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136直面

136直面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26 07:38  字數:3813

謝棋說:「老太太若去京師做了老封君,可得想法子把我也給帶過去,我留在這裡,可是沒活路了。」

王氏斜睨了她一眼,說道:「你以為去了京師,就有你的好日子過?往後是你三嬸當家,你也知道她跟我有過節,也恨你恨得跟什麼似的,你去了有什麼好處?還不如先留下來,等我手頭拿到了養老錢,再想辦法替你們在京師置個住地兒,一起搬過去,到時有個照應,也不必看你嬸母臉色。」

謝棋高興地道:「原來老太太早就盤算好了,那孫女還愁什麼?」順手拿起旁邊的茶來,遞給王氏道:「老太太快請喝茶!」

謝琬站在院里紫薇樹下,聽見王氏的如意算盤不由冷笑。不過她也沒說什麼,回頭一看裡頭的人正湊在一處喁喁私語,便就抬腳準備離去。

「原來三姑娘在這裡。」

才走到院門口,迎面一個人溫聲地說道。謝琬抬起頭,面前站的是一身素服的鄧姨娘。

拋去了一身經年不變的色道深沉的寬袍,眼前穿著喪服的她看起來倒是平白年紀了幾歲,那張終年看不到歡笑的臉龐上,也浮著几絲淺淺的笑意。

這才像是個四十多歲的婦人。謝琬在心裡道完這句,忽然又再次打量了她兩眼。她的身上,似乎有股淡淡的香。

「鄧姨娘也點香?」她問。

「我乃賤妾,哪有資格點香?」她說道。然後下意識地吸了吸鼻子。

謝琬看著她:「你不在靈堂燒紙,到這裡來做什麼?」本來謝榮那天就指了她和謝宏房裡兩個姨娘到靈前燒紙,只是後來謝榮改變主意棄長房而不用之後,擔任這差事的人只剩下她一個人,而她此刻更應該在那裡才是。

鄧姨娘沖她福了福,說道:「這幾日妾身都在這裡服侍老太太,燒紙的事情由周嬤嬤擔任了。」

謝琬想了想,似乎是聽見謝琅提過這麼一句。便也就不作聲了,舉步出了門。

鄧姨娘一直等到她出了門之後才掉頭往院里走去。

謝琬站在廊下回看她先前站立之處,眉頭蹙了片刻,忽然迴轉身來望著邢珠。

喪事一共要舉辦七日。謝榮雖有官職,可級別還不夠惠及親長,所以在京中官戶中來說簡陋了不少,但是在清河本地來說,排場又十分盛大。

謝家本就勢大,如今又有個謝榮,因而鄰近幾縣裡凡與謝府有過來往的人家都來弔唁過。

另外還有包括許儆在內的許多本地官員,甚至清苑州知州大人聽說齊嵩要親自過府,都讓他捎了儀禮過來。齊嵩與謝府本就是親戚,雖說不和。但是論理卻得到場,因此喪事開始的翌日,齊嵩就率著全家到了謝府。

這麼大的事情,任府自然也早就收到了消息。

任老爺在屋裡坐了兩日,聽得下人打聽回來說謝府此番因由謝榮掌事。故而幾乎整個清苑州的望族官戶都去給了面子,便也有些坐不住了。

「到底咱們兩家這麼多年的交情,如今又是謝榮當家,獨獨咱們不去,往後只怕見面不好說話。」

任夫人沉臉道:「你要去你去便是!我是不會去的!謝榮當家又如何?她王氏那般作踐於我,這輩子都別想指望我再跟他們攀交!」說罷又瞪著丈夫:「你要是去了,就別給我回來了!」

任老爺無語。只得作罷。但是翌日,謝府卻又收到來自任府的儀銀。

收帳的人是龐福的兒子龐鑫,這些年他一直隨在謝榮身邊當差。拿到這儀銀後龐鑫便就告訴了龐福,龐福想了想,轉而既告訴了謝榮,然後也告訴了謝琬。

謝榮道:「來者是客。賞他們些錢回去,讓他們代向任老爺問好。」

謝琬則笑道:「斷不會是任夫人的主意。」

任夫人當初被王氏氣得七竅生煙,又因此陰謀暴露讓謝琬看了笑話,撂下那樣的狠話後,她還能再與謝府攀交才怪。

出殯那日鋪天蓋地地下起了大雪。謝家的墳園在烏頭庄內東山上。那日里整個烏頭庄都籠罩在一片白朦朦的飛雪裡,給這場喪事平白又增了幾分肅穆哀傷的氣息。

是夜許儆便親自登門,送來了此案最後的結案定論。

謝琬讓錢壯前去聽了聽。

許儆道:「調查了這麼多日發現,除去令堂嫌疑最大之外,別的人俱有不在場的證據。相關的卷宗皆在這裡,該如何定案,還請大人示下。」

謝榮拿起卷宗來翻了翻,神色上也看不出來什麼,看完之後他放下來,對著牆上謝啟功的畫像沉默了片刻,然後才又緩緩轉過身來,說道:「我赤身來到這人世,賜我衣食者父母,眼下我已然痛失嚴父,怎禁得再失慈母?有勞許大人了,此案,就銷了吧。」

許儆拱手稱是。

謝榮負手打量著他,又道:「往後許大人有什麼為難的事,但凡用得到謝某的地方,只管進京找我。」

許儆一凜,又把腰彎了下去一些。

事情的結果似乎並不出人意外,為了保護王氏,謝榮最終還是選擇了將謝啟功的冤情埋到地底下,而接下來,謝榮就應該找她了吧?

謝琬在出殯後的第二日晚上等來龐鑫,謝榮在正院里謝啟功曾經的書房裡等候她。

府里的事沒辦妥,暫時還不能出府。謝琬正在讓玉雪裁幾件素衣,謝啟功死的太突然,連這些衣飾都沒來得及準備,而這樣的衣服至少得穿一年,她得立即趕製出來。

她披了件斗蓬,帶著邢珠顧杏到了正院。

書房裡只有謝榮一個人,他在往香爐里扔香。謝琬進了門,道了聲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