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124大鬧

124大鬧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23 07:38  字數:3621

邢珠聞聲便往外沖。

王氏嚇得尖叫起來:「謝琬你敢!」

謝琬走過去,一手扼住她脖子將她抵在牆上:「你說我敢不敢?」

王氏一雙眼珠子都快要瞪出來,渾身如篩糠般抖起來。

「我今兒就是殺了你,老太爺也不會把我怎麼樣,你信不信?」謝琬咬牙望著她,手下沒有絲毫鬆懈,「王氏,你知道你最蠢的地方在哪裡嗎?就是你明知道老太爺在乎什麼,你卻根本不懂得去利用它。你不利用,那就只好我利用了!」

王氏被她扼得透不過氣來,雙眼愈睜愈大。而她的兒媳孫女都在門外,此刻卻沒有一個人敢進門來看她。

謝琬低笑了聲,驀地將她放開。王氏跌坐在地上,像條瀕死的魚一樣大口的喘著粗氣。

而隔壁謝宏的慘叫聲又在高高低低地傳來。

「我說!讓她別打了!」王氏扶著牆壁站起來,扯著嗓子呼喊。

謝琬使了個眼色,顧杏蹦蹦跳跳跑出去,沒一會兒,板子聲就停了下來。

王氏面如金紙,頭上流著猛汗,眼珠外突望著她,半日里才平息住喘息,說道:「有,有兩個人,除了這個董湖,還有個在外把風——」

「顧杏!」謝琬道:「傳話給周二家的,就說老太太示下,把另外那個把風的人挑斷手筋腳筋,再割掉舌頭耳朵送到他家裡去!要他有什麼冤屈,來找老太太訴!」

顧杏再次蹦蹦跳跳地出門了。

王氏身上衣裳已被汗水浸透,鼓眼望了望謝琬,便就悶聲不吭倒了下去。

謝琬站起身來,說道:「周二家的若回來了,讓她把老太太扶回去,年紀大了就該消停消停,大半夜的不睡覺跑來我這裡撒潑算怎麼回事兒?」

邢珠這會兒已經回來了,問道:「那這董湖怎麼辦?」

謝琬冷笑:「這個人還有用。先留著。」

錢壯在天亮前趕了回來。手裡拎著個袋子。謝琬看他一臉平靜,便知事情已經辦妥。顧杏對他手上的袋子十分好奇,問道:「那裡頭是什麼東西?」錢壯直到謝琬走了才招手讓她過來看,原來是五條舌頭。

顧杏為此把隔夜飯都吐了出來。

天亮後謝府馬車陸續下山。山門口住持親自送了謝琬出來,並低聲道:「姑娘放心,事情貧尼都辦好了。此事也還請姑娘在老太爺面前好話幾句,貧尼們往後定然好生護好山門。」

謝琬笑了笑,點頭登了車。

謝啟功聽先打頭回來的說王氏她們在山上出了事,一夜沒睡,早已經穿好衣裳在正堂里等候。正好謝琅也帶著程淵聞訊趕來了,幾個人便就在堂里長吁短嘆地引頸長盼。

謝琬在二門下交待邢珠:「你回房去告訴玉雪,讓她安排人去任府,就說這邊事情已經妥當了。老太太讓她過來提親便是。」

說完便由錢壯等人族擁著,帶著謝棋和那叫做董湖的男人一起,去到上房。

謝琬進得廳內,與站起身來的謝琅程淵略略點了點頭,便將謝棋和董湖從錢壯手裡接過來。往前一推推倒在謝啟功腳下。

「孫女此番自庵中受驚回來,還請老太爺行個公道!」

龐福見狀,早起身讓人驅趕下人不提。

謝啟功看著面前衣衫不整的謝棋董湖,再糊塗也明白怎麼回事了,一世講究著行正坐端的他哪曾見過這場面?頓時氣得臉都青了,指著地下道:「這是怎麼回事?棋姐兒怎麼了?」

謝琬冷笑道:「要想知道他們怎麼回事,有好多法子。首先老太爺可以審問他們,然後,老太爺可以請個大夫來,驗驗二姑娘的身。最後,老太爺還可以問問老太太,為什麼她帶領著我們去上香。反而令二姑娘失了身。若是還不濟,便可以問問這個人!」

隨著她的話音落下,已經被打得只剩下半口氣的謝宏被錢壯遞到跟前來,謝琬依然伸手將他推到了謝啟功面前。

謝啟功跌坐在椅子上,半日里都沒曾回過氣來。

而這時已被折騰了大半夜的王氏已經領著眾女眷到了門內。看見這模樣,便不由得扶住了門框。

「老太爺是不是想問,為什麼這些人會變成如此模樣?」謝琬盯著謝啟功,聲音冷幽冷幽地:「其實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會這樣。我在掩月庵獨住著一個小院子,一面是懸崖,一面是老太太住的楊柳院。老太太說是這樣安全,我也就信了。

「可是半夜裡院里卻忽然來兩撥賊,先一撥這是這兩個,一進來便直奔空了的正屋裡。許是以為我睡著了,於是便在屋裡大行苟且之事。我先不知是何人,讓了邢珠去看,才發現是二姑娘。我想二姑娘再放蕩不堪,也不會找個下人來暖床。

「誰知道這兩人還沒來得及走,那邊廂又來了個賊,一進來就打聽我在哪兒?我想我好歹是謝府的姑娘,是老太爺的孫女,怎麼能由得人在眼皮底下這麼胡來?於是就讓邢珠綁了他,在院子里打了個七八十棍,也讓這幫宵小得點教訓。

「我這裡教訓賊人都沒教訓完呢,老太太就帶著一屋子人闖進來了,硬說這是大老爺!大老爺是府里的大老爺,是我身在翰林院任職、在御前常走動的三叔的大哥,怎麼可能會三更半夜不要臉地跑到自家侄女的院子里來?

「可老太太她們又非說是他,我就只好把他帶回來,請老太爺仔細看看,他究竟是也不是!」

謝啟功望著地上血肉模糊,而且仍在抽搐著的謝宏,癱坐在椅子上,完全無法動彈。

而王氏扶著門框,指甲已經在門板上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