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143寒星(單調的寶兒*和氏壁+

143寒星(單調的寶兒*和氏壁+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27 19:39  字數:3565

謝琬坐在車窗後,只露一雙眼打量著外頭。

那人掙扎得十分痛苦,謝琬只看著,也能想像他眼下所承受的折磨。

錢壯加快了速度,馬車飛快地到達了他們所在之地,然後,又很快地往前駛去。

謝琬最後再向那人看去,她打算只看這一眼,便當作什麼也沒有發生。

畢竟,這世上每天都要死那麼多人,只不過剛好這一個被她看見了而已。

而在她把目光投過來的那一刻,那人卻突然也偏過頭來,像是於這一望無際的暮色里清楚地看見了她的存在似的,目光亦朝她的目光追隨過來。

那是一雙什麼樣的眼睛?謝琬說不清楚,只記得那一剎那,她彷彿看到了一雙點綴在幽暗天壁上的寒星,亮,而且灼人。

「停車!」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就這樣喊了出來,明明在這個時候管人閑事是最不理智的行為,可是她就是有一股衝動,她想解救那雙眼睛的主人。

那是一種絕望,也是發生身體本能的求生的慾望,五年前差不多這個時候,如果沒有魏暹救她,她也會對著夜空露出這樣的眼神。

「錢壯,你去把那人救下來。」

「姑娘!」

馬車倏地停住,錢壯訝異地吐出聲來。邢珠雖然嫉惡如仇,從看到這幕的那一刻起雙拳就一直緊握著,可是陡然聽見謝琬改變主意,她也剎時呆住。只有顧杏歡呼起來:「是啊是啊!這些人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錢大哥快去!」

謝琬忍著心裡的跳動,說道:「路見不平,拔刀相助。」

錢壯他們三個人都是混江湖出身的,哪裡會聽不出來謝琬的意思。見她打定了主意,便也就跳下車,將馬鞭交了給邢珠:「你們護著姑娘往前走,我這裡完事就來追你們。」

邢珠點頭,坐到車頭,趕起車來。

因為一面要等錢壯,所以駛得並不快,謝琬則一直打量著後面,只見錢壯飛快衝了過去,抽出腰間的軟刀發起招來。

很快傳來廝殺之聲。

馬車轉了彎,那聲音就遠遠地拋在後頭了。

謝琬放了帘子,心跳漸漸平復。

她從來不是嗜血的惡魔,雖然對王氏一夥恨之入骨,她心底里也始終有著柔弱的地方,她能對脆弱的任雋說扎心的話,可以對著謝宏下狠手死打,能親自把謝棋送上再也嫁不了如意郎君的不歸路,也能誘使鄧姨娘走上斷頭台,可是對於毫無反擊之力的弱者,她的心始終硬不起來。

馬車在靜夜裡繼續向前駛動,繞過了這座山,前面就是村莊了,之後一路開闊平坦,直達南源。

忽然,靜寂的夜色里又傳來急促的腳步聲,以及透著狠戾之氣的呼嘯,邢珠加快了速度,而身後突然又傳來錢壯的聲音:「邢珠停下!」

邢珠立即喚止了馬匹,車速才止,錢壯已經抱著個人上了車來!

「那些人十分厲害,不知道是什麼來路!這個人中了麻藥,不能動彈,也不能說話,我只能先把他帶上來!——我來趕車!」

說著,錢壯將手上那人放到車板上,一把搶過邢珠手上的韁繩,大力踢著馬肚子,往前駛去!

車子以從未有過的速度在往前行駛,平白給這個夜裡添加了幾分緊張氣氛!邢珠顧杏手裡拿著一把撿來的小石子,一人守住一邊車窗,仔細聆聽著耳畔動靜,

後方的嘶喊聲仍在隨著風聲緊緊跟隨,謝琬下意識捉緊了車壁,才來低頭察看地上這人。

夜明珠光下,看得出他是個年輕高大的男子,頭髮雖然散亂,但是烏黑如墨,而且很粗很亮。只是因為錢壯放他放得急促,他俯趴在地下,看不見面容。

謝琬抬起腳尖,小心地踢了踢他,果然不能動彈。她便又小心地蹲下地,扯住他一隻手臂將他翻過來。他立時隨著車子的顛簸晃動了兩下,仰躺在地上。但是頭髮還是把他的臉遮住了。她伸手將覆在他臉上的亂髮撥開,再看他的臉,就立時怔住了。

這真是一張絕美無雙的臉!

謝琬兩世里見過許許多多長得好的男子,比如謝榮,比如魏暹,更比如還有一些不知名姓的美男子,可是他們所有人加起來,似乎都還沒有眼前這張臉好看!他們的眼睛也遠沒有這張臉上的眼睛明亮和迷人。

她盯著他的臉打量了會兒,再看他的身材。

只見手長腳長,肩寬背闊,她特意加大了的車廂居然裝不下他,兩隻腳擱在門外,腳後跟隨著車子的顛簸一下下打著車板。肌膚不白,但是也絕對不黑,剛才在握住他胳膊翻身的那一刻,謝琬已能感覺到他全身都十分緊實。

這樣的一個人,渾身上去都是青紫,但是卻連哼也沒哼一聲。

謝琬嘆息了一聲,依舊把他的散發撥弄上來,覆住他的臉,只讓那雙亮如寒星的眼睛露出來。

「什麼人敢劫我們的人?!」

她才回到原處坐下,突然一道透著刺骨冷意的聲音,就從車前方傳來。

錢壯緊拉住了馬車,但車軲轆還是向前滑行了好一段距離才停下來。

邢珠撩簾往外看了眼,立即收回目光,望著謝琬。那眼裡是謝琬從未見過的驚惶,而顧杏的臉上,也再沒有了平日的天真無憂。

謝琬定定望向邢珠:「現在外頭什麼情況?」

邢珠胸脯起伏了一下,說道:「他們,來了至少二十個人,而我們為了躲避他們的追蹤,現在在崖邊上。」

謝琬訝然無語。

方才這人不過是被三四個人圍毆,錢壯都說他們相當厲害,如今來了二十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