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122死打

122死打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22 15:42  字數:3507

謝琬由邢珠顧杏伴著,與刀疤臉他們幾個站在側面耳房窗戶前,靜靜地望著著對面屋子。

估摸著時候差不多了,謝琬與刀疤臉道:「現在,就請你們派個人去告訴外頭我們的大老爺,就說不知道怎麼回事,二姑娘躺在我屋裡來了。」

刀疤臉回頭與手下人走到一旁去說話。謝琬這裡又對邢珠道:「你現在過去瞧瞧。」

邢珠點頭,迅速往那邊屋裡去。

謝琬正要回身坐下等消息,邢珠忽然兩臉漲得血紅闖進來,手裡拿著一截摁熄的殘香走到她面前說道:「出事了!他們倆,他們倆——」說了半天,卻是又沒說出句囫圇話來。

謝琬見她這模樣也站了起身,說道:「他們倆怎麼了?」

邢珠羞得一張臉都快要埋到地底下去。顧杏眼珠兒一轉,說道:「我去看看!」說著已扭身出了屋,就連邢珠想抓住他都沒抓著。

不到片刻顧杏也一陣風似的沖了進來,睜圓了雙眼說:「他們倆個居然脫光了衣服,在床上學妖精打架!」

她的話頓時引來了刀疤臉等人,而謝琬前世雖未嫁人,但是從顧杏的話以及邢珠的模樣看來,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這可奇了,謝棋不是說王氏只讓謝宏找個人來侮辱侮辱她,逼得她不得不同意他們的勸說嫁給任雋么?怎麼來人又會當真與謝棋發生這苟且之事來?假若方才在屋裡的當真是她自己,那任雋再怎樣也不會娶她吧?

她抱著滿腹疑惑看向邢珠顧杏二人。邢珠看她的模樣像是明白了,這才把手上殘香遞過來:「這香,不知道被誰換成了摻有淫羊藿的淫香,淫羊藿是催*情之物,這東西只要點燃之後被人吸入肺里,很快就會做出些連自己也無法控制的事……」

這些事本不該姑娘家知道,可是她出身武學世家,父親為怕她在外著了邪人的道。自然從小就把這些東西教會給她。

刀疤臉接過這殘香來聞了聞,點頭道:「的確是淫羊藿的味道。」

邢珠咬牙道:「咱們不過是拿二姑娘來引蛇出洞而已,又是誰偷偷又下了這暗手?如果剛才躺在床上的是我們姑娘——」她簡直不敢想像。但是轉而她又漸漸松下了神情,那謝棋心術不正。如此一來陰差陽錯代替了謝琬失了身,並且作下這等醜事,也是惡有惡報,因而就坦然了。

謝琬聽聞之後卻也無語。錢壯到現在還沒出來,難道是他放的?她扭頭看著窗外大菩提樹,不覺嘆了口氣。她雖然成心想治治這謝棋,倒還沒有齷齪到這種地步,原本想著謝啟功打算怎麼待她,她便怎麼待謝棋,而這麼一來。謝棋這輩子卻是真的翻不了身了。

正在出神之間,院外已經傳來了動靜,是謝宏的聲音響起來。

「棋姐兒在哪裡?!」

重又穿上夜行衣的麻子帶著他走向謝棋所在卧房:「就在裡頭!」

謝宏撲進門內,就著先前邢珠留下的油燈,先入眼的是便是赤身裸體躺在床上交頸而卧的兩人。謝棋頭枕在旁邊男子的臂上,身上大腿上全是血跡,而兩人身子緊挨,嘴角上還掛著盡興後的餘味,真是不堪入目!

謝宏連忙轉過身,大吼道:「把他們給我拉起來!」然後又四處打量,說道:「琬姐兒呢?她在哪裡?!」

到了這時。已容不得多想了,謝琬當機立斷站起來:「邢珠速去把他拿下!看是什麼人夜闖我的閨房,把他往死里打!」

邢珠道了聲「是」,便拎了條早就準備好的門栓出了門。

到了正房下,正四下打量的謝宏猛不丁見著邢珠出現在跟前,正要說話。便見邢珠目光倏然變冷,一條手臂粗的木棍便朝他撲頭蓋臉地打來。

謝宏大叫往屋裡頭躲避,一面喊道:「人呢?人在哪裡!快去通知老太太!」

麻子二狗獰笑著從外頭走進來,拿著麻繩一左一右地將他堵在門內,然後就地將他捆了個嚴實!

邢珠的木棒雨點般朝謝宏頭上打下。滿屋裡已只聽見他痛哭哀嚎的聲音。

謝琬看著刀疤臉,點頭道:「你們可以走了。」

刀疤臉隨即沖她揖了揖,道了聲「多謝」,率著麻子等人遁著黑夜從左側角門外出了去。

等他們出了門,謝琬便沖著院里道:「錢壯還不出來!」

錢壯與虞三虎以及另外三個護院頓時從院里菩提樹上跳下來,快步走進屋裡沖她揖首。

王氏在隔壁壓根沒睡著,自打周二家的告訴她謝宏已經讓人進了謝琬院子,她就坐在床上吃茶靜等。

然而她越聽越不對勁,隔壁的響動是有了,可是傳來的卻像是男人的痛呼聲,而且謝宏也遲遲不曾讓人過來請她,這跟計劃中的太不一樣了!

她耐著性子再坐了坐,隔壁的慘叫聲已經十分清晰了,她終於按捺不住,起身道:「過去瞧瞧!」

而這邊廂黃氏與謝葳也已經抱被坐在床上,黃氏聽著那頭越來越響亮的叫嚷聲,猶豫道:「再裝聽不見只怕不成了,還是得去看看。」

謝葳道:「就是再裝不成,也得等老太太過去後咱們過去才不露痕迹。」

黃氏點頭,想了下,遂下地披了衣裳。

謝棋昏睡之中,隱約聽得耳畔傳來有人被責打的哭喊聲,於是極力睜開眼,坐起來。

門口的確是邢珠在痛打著一個被捆綁著的人,只是他的頭被套住了,看不到是誰。她極力地回想地為什麼會身在這裡,低頭時目光觸到同樣被門外動靜擾醒的那人,頓了頓,然後兩眼瞪大,如見了鬼一般扯開喉嚨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