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148靠臉

148靠臉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29 07:43  字數:3777

「據說皇上為了安撫竇家,便把竇準的孫女,許給了如今的靖江王。而竇家從那年起,就再也沒有子弟進軍營了,如今一府上下皆從孔孟,雖然也還有習武的傳統,但卻只是為了強身。」

謝琬聽到這裡,不由得也尋思起來。

這件事發生在七年前,七年前她還沒有重生,還是個真正的孩子,所以根本不知道還有這樣一件事。而竇準的孫女嫁給了靖江王,那靖江王的妹妹也就是嫁給了鄭側妃的弟弟鄭鍾,原來鄭家跟大理寺正卿府還是親戚。

這麼說來,那次趙貞來信說老靖江王妃做壽,曾密也在被邀之列,這麼說來,這曾密倒是也入了鄭側妃的圈子。難道說,圖謀江山的殷曜,打算閻王小鬼一把抓,連個小小的南城副指使都要拉攏?

這手筆也太小家子氣了!

她頗有些不以為然。不過,如今殷曜有了謝榮,只怕已不會再這麼不分黑白地把人往懷裡兜罷?

她說道:「不知道竇准將軍的死,最後又怎麼會影響到漕幫改規?」

寧老爺理了理思緒,又喝了口茶潤喉,才徐徐道:「竇將軍死後第三年,也就是五年前,那年漕幫也在中秋時迎來了他們的新總舵主。

「此時卻恰逢水上謀生的百姓自發祭奠竇將軍之時,京師作為最大的軍畿重地,有著許多當年從東海服役歸來的老兵,他們選擇祭奠的地點就在京郊積水潭。於是那年中秋夜裡,漕幫在積水潭總舵舉辦著總舵主新上任的儀式,而環島的三面水岸上,卻點起了密密麻麻的孔明燈。

「他們新上來的總舵主不知道是不是忌諱這個,當即下令去驅趕,結果兩廂產生了糾紛,最後還是請了護國公出面才收了場。總舵主事後怪責積水潭分舵的舵主沒有辦好此事,於是放了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就此改了漕幫的規矩。

「雖說這總舵主沒曾把話說明白,可是大家都從他改掉的幫規里揣摸著,多半是他看到十三處分舵主財大氣粗,有錢了漸漸不受管制。於是便以這條規矩相挾。這些年聽說倒是也有些成效,他們在總舵主面前,是聽話了不少。」

謝琬聽到此處,終於恍然,原來說來說去,說到底還是這新上任的總舵主小心眼兒的緣故所致。不過她對別人的做法不予置評,每個人有每個人的馭下方法,並不能因為自己不採取便去否定他人的作為。

她忽一想,又說道:「那是不是因為這件事,所以後來皇上便把漕運的事交給了護國公?」

「不錯。」寧老爺子點頭。「一來護國公掌領千軍,無論如何壓得住漕幫,二來在老兵和百姓們眼裡,霍家的地位更是高尚,這漕運上的事交給他。那是再合適不過了。所以後來這些年,漕幫轄內再也沒有發生過此類的糾紛。」

沒有了與百姓的糾紛,卻開始了內部糾紛。在漕幫內部都尚且有相互欺壓的事情發生,更何況對外?如此說來,寧家的商船被截,也就算不上什麼稀奇的事了。

「伯父下回再運茶,到底還是走陸路保險些。」

她執起茶壺替寧老爺斟茶。

寧老爺嘆道:「陸路要請鏢局押車。成本大,而且也並不十分安全。若是遇上個山賊什麼的,也有可能竹籃打水一場空。」

謝琬想著也是,遂順口嘆息:「朝廷也是該花些精力在這上面整治整治。」

這裡又聊了幾句,門外吳興走進來:「姑娘,宴席已經擺上了。二爺讓小的來請寧老爺入座。」

謝琬聞言,連忙站起來,送了寧老爺到門口,目送著他隨吳興往偏廳而去,腳步一轉。便也拿著那大包信件入了楓露堂。

她這裡吃過飯,把信看了,便讓人瞄著前頭散了席,讓人把程淵請過來。

「程先生可知道竇准這個人?」

程淵微愣,「七年前被人謀殺死在東海駐營的大將軍竇准?姑娘如何問起這個?」

謝琬遂把方才寧老爺子說的那番話跟他說了。「這案子背後的兇手真的沒有查到么?」

程淵搖搖頭,嘆息道:「竇將軍也是我朝一員猛將,當年隨著護國公出身入死,堪稱護國公的左膀右臂,護國公回朝之後他便率兵駐紮在東海沿岸,沒想到竟然命喪宵小之手!噩耗傳回京後,據聞護國公當場便換上素衣縞服去到竇府弔唁,情急讓人為之感傷!」

謝琬道:「你是說,護國公與竇將軍關係十分親近?」她還以為只是普通的上下級關係。

「那當然!」程淵凝重地道,「說起來竇將軍與護國公年歲相差不多,竇府原先也在護國公府所在的朱衣坊附近,朱衣坊因為住的都是權貴,府邸佔地面積十分之大,所以攏共也只住了兩三戶人家,據說護國公還是世子的時候就時常領著小他幾歲的竇將軍讀書玩耍,堪稱幼時摯友。

「護國公立志收復倭寇,竇將軍就替他四處搜集海上知識,竇將軍負傷不能處理公務,護國公就調了自己的次子過去親自代替他掌了幾個月的筆,事後如果不是皇上把竇家小姐指婚給靖江王當了王妃,護國公說不定就把她給娶回府做兒媳了。

「可以說,這二人的交情,真可稱得上是情比金堅四個字。」

程淵眉眼裡露出深深的欽佩之意。

謝琬也不由因著這情比金堅四個字而頓住。世間少有人拿這四個字形容兄弟情的,能好到這樣的地步,得是深到什麼樣的一種感情?

她訥然片刻,說道:「對了,你寫封信給羅矩,讓他留意留意曾密最近有些什麼新動作,趙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