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106痴心(和氏壁加更)

106痴心(和氏壁加更)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18 20:48  字數:3371

齊如綉拿著錢得意的沖著哥哥道:「誰讓你平日里大手大腳的,如今母親可不會再相信你了。母親還說,等過些日子要給你相門厲害些的媳婦兒,好好治治你這亂花錢的毛病!」

謝琬撫掌大笑。

齊如錚敲了妹妹兩顆爆栗,也笑起來。

出門的時候,謝琅和齊如錚一車,謝琬與齊如綉同車,隨從們趕車或坐車頭,丫鬟們另坐一車。

謝琬問齊如綉:「表哥把錢都花到哪上頭了?」她怎麼不記得前世齊如錚有亂花錢的毛病,莫非是因為這世齊家不必養著他們兄妹,齊如錚手頭寬鬆,便控制不住了?

齊如綉道:「他呀,去年不知怎麼地,就迷上了木雕,隔三差五往城裡的金田軒跑,一去就要搬兩塊木頭回來,如今他房裡滿屋子都是木頭味兒,你是沒進去,進去了也得被薰出來。咱們要去的這禾幽館,也是他跟他那群狐朋狗友聚會時發現的。」

謝琬微微一笑,沒有再問下去。如果只是木雕,那倒不算什麼。以她如今的財力,並非負擔不起。

去年綢緞鋪子里的盈利又在節節上升,而年底她又趁熱打鐵,以高價在記憶中米鋪生意最旺的石頭坊盤下了兩間緊挨著的鋪子,打通後經營起了米糧。當時羅升他們也曾擔憂來著,但是開業一個月來便盈利了五百兩銀子的事實證明,她的決策是正確的。

前世石頭坊之所以逐漸成為京師米糧販賣重地,也是因為去年初朝廷下的那道旨意,她當初本來也想過在那裡盤鋪子來著,可是終歸那時拿不出那麼多錢而選擇了相對成本較低的前門胡同。如今胡同每個月的盈利也在兩百兩銀子以上,所以,生意上來說,真的還算是前途光明。

只要再準備得幾年,等謝琅參加完會試殿試之後有了功名,她就可以開始向謝榮正面出擊了。

沉吟之間車馬已經到達了目的地,邢珠和顧杏扶著她下來,面前一座掩映在高大梧桐樹下的館閣呈現在眼前,白牆灰瓦之間紅梅映雪,像是副現成的水墨畫,果然是個好去處。

任雋駕馬立在街對面的小巷口,痴痴地盯著從車上下來的那人,彷彿連魂魄都跟隨了過去。

他也不知道怎麼會來到這裡。他只知道,從謝府回來的這幾個月,他沒有一天不想念她,沒有一天不後悔在謝府的翠怡軒里,他在魏暹面前的輕率。

魏暹回京了,他知道。謝葳最終沒能如願嫁給魏暹,他也知道。在得知消息的那一刻,他也有些失落,如果魏暹跟謝葳的婚事成了,那起碼,魏暹就不能再跟謝琬有所牽扯。那樣的話,他是不是又挽回了一絲絲得到她的可能性?

可是結果不是這樣。魏暹雖然走了,他跟她之間卻還有無限可能。他這樣回了任府,跟她之間似乎就再也沒有絲毫瓜葛了。

他只要一想到這層,他的心就在滴血。

他漸漸相信這是命。其實他挺後悔當時負氣搬回來的,早知道魏暹很快就走,他留下來多好!偏偏他那樣沉不住氣,以為這樣她便會愧疚,會出聲挽留,她不但沒有挽留,那日替魏暹出面指證謝棋的時候,她更是看都沒曾看他一眼。

又是新年了。他知道,每年的初三,她都會上齊家來拜年,並且,齊家兄妹會陪她和謝琅在城裡四處遊玩。從前天開始,每天大清早他就穿戴整齊到各條街上轉悠,他期盼與她相遇,哪怕她對他依然冷淡,可是,讓她知道自己依然還在痴等著她,這樣不是很好嗎?

他果然就在這裡與她相遇了,可惜的是,他看見她了,她卻沒有看見她。

相隔著兩三丈的距離,她在看著那宅子,而他在後頭看她。

他沒有勇氣上前招呼,只好獃呆地站在這裡。

小廝道:「爺,回去吧,今兒大姑奶奶和大姑爺會回府來呢。」

他咬了咬唇,依然緊盯著那門口。她已經進去了,甚至連馬車都已經被人拉進了側門。可他卻覺得,只要他一直盯下去,她就一定會從門裡走出來似的。

「爺,時候不早了,要是大姑爺他們到了咱們還沒回去,會失禮的。」

小廝又催起來。

大姑爺曾密在府里地位高於一切,要在他們到來之前趕回去,這是母親叮囑過許多次的。

他再度咬了咬唇,掉轉馬頭,回頭又看了那門口一眼,方才默默地遠去。

顧杏從館內鏤花窗下收回目光,略一頓,小跑衝進謝琬所在的茶室,說道:「姑娘,方才有個油頭粉面的小倌兒似的人在外頭瞧了你半日,也不知道做什麼的,要不要杏兒去抓過來問話?」

謝琬還沒答話,邢珠已豎眉起身:「在哪裡!怎麼不把他拖到後巷裡打斷了腿腳再說?!」

一屋人目瞪口呆。

玉雪連忙說道:「我們姑娘出門,哪次沒有人盯著看?只怕是路過的,且不要理會他。」

顧杏深以為然地點頭,玉雪抓了把杏仁給她,她又歡快地出去了。

邢珠遲疑了一下,才在原處坐下。

任雋回到府里,曾密夫婦還沒有到家。

他默然將斗蓬遞給小廝,便直接回了房。

任夫人聽說兒子回來了,居然也沒有到上房來應個卯,又聽說他一臉的心事重重,不由得有些擔心,連忙攜於嬤嬤到了任雋院子里來。

任雋和衣仰躺在床上,望著帳頂發獃。

任夫人走進來,在床沿坐下,抬手覆上他腦門。他不耐煩的頭一偏,將她的手撇開去,任夫人一頓,柔聲道:「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他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