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110規矩

110規矩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19 15:43  字數:3385

謝琬存著疑慮,但這種事卻也無從查探起。而任夫人翌日早上吃過飯便就打道回府了,臨去時在人前待謝琅謝琬也與其他哥兒姐兒沒什麼兩樣,似乎昨兒夜裡那番話真的只是順嘴說出來的,謝琬知道謝琅不會擅自替她作主,自然也就揭了過去。

王氏和謝宏自然是不會樂見她嫁進任府的,他們因著有言在先,也不可能明著插手。謝啟功雖然有可能被策動,但是在條約面前,他也沒有最終拍板的權力。所以當如今謝琅也不贊成的時候,任夫人就算是來提親,也會鎩羽而歸。

謝樺的婚禮進行了三日。這三日里黃氏除了正宴時露了露面,其餘時間便呆在棲風院「養病」。這三日里棲風院便成了最清靜的地方,除了任夫人在時在院里留宿過一夜,本就不多的來客聽說謝葳回了府,更是知趣的不曾上門打擾,免得人家大姑娘不自在。

黃氏送走了任夫人,心事也寫到了臉上。

謝葳問:「母親為何心事重重?」

黃氏歪在美人榻上,蹙眉沉吟道:「我在想,任家究竟在打什麼主意。」說著,她便把任夫人邀了她去頤風院串門的事說了出來。「我聽任夫人的意思,總像是要向琬姐兒提親的樣子,難道他們放棄了棋姐兒,反挑中了琬姐兒?」

任雋之所以會上清河來讀縣學,大家都知道是王氏背後說動了任夫人的緣故。如此看來,任夫人應該是屬意過謝棋的,要不然她怎麼會讓任雋過來呢?而如今謝棋做下這種事,劣根性一覽無遺,又間接得罪了她們三房,她自然是不可能再接受謝棋。

但是,這就能夠成為她挑中謝琬的理由么?

黃氏並不知道任夫人同意任雋到謝府來寄讀的真相,所以即使生性聰慧,也猜不中任夫人心理。

謝葳放下手上的針線。看了眼母親,「三丫頭平日里看著不言不語,骨子裡可不是那麼好拿捏的,而且。她對任雋似乎並沒有什麼別的心思。她會不會同意這門親事暫且不說,任雋性子綿軟,任夫人平日里生怕磕著碰著他,會捨得讓他娶她?」

黃氏道:「所以說,我也在納悶。」她盯著對面牆壁上的仕女圖,若有所思。

在她看來,任夫人就算為怕得罪了謝榮而捨棄謝棋,也應該是向謝葳來求親才是。

謝葳雖與魏暹傳出這樣的事情,可是並未成為事實,而且。也只在關係較近的一些人家以及本地大戶後宅裡頭流傳,礙於魏彬和謝榮的身份,並不會有人敢拿這事大肆渲染。

而魏暹是參知政事府的公子,就算曾鬧過婚事風波,身份比起他們任家高了也不止幾個頭。謝葳嫁給他們任雋,哪裡就埋汰他了?如今那任夫人倒寧願去挑個喪婦之女出身的謝琬,黃氏心裡,端底是有些不服氣的。

就算是不願當真娶謝葳,只在口頭上帶幾分這個意思,也讓人心裡舒坦些不是嗎

謝葳低頭繼續做針線,說道:「齊家當初與老爺太太為著這個事。可是請了何承蘇何老爺來做過中間人的,任夫人想娶三丫頭為媳,肯定得費不少功夫。不管怎麼樣,這件事我們最好不要插手,免得沾惹了一身腥,又給父親添麻煩。」

黃氏把目光收回來。說道:「此後自是不能了。可惜前日夜裡我不明所以,被她逛到了頤風院去,早知道她有這心思,我就找個借口推託了。」

說完,她把身子支起來一點。看著謝葳,又幽幽道:「這個任夫人看著笑眯眯的,私下也不是好相與的,早幾年前的時候我原還想過把你配他們雋哥兒,想著他們家世不錯,也不算委屈你,還好後來因為你父親進了翰林院,我又把這念頭打消了。」

她知道女兒一心想為謝榮出力的心思,有時候她這樣的意念強大到連她也覺得吃驚的地步,所以當日他們在烏頭莊裡,謝葳替任雋隱瞞入內宅的事情,又在任夫人來找玉時,當著所有人力證任雋曾去尋找過謝棋討玉,她便看出來,謝葳心裡也曾經考慮過任雋的。

她怕她心裡不自在,故而也點醒點醒她。

謝葳紅著臉,低頭往帕子上綉了幾針,說道:「他任雋行事優柔寡斷,也不怨三丫頭看不上他。連三丫頭都看不上的人,幾時就輪到我去嫁了?」

黃氏看著她,漸漸就笑了。

謝樺婚事帶來的喜氣一直持續到二月初才漸漸消退。

隨著謝樺成親,謝啟功和王氏正式榮升為老太爺和老太太,謝樺也成了府里的大爺,新上任的大奶奶張氏在娘家時就持著家理著事,因而有著一張犀利的嘴,以及風風火火的性子,進門沒幾日便把謝啟功和王氏哄得笑不攏嘴。

據說謝啟功讓王氏賞給大奶奶的見面禮是一副赤金項圈,一對赤金龍鳳鐲。

張氏在上房晨昏定省了十來日,謝啟功幾次遇見她都這麼兢兢業業,便交代她清河縣內沒有這樣的繁文縟節,不必多禮。

張氏道:「老太爺寬厚,孫媳卻不能輕狂。雖說咱們縣內沒有這樣的規矩,可如今三叔是堂堂正正的翰林侍講,我們家也是正經的官戶了,這禮數自然是不能疏忽的。」

一席話說得謝啟功如同被春風吹過般妥帖,不但加賞了她一副鋶金頭面,還當場發了話下來,凡府里上下,從翌日起來,均得按時到上房請安。

張氏得了頭面自是歡喜不已,但因此引起府里許多人私下不滿卻是她沒想到的。

「這張家不過是個開油作坊的,論家業統共也還沒有咱們二房大,這大奶奶以為在娘家當了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