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153心儀

153心儀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30 11:49  字數:3469

謝琬雖然從未到過滄州,但是神色卻很淡然。

慢行慢趕,花了兩天終於到達滄州地界。錢壯打前站,挑了間靠鬧市的客棧,等到訂了房下了菜單,再往回接應,謝琬一行就正好進了城門。車頭的霍珧雖然已經打扮得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但還是戴著笠帽,十分低調。

謝琬等人都知道他有仇家,故而也就隨他。

霍珧一路上並不多話,甚至對一切都顯得興趣索然。但是偶爾有什麼異常的響動,他也會在極短的時間內集中精神來。大多數時間裡,他幾乎堪稱個極稱職的護衛,膽大心細,寡言少語。兩日來的路程,也讓錢壯漸漸從一開始客套的「霍護衛」,變成了隨和的「小霍」。

可是謝琬一想到程淵他們猜測他有可能是當小倌的,骨子裡的惡劣因子就總也忍不住跑出來。

院子里等錢壯訂房的時候,她就似笑非笑盯著他:「其實你用不著這麼小心,我看街頭有許多鋪子賣假頭髮的,你不如去弄個發套戴上,換身衣裳扮個丫鬟在我外身邊。也強過這樣藏頭露尾的。」

霍珧叼著根草尖看向她:「扮丫鬟?」

「你肯定不敢。」她悠然地道。

「我倒是敢,我怕你不敢。」他看著她,揚唇道:「你知道的,扮丫鬟就得貼身侍候,你是想讓我跟邢珠她們輪流在你床前侍夜,還是亦步亦趨地跟著你替你沐浴更衣?」

謝琬咬牙,噎得半天都沒說出話來。

錢壯給謝琬訂的是間上房。

幾個人分頭吃了飯,她便把錢壯他們都叫進來。

「明日一早你們便開始行事。錢壯你認識田舵主,你去跟他約個時間,就說我想在城裡頭請他吃個飯。邢珠你去碼頭上走走,探探虛實。程先生你留在客棧里,到樓下聽聽大家都談論些什麼。顧杏和霍珧你們倆,就隨我上街走走吧。」

大家對此都沒有意見,稍稍談了幾句瑣事,便就分頭回了房。

滄州除了是武術之鄉,還盛產腊味,條條大街上都飄著股腊味的膩香。顧杏雇了輛騾車,環城轉了半圈,最後挑了座茶館喝了會兒茶,聽了幾齣折子戲。霍珧對這些都沒有什麼意見,喝茶的時候他就陪著喝茶,聽戲的時候他就屈著指節輕輕地隨著唱腔叩擊著桌面。

謝琬留意到,便就道:「你是不是常聽戲?」

他答道:「從前沒事兒的時候,也聽聽。」

謝琬頓了下,又說道:「你一口京片子倒說的麻溜。」

他笑了下,忽然也道:「你的官話竟然也很標準。」

謝琬得意地睃了他一眼,笑道:「因為我聰明!」

他看了她一眼,也笑了笑。「我從前也遇到個女孩子,像你一樣聰明。」

謝琬聞言轉過頭來,八卦地道:「你心儀的女孩子?」

他笑著端起茶來,「或許吧。」

戲台上的杜麗娘又唱起來,謝琬被吸引了過去,不再理會他了。

吃了午飯才回了客棧。

程淵正在樓下與幾名茶客聊得起興,瞄得謝琬回來,便找了個借口告了辭,走上樓來。

「到底離埠頭近,議的話題里十個倒有四五個是與漕運相關的。」程淵一進門便說道。「碼頭上果然不平靜,黑吃黑的事情幾乎隔三差五都有發生,不過是輕重不同罷了。據說不但是滄州地界,就是整個運河都是如此。而且是離京師越遠,越是厲害。」

謝琬道:「那漕幫里也不管治么?他們不是有漕規嗎?」

「有漕規又有什麼用?」程淵道:「天高皇帝遠,那總舵主也不可能時時下去巡查。這種事也就是下面不舉上面便不究,早就形成了一條鏈子。」

謝琬默然無語。

漕幫本就屬三教九流之列,不過是後來被朝廷扶了正,也算得半個衙門,但實際上這種黑吃黑的事屬於幫內事務,只要沒曾影響到漕運,朝廷是不可能也沒有立場去插手管的。

可是這麼一來,遭殃的就是商戶了,大多開米錢糶米的商戶都是沒什麼官家背景的,就像寧家這樣的,碰上攔截敲詐,又能找誰哭去?就是要告,那官府衙門裡水深著呢,狀子丟進去石沉大海不說,指不定還私下告知漕幫,而後漕幫再你列入黑名單,你便連哭的地兒都沒了。

想到這裡,她不由嘆了口氣:「漕幫若再不整治,最終影響的也是漕運。只怕將來有亂子出。」

霍珧看了她一眼,又坐在旁側看起了桌上茶牌。

程淵道:「只可惜咱們人微言輕,便是憂慮,也是沒法子。」

他攤了攤手,也嘆了口氣。

錢壯於傍晚時分與邢珠同時回來。

錢壯道:「已經約好了田舵主,他說後日晌午在城裡幸運樓等候姑娘。」

謝琬看著邢珠,「你可有什麼收穫不曾?」

邢珠道:「奴婢裝成賣糖葫蘆的貨娘在碼頭呆了一整日,表面上看來沒什麼異常。」

謝琬也沒指望突然一去就能發現什麼了不得的線索,因而也就平靜地讓了他們下去歇息。

翌日又是在城裡閑逛。

彷彿就是出來遊玩,而沒什麼急事要做。

而到了第三日,早晚前田崆就派了人過來傳話,說是已經在幸運樓訂好了雅室,請謝三姑娘大駕光臨。謝琬頗有些意外,事先不是說好她來請他的嗎?怎麼到了這裡反又成了他恭候她的光臨?以為不過是東道主的客套,也就沒深究。

早飯後謝琬如平日般喝了茶,才裝扮好攜著程淵等人往幸運樓去。

興許滄州人好武的緣故,整座城裡的建築都偏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