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123捕殺(赫連夢秋*和氏壁+1

123捕殺(赫連夢秋*和氏壁+1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22 19:38  字數:3435

她微勾著唇望向驚呆的王氏:「是我許她的膽子。怎麼,老太太覺得我的丫鬟替我教訓個擅闖我閨房的賊子有錯?」

王氏揚起的手停在半空,看著她完全已說不出話來,她不是應該躲在房裡偷偷的哭泣么?不是應該像只可憐巴巴的狗一樣縮在屋角,睜著六神無主的雙眼,跪在她面前祈求她不要把這件事說出去么?為什麼她眼下能夠這麼樣乾淨整齊地出現在這裡,而她身邊的錢壯他們,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黃氏和謝葳在王氏身後站著,也都禁不住露出了濃濃的驚詫之色,她們雖然不知道王氏究竟在搗什麼鬼,但從今夜由扶桑院發出的一切不尋常可以輕易看出來,王氏之所以會興師動眾說到掩月庵上香留宿,就是沖的謝琬而來!

而方才在院外聽得裡頭的女子哭泣之時,她們也隱約猜到了點什麼,所以眼下謝琬不但如此乾淨整齊,而且還能在身邊人的護擁下沉靜地質問王氏,便由不得她們吃驚了。

王氏這次的陰謀連她們事先都毫不知情,謝琬是怎麼逃脫的?又是怎麼反過來將謝宏當成賊子,打成如此半死不活的模樣的?

「你哪裡打的是什麼賊子?!他是你大伯,是大老爺!」

已經認出來地上的謝宏的張氏見得自家公公居然被打成這個樣子,而且王氏還被堵得無話可說,自然要站出來表現表現。

「住嘴!」謝琬驀地把目光移向她,喝斥道:「大老爺既不是覷覦人財產的江湖大盜,又不是禽獸不如的採花陰賊,怎麼會深夜跑到我院子里來?邢珠,還不替大老爺掌嘴!」

邢珠笑著稱是,幾步走到張氏跟前,對準她臉上便是兩巴掌扇過去。張氏身子一歪,再抬頭時,嘴角已經流出血來。

邢珠滿意地掉轉頭,往謝琬身側走去,路過謝宏身邊時,忽然一腳踏上了他的左膝,然後就聽喀嚓一聲,謝宏的左腿骨竟然已經就這麼被踩斷了!

剛剛才從地上爬起的阮氏看到這幕,又啊的一聲倒在了地上。就連黃氏,也不由得側頭與同樣神情凝重的謝葳對視了一眼。

邢珠冷冷的揚唇道:「真是對不住,一時沒看路,踩著了。」

王氏顫抖地指著謝琬:「你,你,你——」

「我什麼我?」謝琬走上前兩步,冷笑往她們面上一一掃過去,「看來除了二姑娘,倒是都來齊了。錢壯,還不去把人帶過來?」

聽得二姑娘三字,王氏又不由愕住了。是啊,平日里謝棋是個看熱鬧不怕事大的人,今兒夜裡倒是去哪兒了?

這時候錢壯已經帶著兩個人從屋裡出來了,走到空地上他把拿繩子捆住的兩人往王氏面前一丟,然後便環胸回到了謝琬身後。

王氏看著地上二人,頓時氣血上涌,差點又背過氣去了。

地上兩人一個是謝棋無誤,只是她只套著件外袍的身上四處是紅印,頭髮披散眼神狎昵,臉上敞著淚珠。而旁邊光著上身的男子十分面生,應是外頭找來的,他胸前臂上也落下好幾道指甲印,胸腹之下甚至有著明顯的胭脂印子,謝葳雖然未經人事,可是除她之外在場的人可都是過來人,見狀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頓時,院里響起一片嘩然之聲,而就在這時候,院門口以一陣響動,庵里幾個尼姑紛紛合十道著「阿彌陀佛」,在頌園兩名護院的擁護下趕了過來。

謝琬迎上去,亦合十行了個禮,然後說道:「驚擾了大師,實在罪過。」

為首的住持道:「三姑娘,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謝琬掃了地上的謝棋二人一眼,說道:「說實話,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我剛才一直由我的丫鬟們陪著在屋裡歇息來著,後來聽得響聲,才知道原來來了賊。這佛門清凈之地,有大師們管治著,本該十分安全,如今我們二姑娘竟然在大師們的眼皮底下被玷污,大師您瞧,這該如是好?」

女尼們方才已聽得了風聲,雖不知道原委,但也約摸曉得是王氏她們在算計這三姑娘,可是她們的事還她們的事,怎麼能把她們掩月庵拖下水?因而原是帶著幾分問責的怨氣來的,可是如今聽得謝琬這麼反問,卻又一個個啞口無言了。

是啊,不管怎麼說,事情是發生在掩月庵,就算這是謝家人內訌,可她們眼下也拿不出證據證明她們與這賊人無干——退一萬步說,就是能夠證明與賊人無關,她們怎麼也得落個防範不當的罪名,更遑論如今這謝二姑娘又失了身,鬧出這樣大的事,她們就是有幾個腦袋也扛不起這個罪!

而眼下聽這謝三姑娘的意思,倒像是不依不饒,這又如何是好?

住持頓時氣短了,這種情況下哪還顧得上問人家的罪,頓即低聲下氣與謝琬道:「三姑娘這話貧尼們擔當不起,只是這事貧尼們實在——」

「大師們實在是不知道。」謝琬微笑望著她們,雙眼亮晶晶地,「我知道。今夜裡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掩月庵很平安,我們在這裡住的也十分自在,大師們招待得很周到,你們說是嗎?」

住持愕住。

她本已作好了向謝家賠罪求饒的準備,可謝琬這話是什麼意思?是饒了她們?她為什麼要饒了她們?女尼不是一二十歲的小年輕,這個時候的她們,已經很快明白了謝琬的意思。

今夜裡發生的事如若傳出去,影響最大的就是謝家的姑娘們,雖然失身的是謝棋,可是謝琬畢竟還是謝家的姑娘,而且她也正好在山上,謝棋正是在她的院子里失的身,這對謝琬來說,是極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