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154目的

154目的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30 15:42  字數:3437

這哪像是請人吃飯的態度?錢壯與邢珠立即把目光往田崆瞪過來,腳步微分蓄勢待發。

霍珧雖然紋絲不動,但是也往田崆這裡看了兩眼。

程淵皺起眉來。這田崆乃是江湖人,說話直,也是常理。但是今日謝琬乃是以禮相請,無論如何也該拿出些身為他分舵主的氣度來才是,如今才說了不到幾句話,竟就已如此心浮氣躁,哪像個分舵主的樣子?這樣的話說出來,便等於成心找茬了。也不知謝琬能否從容應付,便就擔起了兩分心。

謝琬很平靜。

她端茶笑道:「我再爽快是個姑娘家,婆媽些不是很正常么?倒是田幫主這模樣讓我吃驚了。

「一個人通達爽快,也得分時候。若是對方把你的底細摸得一清二楚,而你連他什麼也不知道的情況下,你還那麼那通達爽快,那麼你不是腦袋缺根筋,就一定是活得不耐煩了。我這人最大的好處就是不為名所累,老天爺有時並不是那麼愛護你的,為了活命,你總得拋卻些東西。」

她把茶遞到唇邊,抿了半口,放下來。

田崆訥然無語,方才的嘲諷頓在眼眶裡,變成了一抹微愕。

程淵目光里則露出十分鬆快。早知道謝琬剛柔並濟,不是那種容易被人操控情緒的人,如此看來,她是有她的打算了!心裡想透,也就放鬆下來,負手立於旁側,打定主意靜觀其變。

邢珠適時地執壺給謝琬添上熱茶,放下來,又雄赳赳地退到一邊。

霍珧目光沉寂如水,細看之下,眼裡卻露出絲不著痕迹的欣賞。但是謝琬看不到,她又喝了半口茶。

鐵觀音的香氣氤氳了整間雅室,讓人的心情不著痕迹地在放緩。

田崆亦舉起面前茶杯,望著對面謝琬,說道:「三姑娘就不怕,我在這茶裡頭下毒么?」

「田舵主怎麼會是這種人?」謝琬失笑起來,大大方方望過去,「早聽寧二爺說過田舵主乃是海量,可是今日席上不但不見半絲酒氣,而且田舵主還特地挑了我x常最愛喝的鐵觀音,足見舵主一番誠意。田舵主若是要害我,何必大費周折?何況,田舵主要找我說什麼事,到現在也還沒說出來。」

田崆挑眉道:「明明是你請我吃飯,怎麼又成了我找你說事?三姑娘怕是弄錯了吧!」

謝琬緩緩正起顏色,說道:「田舵主若不是有事找我,方才為什麼試圖激怒我,試探我?我不但知道田舵主有事找我,而且我還知道,這件事一定令舵主感到十分煩惱,否則,你根本就不會求助到根本連面都沒見過的我這裡。這足見,舵主你也是沒有別的辦法了。」

田崆愕然無語,看著端坐在他對面,卻如同端坐在錦幃綉里幕之間一般安然的謝琬,面上正式有了幾分凝重。

他也算久經世故之人,可是在她面前,他忽然覺得自己像是被扒光了衣服站在她面前一樣,他雖然調查過她的背景,可是仍然看不透她,她對他一無所知,在這片刻時間裡,卻已經於談笑之間看穿了他的動機。

他轉頭與杜彪交換了道眼神,杜彪也才從驚愕中回過神來。

細心機智的人他們不是沒見過,他們沒見過的是年紀這麼小,而且在機智細心之餘,還能如此從容不迫的人。根據經驗,但凡少年得志的人都不了驕傲易怒的毛病,田崆以言語相激,而謝琬波瀾不驚,有著這份定力,也就難怪她能網羅得了身邊這麼多深藏不露的人在身邊了。

田崆朝著謝琬身邊這些人打量了兩眼,再看向謝琬,那語氣已經十分謙和了,「難怪大家都說清河人傑地靈,原本我還不信,如今見了三姑娘,卻由不得我不信了。方才有所得罪,還請三姑娘勿怪。關於三姑娘的身份,只要姑娘不說,我敢保證滄州分舵里絕不會再有人知道。」

謝琬道:「田舵主哪裡話?不過舵主如果能夠替謝琬保守秘密,那是最好。我雖然不為名所累,但女孩子拋頭露面的出來,總歸不大像話。如果能夠避免,我也還是會選擇避免。」

田崆笑道:「姑娘品性端方,讓田某欽佩不已,自然以維護姑娘閨譽至上。」當下偏頭與身後道:「吩咐上菜。」一面示意杜彪過來替謝琬斟茶。

至此,氣氛才算融洽起來。程淵等人退到屏風外喝茶等侯,只留下邢珠在內侍候。

田崆點的菜不少,而讓謝琬意外的是,所點菜式竟然十分精緻清淡,甚合謝琬的飲食習慣,不過她再一想,他為了這頓飯,連茶水都將就了她的喜好,這菜式再將就將就她,也就沒什麼好奇怪的了。

不過,既然他通曉她的飲食習慣,為什麼又偏要找了這窘俗窘俗的幸運樓呢?

把點的菜都嘗了一遍之後,她印印唇,說道:「不知道田舵主如此費心招待我,究竟有什麼事情謝琬能幫得上忙?」

田崆遲疑了一下,說道:「田某在隔壁另置了桌酒席,不如請姑娘身邊這幾位移步鄰側歇息一陣,姑娘以為如何?」

謝琬默了默。田崆這是客氣地在提出要跟她單獨說話,看來事情並不會是什麼小事情,可是到底與田崆初見面,他雖然擺了誠意出來,卻也難保他不安什麼壞心思,因而漫不經心地轉著手上茶杯,沉默無語。

邢珠道:「田舵主還請見諒,我們姑娘自小錦衣玉食,身邊少不了人侍侯。」

田崆無法,只得先把杜彪等人遣了下去,才又跟謝琬商量道:「既然如此,可否只留下姑娘身邊這位貴侍,讓屏風外那幾位去隔壁就餐?」

謝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