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120送訊

120送訊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22 07:50  字數:3447

門外很快有了動靜,兩個同樣身著夜行衣的人走了進來,拉下面巾的他們獐眉鼠目,想來以為進來便可安享艷福,一見自家老大和那本來應該花容垂淚的謝琬正隔著一丈遠面對面的在聊天,而且倆人身上衣衫整齊,便就呆在了門口。

刀疤臉把手上耳鐺遞過去,「你們倆速去城內梭子胡同頌園找一位程淵程先生,讓他給你們一千兩銀票捎過來給三姑娘。」說著他眯眼瞪了瞪他們:「你們要是拿到錢後敢跟我玩什麼花樣,仔細你們的妻兒老小和祖墳!」

老三老四嚇得身子一震,頓時不敢深究這是為什麼,立時拿著耳鐺出了門。

腳步聲很快消失在門外,而院子里又且恢復了平靜。

屋裡的氣氛已經完全被改變了,謝琬盤腿坐在禪床上,望著面前刀疤臉:「反正一時半會兒他們也不會回來,不如,我這裡跟你私下裡做個交易吧。」

刀疤臉盯著她,「什麼交易?」

她把那枝赤金釵子舉高,「這釵子少說也值二三十兩銀,你回答我幾個問題,我就把它給你。」

刀疤臉瞅了那釵子片刻,說道:「什麼問題?」

「你背後那人除了讓你們羞辱我,可還有什麼別的要求?」

「沒有。」刀疤臉沉吟著,又道:「不過,她說過等我們完事兒後,要等她過來之後才能走。」

謝琬點頭,「我那兩個丫鬟現在在哪兒?」

他頓了頓,說道:「一個綁在山下樹林里。一個被吊在院牆外的懸崖旁。」

謝琬盯著他,一雙目光如冰又似火。

「現在,讓你的人去把她們都帶過來!」

刀疤臉退後,「那可不成,萬一她們來了你又讓她們來對付我怎麼辦?」

謝琬咬住後槽牙,緩緩道:「你若是害怕,便仍綁著她們。等他們拿了銀票回來,你再放了她們。」

刀疤臉仔細想了想,又叫來個叫做「麻子」的人,交代他與「二狗」去提人。

頌園裡此時也是一派安靜。

程淵向來歇得早,而且近日因為常被謝琅討教學問以及察人之術,頭腦興奮的時間長了,到了夜裡難免覺得有些累。

他正在窗外飄來的梔子花香里夢見在田野漫遊,一陣急促的叩門聲已把他從睡夢裡拽回來。

「程先生!程先生!快起來!」

他聽出是虞三虎的聲音,虞三虎能夠擔任護院之首,乃是因為他的沉穩,往日極少見他如此慌張。程淵連忙趿鞋開了門,虞三虎叩門的手愕在半空,但是轉眼他便闖了進來,說道:「你看看這個!」

他把手上之物遞到程淵面前。

程淵將燈撥亮了點,再一看,一雙眉便不由皺起來:「這耳鐺,瞧著像是咱們三姑娘的,怎麼回事?」

「正是咱們姑娘的!」虞三虎急急地道:「方才外頭來了兩個人,長得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他們拿著這個來說是咱們姑娘讓他們來找您要捐庵的香火錢的。趕著這個時候來,是怕趕不及明日早間的法事!」

「找我要香火錢?」程淵愣了。二房的財產全都在謝琬一個人手裡拿著,莫說這會兒找謝琅都拿不著,更莫說找他了。按計劃,明日一清早做了法事謝府的女眷們便要啟程回府,而這筆香火錢也的確是趕在法事上交上好些。可是,就算是這樣,他們也應該去謝府找玉雪拿錢不是嗎?

他頓時懷疑謝琬有可能已被他們綁架。可是如果已經綁架,那就該直接上門討錢不是嗎?而且也不會還派兩個人親自登門,這樣不是露了門子,等著人去抓他們嗎?可見這耳鐺應該不會是他們強行從謝琬耳上取下來的。

可是謝琬偏偏讓他們來找他——

是了!她一定是遇到了什麼危險,所以才會借他們來給他遞消息!

想到這裡,程淵不由得於這暑熱天里打了個激靈,他指著虞三虎:「他們人在哪裡?」

「就在前頭!」虞三虎指著門外。

「你先把他們穩住,然後速去叫錢護衛到二少爺房裡會合!」程淵指節叩著桌面:「三姑娘很有可能遇險了!」

虞三虎聽聞,立時出門去。

程淵到了謝琅房裡,謝琅立時被這噩耗驚醒,而錢壯很快趕到,進門便道:「姑娘出什麼事了?」

程淵當即把心中猜測一說,然後道:「眼下不管怎麼樣,咱們別打草驚蛇,少爺這裡先拿一千兩銀子給來人,錢壯你則暗中尾隨著他們,看他們去到哪裡,如果三姑娘真有危險,你必要將她毫髮無傷地帶回來!」

錢壯拱手道:「小的不把姑娘毫髮無傷帶回來,自當以死謝罪!」

扶桑閣里,邢珠和顧杏已經被帶回來了,兩人身上綁著繩索,嘴裡塞著布頭,目露驚憂打量著謝琬。

謝琬仍坐在禪床上,見狀嘆氣道:「我沒事。你們稍安勿躁。」

二人見她頭髮衣衫俱都如先前那般乾淨整齊,這才又放下心來,轉為死瞪著一旁的刀疤臉及麻子、二狗二人。

謝琬慢慢地倒著炕桌上的茶喝著。對面前尚未完全受控的形勢似乎並不擔心,在刀疤臉三人的注視下,她自顧自地倒茶吃茶,也看不出半絲的不自在。

刀疤臉他們幾個卻有些沉不住氣起來,這樣鎮定的謝琬著實讓他們感到不安,可是他們又的確不敢再對她造次,姦汙她是小事,可是若鬧到出人命的地步——死的是別的無來歷的人也無妨,若偏偏是謝府的姑娘,那他們的確會吃不了兜著走。

他們頻繁地望著窗外院子,希翼著老二老三下一秒就出現在視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