主。

「對於佟家兄弟的野心,護國公府知道了有沒有可能插手?」她問。

田崆搖頭:「護國公雖然管理甚嚴,但是這屬於我們幫里內務,只要不涉足朝政,他是不會管的。」

謝琬沉思著放下手上茶杯,說道:「不知道田舵主需要我做點什麼?」

田崆直起腰來,說道:「不瞞姑娘說,在下早已經想到個辦法,就是需要借姑娘的糧船幫個忙。」

謝琬道:「怎麼幫?」

田崆凝了凝神,說道:「總舵派來的青使不但負責監督滄州漕務,還專管了受理訴頌的訴務司。也就是說,每當滄州河段出現糾紛矛盾之時,皆須報至訴務司。我只要使計把這青使擠走,那麼總舵就是再派人來監督,起碼也得有一個月的時間。

「我已經準備好在這一個月里將漕務一切恢復正常,並且將做好一切措施,防備佟汾再派人過來攪局。而擠走青使這件事正需要姑娘的糧船幫忙。」

謝琬微怔,說道:「你是說,要我配合你演場戲,鬧到你們訴務司去?」

田崆赧然點頭:「我知道姑娘自幼細讀聖賢之書,對咱們這些下三濫的把戲看不上眼。

「可是在下也實在是沒有辦法,找別人的話,實在不熟,容易出岔子,姑娘是寧二少介紹來的,知根知底,何況我也確實敬慕姑娘的才智已久,覺得這個忙只能請姑娘幫我,所以我才借了寧家老爺子的口透漏了些漕幫風聲給你。」

謝琬訥然無語,原來自打寧老爺子找她的時候起,他就已經在打她的主意!若沒有寧老爺子透露出來的漕幫的那些內幕,她還真不會想到去研究漕幫,更不會想到親自上漕幫來瞧瞧。

不過謝琬向來不拒絕誠實的人。

她想了想,說道:「這麼說來,我的事你也是早就讓人打探過了,而不是這兩日的事?」

「姑娘英明!」田崆訕然道:「的確早就打聽過了。」

謝琬揚唇道:「你還真把我給算計成功了。」

田崆紅透了臉,說道:「還望姑娘伸手一把。由此產生的任何損失,都由田某承擔。」

謝琬站起來,對著屏風上的圖案凝視了半日,說道:「這事我可以幫。」

田崆站起身,深作了一揖道:「如此,田某便就多謝姑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