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137對質

137對質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26 12:50  字數:3470

他收回目光,看著桌面上的暗紋,說道:「你的意思是,你不過是為求自保?」

「自然是。」謝琬點頭,「螻蟻尚且偷生,明人不說暗話,在三叔面前,我也就不必遮瞞了。

「其實我在府里住的並不開心,我不明白,老太太他們為什麼他們要那樣處心積慮的傷害我。

「孔子說,幼吾幼以及人之幼,連別人的孩子都可以當作自己的孩子來疼,何況我是老太爺的親孫女,老太太雖不是我親祖母,沒有那份親情,卻也犯不著如此作踐我罷?

「如今我們終於可以出府去了,可沒想到竟然是以這樣的方式出去。」

說到這裡,她臉上升起一股哀穆之色,似乎沉浸在謝啟功仍在世的回憶里。

謝榮也沒有作聲。

隔了好久,謝琬才想起問道:「三叔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既然知道我們並不缺錢,你又可以名正言順多分些家產,為什麼還要分我四成家產?」

謝榮看著她,緩緩揚起唇來,「自然,是為了補償你。」

說完,不等她開口,他又繼續說道:「老太爺有一年孝期。我也會在清河丁憂三個月。你們可以擇日搬出府去,但是這段時間規矩不能亂,我知道琅哥兒準備明年八月下場大比,這時間正好處在孝期,你轉告他,這次他不能去。」

科舉三年一屆,這次不能去,那就還得等三年!她這老謀深算的三叔,他竟是在這裡等她!

她目光炯炯望著書案後溫柔如水的他,胸口如被木槌猛捅了兩下。

如果三年後再下場,她就得再推遲三年才能向他出擊,她早已經準備好了謝琅中舉之後下一步的規劃,他若是不下場,那整個計劃全部都得推倒重來!而關鍵是。三年時間裡,誰知道會發生些什麼?!

難怪他什麼都依了她,同意不讓長房靈前執儀,爽快地同意分她四成家產。但他不同意的是,謝琅明年下場!

他興許尚且猜不到她抱有多麼大的野心,但他確實看到了在王氏他們的作為下,謝琬已經有多麼恨他們,如果謝琅高中,那日後對他來說雖然不一定成為對手,至少不會成為盟友。可是以他目前的能力,尚且又左右不了科舉選拔,他只有以這樣的方式阻止二房前進,而且。還讓謝琬無法抗拒。

他以謝家家主的身份命令下來,謝琬能不聽嗎?何況他要想阻攔謝琅進試場,辦法應該很多。

謝琬洞察到他的用心,不由得深呼吸了一口氣。這個時候,她也無暇去理會他為什麼只用丁憂三個月了。

「三叔這個決定。有沒有可能改變?畢竟哥哥是二房的支柱,他若不取個功名什麼的,將來只怕拖累了三叔的名聲。」

謝榮道:「只是三年而已。」

三年而已!

謝琬略頓,抬頭看著他:「三叔,你知道殺害老太爺的真兇是誰嗎?」

謝榮挑眉。「你知道?」

謝琬笑起來,片刻冷下神情:「我要哥哥明年能順利下場,還要謝府五成家產。」

謝榮整個人頓住。抬眼望過來。

夜越深,寒風就越大了。

即使雪過天晴,雪地上空的上弦月看起來也像是被冰封了似的,缺少生氣和光亮。

廊下的燈籠已經換回了淡黃色,照得牆壁上也似帶著一幕老舊的昏黃。鄧姨娘獨自走在清寂的廡廊下,看著院子里被雪覆住的兩棵海棠。伸手抓起一團雪,輕輕地在手裡揉捏。

雪很冰,但是,她的心卻很熱。被體溫捂融了的雪順著指縫流下來,她也不覺得有什麼。

「因為心裡的仇恨太甚。心太熱,所以不得不拿雪來鎮下去,是嗎?」

忽然間,空曠而幽暗的院子里傳來一道清郎而不失優柔的聲音。

她驀地抬起頭,遁聲望過去。院子中間的雪地上站著個身量未足的女孩子,她身上的白衣與地上的雪連成一片,使她看起來就像從天而降的天女,而她臉上的凝重,以及眉梢的冷意,又讓人覺得,她其實根本就是這場大雪幻化出來的精靈。

「是你?」

她眉頭微微地蹙了蹙,手上的雪灑下來,又跌回了雪地里。

「每到冬天下雪之時,你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撫摸這些白雪,你不怕冷,因為這些冰冷的雪會讓你的心變得更加隱忍,更加波瀾不驚,讓人從面上完全看不到你一絲一毫的內心,看不到你隱藏在你心裡幾十年的仇恨。」

謝琬站在原地,聲音像風聲一樣不急不緩地飄蕩在院子里。

鄧姨娘神色終於沉凝,她繃緊了臉道:「我不知道三姑娘在說什麼。」

「我要說的只有一句話,」謝琬望著她,慢慢走上了廡廊,「你從哪裡弄到的那麼多的砒霜?不可能有人肯幫你一下子買這麼多毒藥,你是這麼多年一點一點積累下來的,這砒霜積累了多少年,你就恨了老太爺和老太太多少年,是嗎?」

鄧姨娘臉色終於白了。

謝琬走到她面前,看了她半晌,又說道:「你藏在屋頂上裝砒霜的小瓶子錢壯已經找到了,瓶子上有胭脂印,與老太太平日用的一模一樣。與你藏在妝奩盒子的夾層里的胭脂也是一模一樣。如果這些還不足以成為指證你謀害老太爺的證據,那麼,你那雙腳底下扎滿了碎瓷的繡花鞋可以作證。

「鄧姨娘,你抵賴不過去的,就是你,親手毒死了老太爺!」

她舉起手上一隻繡花鞋,丟在了鄧姨娘面前。

鄧姨娘與她對視了半晌,忽然笑了,「你錯了。既然是你問我,我抵賴什麼?不錯,他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