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151喪氣(單調的寶兒*和氏壁+

151喪氣(單調的寶兒*和氏壁+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29 19:57  字數:3404

「這樣等下去也是不成,路上的泥已經被雨水浸透了,車輪隨時可能打滑。如果馬匹站不住而走動,我們隨時都有可能會衝下河裡去!」

馬車停的位置一邊是河流,一邊是田地,若是馬耐不住性子時往田地這邊走還好控制,若是往河那頭走就十分危險了!

大家面面相覷。周南咬牙道:「我去附近弄些樹枝和茅草來捆住車軲轆,再找個木樁子釘下地,把馬拴住,這樣便可無虞。」

胡峰道:「我隨你一道去!」

周南將他摁回去:「二爺和程先生都在車上,你得留下來照顧著。」說著,仔細把門開了條縫,一貓腰從迅速打開的車門裡鑽出去了。

謝琅擔憂地看著他出去,卻是又無可奈何。

在車裡還不覺得,到了雨地里,看到眼前的雨幕將眼前的景物都遮去了大半,才知道這場雨真不是蓋的。周南披上蓑衣站在車頭打量了四周兩眼,先從附近的地里找了棵胳膊粗的小樹劈斷,然後拿尖的那頭徒手捶進泥地里,將馬韁拴住了,才又往不遠處的山腳下跑去。

大雨下的馬匹已經十分焦燥了,他必須趕時間拿來茅草將車轆捆住,然後把馬卸下來。

好容易捋下了一抱枯草藤枝,他回到馬車所在處,馬兒看見他,頓時揚起四蹄來表達被拴的不滿。

他彎腰蹲在車底,一邊往車轆上纏藤枝,一面關注著馬的動向。兩匹馬見到他對它們不理不睬,愈發煩躁起來,一面高聲地嘶鳴,一面不住地去拽拉木樁。

周南也很憂急,這馬車本身就重,車裡又坐著五個人,他必須花上全部的力氣才能把車轆抬起來才能使藤條穿過去。

胡峰在車窗口看見。不由分說跳下車來。吳興銀瑣也跟著跳下來了。

有了幫手,頓時就鬆快很多,周南吁了口氣,從綁好的左邊車轆轉動右側車下。

然而才到了轆下。忽然砰啷一響,馬車急迅向後滑退——兩匹馬竟然把地里的木樁拔了出來!

「快躲開!」

胡峰一聲驚叫,同時撲上去去抓馬韁,然後兩匹馬突然之間又重獲了自由,哪裡控制得住?頓時拉著車廂往四散里狂沖!

車底下的周南根本沒有辦法從車下泥濘與車底的狹小空隙里脫身出來,於是就像個被絞進去的稻草人一樣,隨著馬車毫無章法的衝撞而在地下滾動著身子。

吳興銀瑣急得大叫,謝琅再也呆不住了,推開門便要往下跳,如不是程淵死死將他拖住。便是不被馬踩在馬蹄下,就是被車子的晃動而甩下河!

胡峰雖然擔心他,但是車上還有謝琅,因而也只得死死地拉住韁繩!

「把手給我!」

正在這時候,一道不容人抗拒的聲音赫然在馬車旁響起!

周南於眩暈之時下意識地轉過頭。便見傾盆大雨之下,一個人渾身透濕站在車廂下,一手死抓到車轅,一手向他伸過來——居然是昨夜裡被他們丟棄在山神廟裡的霍珧!

他的目光凝重而專註,在這樣的注視下,周南完全已失去了思考能力,下意識把手伸出來。霍珧咬牙將車底扛在肩頭,趁著車輪半側而起之時,將他一把拖出了車下!

周南翻滾在田地里,眼耳鼻口都泥濘,大雨也仍然像石子般打在他臉上,但是他覺得這一刻舒暢無比!被霍珧從車底里拖著滾出來的那一刻。他覺得生命又回到了他的身上,這種感覺如此深刻如此清晰,使得他簡直不願意忘懷!

人只要能平安活下來,豈不什麼東西都是次要的了?

這邊廂霍珧見得他已然脫了險,隨即將車廂放下。因著他扛住車廂的時候馬兒仍在死命地往前沖。等他脫身出來之後,馬車便順著這股前沖之力飛速向前奔跑!

胡峰連忙抓緊著韁繩,而眼下兩匹馬哪裡能受他控制?

「讓我來!」

正在他手足無措之時,霍珧幾個大步追上馬車,抓住車轅跨上了車來。

他一把拽住胡峰手臂將他拖到車頭坐下,然後緊抓著韁繩,飛身縱上了其中一匹馬背!

馬車仍然在往前急速的行駛,但是他們在他的驅使下,竟像是見到了主人的兩隻貓兒般,漸漸地安靜,漸漸地變馴從,馬車裡的謝琅程淵都感覺到安全了,可是他們看著馬上揮舞著馬鞭氣勢如虹的霍珧,都睜大眼久久地說不出話來。

再沒有人能夠想到,在這樣的關鍵時刻,能出來救他們的居然是霍珧!

這一切發生得太突然了,剛才每個人都作好了周南必死於馬下的準備,甚至也都做好了謝琅程淵不是被甩出馬車就是跟著兩匹馬衝到河流里溺水的準備,可是誰也沒想到,這個新來的霍珧,美得比娘們兒還要過份的霍珧,他像從天而降的天神一樣救他們脫出了險境。

沒有一個人傷亡,似乎在他出現的那刻開始,就註定了今日之險不過是虛驚一場。

馬車向前走了一兩里,漸漸緩下來,霍珧將它們掉轉了頭,又慢慢地駛回原先的位置。

田堪上吳興和銀瑣伴著周南並排坐著望著馬車來處,一個個瞠目無語,像一排木頭人。

霍珧跳下車來,說道:「快上車!雨下得這麼大,前面山路很可能有泥石流,不能去了。」

吳興銀瑣默默地互視一眼,扶著周南上前來。胡峰上來搭手,等四個人魚貫進了車廂,霍珧隨即坐上車頭,揚鞭疾駛向城內。

車裡沒有一個人說話,也沒有人質疑他的去問,這種情況下,實在已沒有人能說出話來。

馬車在不久後平安回到了頌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