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107撒潑(8.18和氏壁加更2

107撒潑(8.18和氏壁加更2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18 23:49  字數:3477

任夫人嘆道:「拋卻其它,只論她的人品,倒是端正,說起來相貌也是一等一的好,只可惜心腸太狠了,你弟弟那麼樣溫柔的一個人,她楞是狠得下心把他三番五次地戳傷。你說這種女子,怎麼能娶得?再說了,她幼年失怙,還是個喪婦之女,始終有些配不上雋兒。」

任如畫聽畢想了想,卻說道:「只要人品端正,喪婦之女什麼的,倒也沒什麼。不過母親擔憂的這點也是有道理。女子心腸太狠,將來後宅必然不寧。咱們也不是非得娶他們謝家的女兒不可,天底下這麼多溫柔賢淑的閨秀,從中挑個便是。」

任夫人慈愛地拍著她的手道:「正是這麼說!我前日請了媒婆來,手頭正有幾個人選,你幫著看看。」

任雋從外頭回來,原本又要徑直回房去,隔著小花園看見母親和大姐正拿著本什麼冊子,坐在窗內邊看邊說笑,便就想起任如畫歸寧這幾日,他都不曾好好與她說過一回話,想起幼時她對自己的關愛,便就打起精神問廊下杵著的丫鬟:「母親和大姐在說什麼?」

丫鬟抿嘴笑道:「恭喜三少爺,太太和大姑奶奶正在給三少爺挑少奶奶呢!」

「少奶奶?」他皺起眉來,「什麼少奶奶?」

丫鬟道:「太太前幾日請了媒婆進門,要替三少爺在南源縣城裡挑個閨秀說親。」

任雋臉色一白,他竟不知道母親不聲不響地在給他說親,而且說的不是清河不是謝府不是謝琬,而是南源縣裡的哪個什麼鬼閨秀?!

他臉色由白轉青,由青又轉紅,大步衝進任夫人所在房間,一把奪過她們手上的冊子撕爛扔在地上,一面踩踏著一面歇斯底里地道:「我不要你們給我們說什麼親!我不要娶什麼勞什子南源的閨秀!你們就是給我說了,我也會跑到他們家去退親!」

任夫人和任如畫立時驚懵了。

她們幾曾見過這樣的任雋?眼前的他急得眼珠子都紅了。手舞足蹈地,身子往前傾著,活似要跟她們拚命,而她們不過是想給他挑個門當戶對的少奶奶!

任如畫當先回過神來。連忙走上前捉住他胳膊,安撫道:「雋兒別惱,母親這裡也才和我商量著呢。就是咱們挑上了誰,自然也要問過你的意見才是。」

任雋道咬牙揮舞著手臂道:「除了謝家三妹妹,我誰也不要!」

任夫人和女兒又懵了。怎麼偏偏哪壺不開提哪壺呢?這麼樣專挑一棵樹上弔死,是要氣死她么?

「不準!除了謝家姑娘,誰都可以!」

任夫人脾氣上來,也斬釘截鐵表明了態度。

任雋看著母親,咬牙發狠道:「那我就去清泉寺剃髮為僧!永世都不再娶!」

任夫人騰地站起來,瞪圓了雙眼指著他:「你!你這個不孝子!」說完血氣上涌。兩眼一黑,已經在任如畫和丫鬟們的驚呼聲中倒在了地上。

謝琬跟齊如綉在房裡一邊做著針錢,一邊聊天。

今天又下起了大雪,沒有出門,屋裡燒著大薰爐子。十分暖和。

齊如綉說道:「我聽說你們家大少爺這個月要成親,那謝棋會不會回來?」

謝琬挑著線道:「我覺得不會,王氏是不會讓她在這個時候跳出來丟人現眼的。」

謝葳的事情私底下傳開後,身為始作俑者的謝棋做下的那點事自然也流傳開了,謝樺成親好歹也是謝府的事,來的人都是有體面的,謝棋在這個時候露面。只有壞處沒有好處。她若能在掩月庵老老實呆上兩年,等這事的影響隨時間淡化了再出來,會對她有利得多。

齊如綉道:「這丫頭,將來也不知道嫁給什麼樣的人家!」言語里充滿了鄙夷。

謝琬抬頭一笑,又低頭去繡花。

齊如綉又道:「那至少謝葳是會回來的了。」說完又嘆了口氣:「她那樣的人,想不到也會做出這種驚世駭俗之事。若不是你說。我還真不敢相信。」

自從上回府里因謝榮進入翰林院而請過兩日大戲,齊如綉便與謝葳建下了手帕交。因而聽說她與魏暹的事,除了驚訝,更多的卻是惋惜。

謝琬淡淡道:「她也是被自己害了。」

謝葳對自己的父親有種近乎痴狂的迷戀,誠然。謝榮是出色的,值得天下任何所有女人仰慕,哪怕是自己的女兒,可是像謝葳這樣的感情,顯然還是有些過火。

她知道世上有種人,可以為她所認為值得的人做出一切讓人瞠目結舌的事,但是她沒有經歷過,也沒有遇到過可以讓她為之痴狂的人,所以她無法理解。她也愛自己的父親,但是沒辦法做到這樣極端。

齊如綉想了想,說道:「回頭你幫我帶兩方帕子過去,我親手繡的。」

謝琬笑了笑,點頭道:「好。」

她不會阻止齊如綉與謝葳來往,她沒有能力阻止,也沒有立場。與謝榮和王氏的恩怨是她自己的事,只要謝葳沒有傷害到齊家,她都不會理會。

任夫人吃了大夫開的葯,總算是氣歸丹田。

見了丈夫和任如畫俱在跟前,便一骨碌坐起來道:「那逆子呢?」

任如畫忙勸慰道:「母親不要動氣,雋哥兒知道錯了,父親讓他在廊下跪著呢。」

任夫人聽完一愣,看了眼窗外飄飄洒洒的大雪,語氣又軟下去:「天寒地凍地,讓他跪在那裡做什麼?回頭著了涼,又要鬧得不得安生了。」

任如畫聽得這麼說,連忙出去把任雋叫了進來。任老爺瞪了他一眼,沉著臉在旁坐下。

任雋撲到床前跪下,抓住任夫人的袖子哭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