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119反制(單調的寶兒*仙葩+3

119反制(單調的寶兒*仙葩+3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22 07:50  字數:3365

去到謝葳的院子需要經過王氏的院子,此刻王氏那邊十分安靜,黑燈瞎火的,顯然早已睡沉。

顧杏與謝琬並肩走著,到了院門口,顧杏把門一推,一個人忽然從暗影里走到門前,矮身道:「三姑娘么?我們大姑娘讓奴婢來接您過去咱們那邊。」

眼下這會兒,這丫鬟陡然見到謝琬站在門口,她居然並沒有什麼意外的神情,謝琬頓時起了疑心,凝神看著她道:「你是誰?」顧杏同時已經閃身上前,將她護在身後。

丫鬟從暗影里抬起頭來,還沒等謝琬看清面容,一隻手已經悄然從後方捂住了她的口鼻,並挾制著她往院里退去!

這突然而來的她本能地呼喊掙扎,喉嚨里卻只能發出低淺的嗯啊的聲音。顧杏幾乎是在她被劫的同一時刻聽到動靜轉過聲來,可是才準備出手,身後兩把刀已趁她無暇自顧之時擱上了她的頸間!

「姑娘!」

顧杏驚懼地望著已經被扣在蒙面漢子臉前的謝琬,不顧一切要衝上來。頸間兩把刀似乎並不是嚇唬人的,她一動,脖子上便已經多出兩條血口子。謝琬急忙搖頭示意她不要亂來,可是顧杏哪裡肯聽?不顧一切往前撲。然而剛往前走到菩提樹下,一張漁網從天而降,堪堪將她捉了個嚴實!

「姑娘!」

樹上跳下兩個人,獰笑走上前,拿布條將顧杏的嘴綁住。然後收緊漁網,將她吊起來扛在肩上。

顧杏雖然功夫不錯,可惜眼下赤手空拳,面對緊實的漁網,竟然無可奈何。

劫持謝琬的蒙面人見得已然得手,隨即拖著她回到房裡,一手擦著火石點了燈,這才將她一把推倒在地上。

王氏住的院子與扶桑院不過一牆之隔,顧杏方才在院子里那樣呼喊。即使整個廟庵都熟睡了,也不至於連她們院里都風聞不到一點動靜,可她們居然一點動靜也沒有傳來。

謝琬半坐在地上,並不急著起身。而是揉著被捂得發麻的臉頰打量著面前的蒙面人。

這人只看得見一雙陰鷙的眼,而且身形高大,要想從他手下逃脫走,顯然並不可能。何況剛才那四個人看起來與他是一夥的,以他們的身手,能夠那麼自如地把顧杏拿下,可見他們早就做好了準備,貿然行動,更是沒有勝算。

謝琬看著他,並不說話。

蒙面人見著她這麼不叫不嚷的樣子。卻是奇怪起來:「你倒是鎮定。怎麼也不想著叫喚叫喚讓人來救你?據我所知,山下可駐紮著你們謝府許多護院。」

謝琬看著他手上的大刀,「我要是叫喚有用,你也不會到現在還拿著刀了。」

蒙面人看了眼手上的刀,再看向她時。眼裡就不由多了一絲驚奇。但是這又如何?她就是再聰明,今夜也不可能從他掌下逃走的。

原先光聽人說這謝三姑娘如何漂亮也並不覺得,如今眼目下看來,穿的不過是件極普通的袍子,頭上也不過插了根綰髮的簪子,臉上脂粉未施,但看起來就是有著說不出的乾淨舒服。他也算閱女無數。像這麼樣嬌嫩乾淨的小女人,還真沒開過葷。

他把刀撇到地上,飛快趨身過去。面前柔弱不堪的謝琬看起來毫無抵抗之力,他眼眸里露出著熾烈的邪光,矮身蹲到她面前,一隻手將她推倒在地。雙膝跪在她兩腿之間,而另一隻手則迅速去解自己的褲頭。

只是等他兩手才握住腰帶,一隻赤金釵子已經趁著這機會堪堪抵在了他喉間!

謝琬坐起來,單手撐著地,揚唇道:「原來你是為劫色。」

蒙面漢子當場怔住。盯著面前的赤金釵一動也不敢動。

謝琬一把扯下他臉上的面巾,漢子左臉上的刀疤露出來。

她眼裡浮出一絲噁心,將汗巾丟到地上,站起來。

刀疤臉見得釵子離了脖頸,微愕了半刻,立時撲上來意欲將她摁倒,而謝琬似是料到了他會伺機而動,腳步一閃已讓他撲了個空。

她站在屋中間,反手將金釵抵在自己喉嚨上:「我今夜已是無路可逃了是么?」

刀疤臉眼泛綠光盯著她。

她唇角微揚,說道:「那麼,眼下你總該知道,我是寧願死也不會讓你得逞。」

刀疤臉冷冷盯著她手上的金釵,以及她纖細的手腕。

「我知道,你們之所以能夠得手,是因為有內應這裡。不要說你們外頭還有四個人,就憑你一個人,我也沒辦法逃脫過去。說不定,手上這支金釵根本沒扎進我的脖子里,就被你搶走。可是,一個人決意要死,總有許多法子,沒有這支釵子,我還可以咬舌。」

謝琬靜靜地看著他,臉上沒有一絲該有的懼意,充斥在她臉上的,是冷冽以及傲然。

刀疤臉揚了揚眉,不置可否。

謝琬笑了下,又道:「當然,對於我這樣的弱女子來說,在你面前會連咬舌自盡都很困難。我除了乖乖接受你們侮辱,再沒有別的辦法。可是,就算我被你們侮辱了,我也一樣會自殺。你想想,被你們輪流侮辱過的謝家姑娘死在掩月庵,會引起什麼後果?」

刀疤臉眉頭一動,臉上肌肉緊了緊。

謝琬把釵子放下,說道:「首先,我哥哥絕不會輕易罷休,事情會鬧大。這樣的醜事傳出去後,我們素重家聲的老太爺絕對會交給官府。就是他不報官府,我身在州衙的舅舅也會報。更有,我三叔是朝廷命官,更是皇次孫跟前的筵講,在皇上跟前也時常行走。

「謝侍講的家裡居然出了這種事,首先官府不敢不究。再者不管是不是有人策劃,為了安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