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130拚命

130拚命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24 15:42  字數:3366

他可不知道那日里謝琬逼著他讓王氏去跟任夫人索賠時,王氏為此有多麼恨他,在他看來,是王氏的兒子捅出來的簍子,那麼如今為著維護謝府的名聲,就只能依著謝琬的條件,讓王氏去收拾這個爛攤子,哪裡會想到王氏做為一個女人,正希望他來替她出頭?

他考慮問題,從來只以實際利益出發。

謝宏雖然被剔出了宗族,但府里沒個女主人是不成的,黃氏將來又要跟著謝榮去京師長住,府里產業大多置在河間,他們二老只能留在此地,而除了王氏,也找不到人來主持中饋。他總不能讓鄧姨娘一個侍妾來執掌吧?

所以看著王氏這般刻意討好,謝啟功權衡之下又與她同住回了上房。

翌日早上王氏侍候謝啟功吃完早飯,正沏了茶給他,外頭人便說三姑娘來請安了。

王氏手下一抖,一壺茶全被她沏在了杯外。

謝啟功皺眉道:「越發沒有規矩了!」

周二家的連忙拿著抹布上來擦拭,王氏手足無措,站在了旁側。

謝啟功睨了她一眼:「當了三十多年的夫人,如今倒是越活越回去了,學著下人站著立起規矩來了不成?」

王氏羞恨得眼淚都要出來了,周二家的沖她一使眼色,她才鐵青著臉回到上首她的位置坐下。

越想,她就越恨。她跟身旁這個男人共同生活了半輩子,按說只有年月越長,情份更重的道理,不想到了她這裡,越老倒是越發地沒體面了。

原先她縱有不是,他也謹守著當面教子背後勸妻的原則,只在私底下斥斥她,可自從那天夜裡當著所有人的面打過她之後,他似乎已無所顧忌,越發不把她放在眼裡了,想斥便斥,想罵便罵,哪裡是她沒有夫人的體面,壓根是他再沒給過她體面!

王氏胸脯起伏著,謝啟功卻無暇注意她,因為,謝琬已經進來了。

說實話,他恨謝琬比恨謝宏父女還要更甚,因為是她親自把謝宏父女的醜行揭開來袒露在所有人面前,是她讓他失去了一個望族大戶當家人該有的尊嚴,他可以接受在正派祥和的表面下的一切骯髒的事物,因為不論內里再怎麼糟糕,對外它看起來還是那麼光鮮亮麗。

就像一個繡花枕頭,它裡頭裝的是什麼有什麼要緊?只要它面上光彩就行了。

可是謝琬卻在他毫無防備的時候,把這個繡花枕頭硬生生的撕開了,迫使他不得不把裡頭的棉絮清除出去,逼得他在家人面前,從品性高潔治家有方的謝大善人的寶座上跌下來。

他對家族注下的心血幾乎被她毀了,而她竟然還趾高氣昂地逼著他讓王氏去得罪任夫人,如今任府早與謝府劃清了界線,這對正需要人脈替謝榮築建階梯的謝府來說,豈非又是一記重創?

他有什麼理由不恨她?

可是,他再恨她,又能如何?他最多就是把她踢出謝家,而這難道不是正中了她的下懷嗎?她名正言順與謝府分門別路,而他不容嫡室反而寵幸繼室的名聲也會揚臭四方,到那時,她謝琬反倒成了被天下人同情的弱者!

到如今為止,他發現他是真拿她沒辦法。所以就連請安這樣的事,也得看她什麼時候有興緻。她來了,他頂多是讓她早些退下,她不來,他也沒本事拿這個去拿捏她。

每當這個時候,他就特別希望謝榮趕快回來,只有謝榮,才有辦法鎮壓得住她!而且他相信謝榮也一定有辦法能夠壓住她!可惜謝榮也不知道在想什麼,明知道發生了這種事也不回來看看。

「老太爺這些日子可好?」謝琬如從前一樣,笑微微地望著上方。

在他神遊這片刻里,她竟然已經行完禮坐在了右側她的位置上。

謝啟功盯著她看了片刻,移開目光,「死不了!」

謝琬不以為意。笑了笑,開門見山說道:「今日我來也沒別的事,就是想問問老太爺,當日承諾我的事情,是不是也該兌現了?一晃都四個月了,我也不是很有耐性的人,有些人該打發走的,就沒有拖著賴著的理由。」

她這話一出來,王氏目光頓時就如刀子般射過來了。

「宏兒如今傷還沒好,哪兒都不能去!」

謝琬眉梢頓時冷下,望向王氏「他要是一輩子都不好,難道我謝府還要養他一門這麼多人一輩子?

「老太太若是有嫁妝過來可以貼補他們,那我無話可說。可惜老太太當初除了帶個拖油瓶給我謝府增加負擔,竟是連半分錢的嫁妝也沒有!這謝府我們二房可是有一半的,想要拿我二房的錢來給你養兒子孫子,不可能!」

王氏氣得站起來,兩腮顫抖地瞪向她。

謝啟功拍起桌子:「好啦!不要吵了!」

謝琬安坐不動,斜眼睨著王氏。

王氏驚懼地望著謝啟功,像條大雨前的魚一樣拚命地呼吸著空氣。

「此事我心裡有數,你不必催我!」謝啟功丟下這句話,大步出了門。

謝琬沖王氏咧嘴笑了笑,「最近好閑,我過兩天再來。」

王氏顫抖得越發厲害了,一雙眼珠子似乎都要瞪出眶來。

等到謝琬出了門,她整個人便如篩糠似的跌坐在椅子上,然而轉眼她又騰地站起,指著她背影尖利地嚷道:「她就是個索命鬼!她就是來索我的命的!我當初不該留她在府里,我應該乾脆讓人把她丟到七星山去喂狼!」

謝琬回去的路上一直在沉默,進了家門後,玉雪見她神色不豫,知道事情沒有辦成,於是替她倒了碗百合湯上來。

謝琬搖頭未接,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