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150宵小

150宵小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29 15:51  字數:3453

花了十來日走遍了附近三個縣的農田,最後定下的行程是與南源縣交界的大片林地。

林地也在謝琅此次考察目標之列。

出發的前夜,謝琅忽然支開程淵,把周南胡峰二人叫到了房裡。

「你們對霍珧這個人怎麼看?」他捧著茶坐在熏籠旁,顯出一肚子老謀深算。

周胡二人相視看了眼,斟酌著道:「小的們與霍護衛相識不久,不好說。」

「像你們這樣識人無數的老江湖都看不出來,琬琬就更可能被蒙弊過去了呀!」謝琅走到窗邊看著窗外夜色,負手長嘆了口氣,說道。

周南胡峰覺得他這話大有深意,雖然心知謝琬並不是那麼好矇騙的人,可是因為心裡對霍珧這樣的繡花枕頭居然也能做上她的貼身護衛早就大不服氣,故而就順著他的口風道:「二爺所慮甚是。也不知道這霍護衛究竟什麼來頭,小的們也很替三姑娘憂心哪。」

「可琬琬那犟脾氣你們又不是不知道!我怎麼說她也不聽,你們說,我該怎麼辦?」

謝琅搖頭晃腦地發著牢騷,一面暗覷著他們神色。

周胡二人心知肚明,這是他們二爺在拉著他們入伙來治這個霍珧呢。怪不得二爺要把霍珧帶過來了,原來是打的這個主意!不過這倒也正中他們下懷,這個娘們兒似的的霍珧一來就爬上了三姑娘貼身護衛的位置,還不是靠的一張臉?既然二爺要治他,他們有什麼好反對的。

兩人心照不宣地對視了眼,周南便就嘿嘿笑著道:「二爺運幬幃幄,只怕早就想好了怎麼處置他,不妨告訴小的們,吩咐小的們去做便是。」

謝琅昂首點了點頭,負起手來,說道:「主意我倒是有了。明日我不是要出門去林地嗎?你們聽我的吩咐。等會回去趁他睡著的時候,把他捆起來,然後再把這兩張銀票給他,把他丟到山神廟去。他若醒了。你們就告訴他,讓他拿著這兩張銀票遠走高飛,再也不準到清河來。」

胡峰愕然:「就這麼簡單?不教訓教訓他什麼的?」

「他又沒犯錯,教訓他做什麼?」謝琅輕斥,然後幽幽地望著窗外道:「琬琬如今越來越出落了,之後我在府的時間也會越來越少,我只要他離琬琬遠遠地,不讓她身邊有任何危險的人靠近就好了。——你們辦好了這事,我也會賞你們的。」

「小的遵命!」

窗外北風呼呼地刮著,扇動著窗紙嗡嗡作響。

窗檯下。霍珧悠閑地屈腿坐在地上,拎著個酒葫蘆抿酒。在漆黑的夜色里,他的雙眼亮如晨星。

周南胡峰迴到房裡的時候,隔壁霍珧的屋裡已經熄了燈。

胡峰道:「這樣直接上去恐怕不行。他這麼高大,就算功夫不行也有幾分蠻力。我去找繩子,你去弄個大布袋來,等會兒我們出其不意地把他套住了再捆他。」

周南沉吟道:「如此也好。」

說罷,兩人便分頭行事。

很快找來了裝麵粉的布袋,還有楊武拿來捆柴的繩子。兩人推開門,等眼睛適應了屋裡的昏暗,才又躡手躡腳往屋裡走去。

霍珧背朝門口側睡著。發出極輕極輕的呼吸聲。周南悄聲地點著火石看了床上人一眼,確定這美得跟畫上楊戩似的的人確是霍珧無疑,便招呼胡峰上前。而心裡則越發不屑了,連睡覺都不打鼾,哪有點男子漢大丈夫的樣子?跟這種娘炮在一起,他都要覺得丟臉。

胡峰很快到了床邊。霍珧竟然半點反應都沒有,床上滿是酒氣,看來喝多了。於是胡峰猛地拖起他雙臂將他上身拉起來,然後周南趁機就把布袋套上他上身,騰出手來的胡峰隨即連同布袋一起將他捆了個嚴嚴實實。

周南道:「把布袋剪幾個窟窿。免得鬧出人命來。」說著看向手下乖乖不動的霍珧,又吐了句說道:「看這滿身的酒氣,怪不得會被人堵在山路上打,連這點警覺性都沒有還敢闖江湖?只怕被人殺上十次都有可能!——走,上山神廟去!」

兩個人將捆住的霍珧放上馬車,然後開門往山神廟駛去。

過了小半個時辰,馬車七彎八拐地便從南窪庄轉到了東郊外山崗上的山神廟裡。

周南將霍珧扛到廟裡,砰啷往地上一丟,哼了聲,然後從腰帶里把謝琅給的兩張銀票塞到霍珧從布袋下露出來的腰際。「我們二爺也算對你仁致義盡了,你往後就好自為之吧!」

說著,兩人雄赳赳出了廟門,駕車呼嘯離去。

馬車下了山,一直沒動的霍珧這才在布袋裡睜開了眼睛,反扣在後頭的雙手動了動,一支兩寸來長的小刀便就從他袖口裡滑到手上,即使是眼睛看不到的背後,他的五指也十分的靈活,很快,縛住雙手的繩子就被割斷了。

他把布袋脫出來,站到廟門前空地上伸展了下筋骨,然後從腰間把那兩張銀票抽出來,又把束髮的木簪子里粗的那頭打開,從中拿出顆龍眼核大小的夜明珠,對著銀票照了照。

「五百兩?還真大方。」

他揚唇笑了笑,將銀票慢慢折回腰間,而後慢悠悠踱下山坡。

謝琬自從搬進頌園之後,就漸漸早成了早起到荷池畔讀讀書散散步的習慣。

雖然起床時便覺今日天色格外陰暗,似要下暴雨的樣子,她也不願錯過這一日里最美好的時光。

然而等她到了荷池畔,看見背著手悠閑自如站在光禿禿的柳樹下的那人,頓時便走不動了。

「霍珧?你怎麼在這裡?」

她可不認為謝琅會提前讓他回來,而且如果謝琅已經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