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144名字

144名字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28 07:41  字數:3755

二十個人的包圍圈,邢珠他們似乎早有了默契,當馬兒在她的狠拍之下,很有力度的衝到了缺口前時,那缺口突然之間就拉大了!她相對精準地把握住了這個機會,順利地逃脫出來,往山下急駛而去!

身後的廝殺聲漸漸遠了,坡度也漸漸放緩,眼見著就要上大路,她再加了一鞭,馬兒四蹄揚起,下一秒便要踏上大路!

只要過了這段,就好了!顧杏會跟上來,然後她們會順利到達南源,成功脫險!

深秋的寒月已經升起來了,微弱的亮光照得樹林多了分神秘的色彩,馬車在辟哩啪啦的劇烈顛簸聲中上了大道,然而當她才把心放寬下來,忽然就聽耳邊傳來「嘌」的一聲,一把刀突然從身後追來的人手裡擲過來,正扎在馬腿上!

馬兒慘鳴了一聲,瞬間瘋狂的衝進驛道那頭的樹林,在密林間橫衝直撞!

謝琬被樹枝撞得看不清方向,她的幃帽被樹枝勾去了,鋒利的杉樹葉扑打著她的臉她的手臂,傳來扎心的疼,但是她依然緊緊地握住韁繩,因為她要是鬆手,等待她的便是死亡——坐在車頭的她會因車速過快而飛出去,無論摔在哪裡,也不會再有生機!

但是一個人的意志再強大,她的力氣也是有限的,漸漸地,那韁繩就一寸寸地在往前滑了,她忍住樹枝撞擊手臂身軀的疼痛,咬牙又把韁繩收過來一些,可是才剛收回來這些,馬兒再往前一縱,繩子卻反而往前滑出一大段!

「進來!」

就在她失神之時,一隻手突然捉緊了她的手腕,將她拖進了車廂!

謝琬因著慣性往後飛落到一具堅實的懷抱里,然後她從鼻前的衣襟上聞到了一股夾雜著塵土味的幽幽的龍涎香。她抬起頭,便在馬車不斷的晃動中對上了一雙幽亮的眼。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睡一覺吧。」

他一手將她攬在懷裡。另一手緊抓住車壁上的木轅,聲音懶洋洋地,隱隱有暖暖之意。

馬車依然在毫無章法地橫衝直撞,謝琬在這種情況下。還沒真辦法從他的擁攬下抽身出來,因為她只要一脫離束縛,她立即會像顆裝在爆米花爐子里的米粒一樣,在車廂里來回不住的滾來滾去,而以她目前的狀況,實在已經沒有任何力氣去抓住任何東西固定自己了。

為了活命,眼下就算模樣不堪,也只能如此權宜行事。

她抬頭去看他的臉,他雙眼閉著,散亂的頭髮還覆在臉上。看起來十分不羈。

她皺眉道:「你麻藥退了?退了你剛才怎麼不幫我拉韁繩?」

他睜開眼來,說道:「因為我還只退了上半身。」

這時馬車突然劇烈地顛簸起來,他下意識將她攬緊了點,然後就聽前面馬兒嗚咽了一聲,又傳來一聲重物倒地的巨響。馬車便不動了。

謝琬傾聽了半刻,撐地爬起來,推開車門一看,馬兒已經倒在地上,整個後腿全都是血,看來已經是累死了。

她回頭取下車壁上的夜明珠,摸索著下了地。打量著四周。

這是片山谷,四面都是樹,他們的馬車正卡在兩棵大樹之間,也許正是卡住而拉不動的緣故,馬才終於泄氣而死。

「你快上來,仔細有蛇。」

車上傳了聲音出來。

謝琬爬上車去。淡淡一瞥他:「這會兒蛇都開始冬眠了,哪來的蛇?」

他頓了頓,費力地支著身子坐起來,說道:「看來你對山野並不陌生。」

「還行。」謝琬抱膝坐在地上,反手去翻暗櫃。「我小時候跟表姐沒少在山裡走。這裡有桂花糕,珍珠糕,還有些乾果,你要吃哪個?」

方才在險境中還不覺什麼,這會兒平安下來,她才發覺肚子里已經餓得冒酸水了。

他一一打量著她手上的各式糕點,從中接過來一包飄著荷葉香的香酥蓮藕。

「你叫什麼名字?」他斜歪在地下,左手拿著蓮藕,右手支著車板,一腿曲著一腿伸直,看起來不像是剛剛才死裡逃生,反像是呆在錦繡堆里呆得無聊,終於見到了個可以聊天的夥伴。

謝琬慢悠悠吃了一小包點心,順手拿絹子抹了嘴,然後才正色道:「這話該我問你才是。你叫什麼名字?你的家鄉在哪裡?家裡有些什麼人?你從哪裡來?得罪了什麼人?做過些什麼事?為什麼會在這裡被打?那些打你的人又是什麼人?」

他看著她,笑起來,說道:「我叫霍珧,家住京師,家裡已經沒人了。

「我從杭州來,我得罪了有很多人。我現在無家可歸,在外闖蕩。我之所以會在這裡被打是因為這裡正好是清苑州夜裡最安靜最適合殺人毀屍的地段,打我的人是因為他們主子認為我欠了他些東西,他們本來要一拳拳打死我,然後丟下山崖,造成我失足落崖的假象。你呢?」

他不慌不忙說完這一長串,似乎早就已預備好她要問似的。

謝琬目瞪口呆,半日合上嘴來,瞟他一眼道:「謝琬。」

「你姓謝?」

正吃著蓮藕的他忽然頓了頓。不過也只有很短的片刻,他就恢復了常態。

謝琬嗯了聲,從車壁上取下裝水的竹筒來往杯子里倒了杯水,舉起杯遞給他:「你認識姓謝的人?」

他含糊的嗯了聲,接過杯子把水喝了。然後打量她這車:「你倒是準備充足,好像知道會有這麼場意外似的。」

「未雨綢繆。」謝琬也喝了口水,「我仇人太多了。」

霍珧把目光落到她臉上,忽然揚唇,「你頂多也不過十三四歲,有仇人最多也不過是後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