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145護衛

145護衛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28 11:40  字數:3583

老頭舉著木杖從頭到下打量完她,又去打量累倒在地上的霍珧。謝琬連忙走過去將他臉上的亂髮撥開,露出他艷絕天地的一張臉來。

一個人長得美,有時候也可以做為敲門棍用用。何況霍珧的身上沒有一絲邪氣。

於是,便聽老頭喲了一聲,終於扔了木杖,說道:「快進屋來!——栓子快去燒點熱水!」

果然還是長得好佔便宜,雖然救下他來連累得自己這麼狼狽,可看起來他也不是一無用處嘛!謝琬狡黠地沖霍珧擠了擠眼,然後在老頭的相幫下扶著他進了屋。

老頭姓徐,一家四口,夫妻倆還有雙兒女,是本地的佃戶。

徐家人都很樸實,但是如果謝琬給錢的話他們也很高興,畢竟誰也不是靠喝西北風就能活下去的神仙,這一夜霍珧在徐栓兒給他擦過身換過衣裳後美美地睡了過去。謝琬也在徐大娘的房裡疲倦地合上了雙眼。

錢壯他們都是老江湖,看到她出來了,打不過絕對有辦法逃走,謝琬有著許多逃生的法子,還是他們教的。所以他們的安危應該不成問題,何況就眼下這樣的狀況,她就是記掛著他們也無辦法施救。只要儘快到達齊家,與有可能與他們取得聯絡。

她睡到太陽刺眼了才醒來,穿好衣裳出門後,徐家小院子里站著個衣著整齊的男子,謝琬站在廊下也不由凝神看了片刻。

經過一夜睡眠,霍珧身上的葯已經全退了。如今頭髮束成髻,拿木簪簪得一絲不苟,身上雖然穿的是徐栓兒的粗布衣裳,但套在他恍如白楊般高大插拔的身軀上,又一點也不覺廉價。昨夜裡只看他那張髒兮兮的臉已覺美不勝收,沒想到他梳洗打扮整齊之後,是這樣的出類拔萃。

霍珧在院子里看徐栓兒烤苞米,看見她出來。便拿著手上已經烤熟的苞米走過去,到了階下,把下巴揚起來,說道:「看夠了嗎?」

謝琬搶過他手上的苞米。坐在屋檐下杌子上,睨他道:「看模樣你也是個練過功夫的,怎麼混得這麼慘?」

他漫不經心說道:「人都有倒霉的時候。」又道:「你怎麼看出來我會功夫?」

謝琬一下下地啃著苞米粒,一面說道:「看你能把頭髮梳得這麼地道,可見出身還不錯,至少也是接觸過規矩講究的貴戶名門的,像這樣的人,一般都有雙細膩的手。如果不是常年抓武器的人,指節絕不會像你這麼粗。

「而且,你身上的傷到了眼下已看不出什麼。可見你有療傷的靈藥。如果不是常年要面對危險的人,怎麼會隨身帶著這樣的傷葯呢?還有,你的匕首。」她指指自己腰上,「所以,我肯定你會功夫。」

霍珧看著她。笑容一點沉下去。

「你真不像我認識的那些小姑娘。」

謝琬揚揚眉,不理會。

一會兒苞米吃完了。她站起身,拍拍裙子上的碎屑。霍珧道:「接下來你要去哪兒?」

謝琬打量著他,「你要去哪兒?」

他搖搖頭,眯眼看著東邊初升的太陽,「我沒地方去。四海之大,都是我的家。」

謝琬聞言。想起來他說過他已無家可歸,沉吟片刻,於是道:「你若是沒地方去,要不要跟我回清河去,做我府里的護院?有份差事,你也不至於四處飄泊被人欺負了。」

霍珧聞聲轉過臉來。定定地看著她,「你是清河人?」

她並不掩飾,說道:「清河只有一個謝家,也許你聽說過。」

他盯著她的臉看了半日,才緩緩地點了點頭。若有所思地看向她的腳。

謝琬專心地啃著苞米,說道:「當然,能不能做護院,我也得看過你的實力再說。你要是沒有當護院的實力,我就只有打雜跑腿的差事可提供了。我謝琬可不養吃白飯的人。」

霍珧忽然暢笑起來,臉上的光采像雲開後日出的光輝,瞬時照亮了整個院子。他掃視了一圈四處,轉身從院牆下取下一根晾衣竿來,充作鐵戟,在院子里舞將起來。

他居然十分認真,一時間竹竿帶出的風勁將院子里弄得塵土飛揚,迫得徐栓兒都不得不將烤苞米架子移到了廊下。謝琮與搖著蒲扇扇火的徐栓兒在煙霧裡,活似八仙過海里的神仙。

謝琬讓霍珧停下來:「這種功夫,除了在戰場,沒什麼實際用處。你還有別的功夫沒有?」

霍珧想了下,又從一旁拿了根三尺來長的樹枝,舞了一段十分好看的劍術。

謝琬托腮道:「也不知道是不是花拳繡腿。」

霍珧無語地叉起腰,定了半晌,忽而又從地上撿了顆雞蛋大的石頭,放在手心握了握,緊接著便有碎石砬從他的指縫漏下來。

謝琬終於瞪大眼,坐起來!

化石為粉,傳說中的武學神功啊!眼下雖然沒成粉那麼離譜,可是能夠做到這樣,也著實讓人吃驚了。

他揚起唇,執起她一隻手,將手上的石砬放進她手心裡。

「你請我做護衛,肯定不會後悔的。」他揚唇說道,兩眼亮如燦星。

一個闖江湖的混混,說起話來居然還有壓她一頭的氣勢。

謝琬將手上石灰慢慢拍落在地上,說道:「那可不一定。就算你功夫再好,你若不守規矩,我也一樣會處置你。」她站在階上與階下的他平視,忽然眯上眼,拿苞米幫子上的葉子去掃他的下頜:「沖你長著這樣一張臉,我就是把你賣到小倌館裡,也能賣回不少銀子不是嗎?」

霍珧的得意僵在臉上,半日才抬手摸了摸下頜。

半個時辰後,霍珧到底還是乖乖到謝琬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