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103內心

103內心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18 07:46  字數:3610

翌日用罷早飯,陳士楓去請來了謝榮。

謝榮一進門便溫文爾雅地沖魏彬行禮,又問他道:「昨夜月黑露冷,大人歇的可好?」

魏彬也不動聲色道:「月黑露冷,正是好睡之時。承蒙微平關照,在貴府叨擾這幾日,十分愉快。」

他就不信謝榮會不知道他昨夜去了頤風院的事,但是人家不提,他自然也不會提。

兩廂分賓主落坐,魏彬道:「老夫明日就得回京了,今日請你來,是為著兩家兒女之事。」

謝榮目光微閃,溫聲道:「悉聽大人示下。」

「素聞令嬡賢淑大方,才貌雙全,我亦有意與你結下這秦晉之好。只是暹兒少不經事,又且頑劣不堪,至今渾然懵懂,實非令嬡之良配。結親之事,便且作罷。來日微平官運亨通,帶契妻女,令嬡自然能尋得更好的歸宿。」

魏彬說這番話,面上仍然如平日般和煦,但是話語里卻有面對下屬時的肅然與威嚴。

謝榮兩手扶膝穩坐圈椅之上,雙眼望著地下,並不是悵然若失的神情,而是一臉的若有所思。在魏彬的官威面前,他竟然也並無忐忑不安之態。而他的不語,也讓陳士楓往魏彬處看了眼。

魏彬不為所動,依然坐姿端凝。

片刻,謝榮微微嘆了口氣,抬起頭來,說道:「下官仰慕大人風采已久,兩家擁有如此緣份,卻不能在此基礎上更進一步,實令下官感到遺憾。不過,既然大人主意已定,下官也只有遵從。下官敢問大人,小女日後,應該如何自處?」

魏彬緩緩看著他:「你進翰林院也快兩年了,年前翰林院有個侍講的缺,明年五月吏部有個員外郎的缺。你要哪一個?」

謝榮一怔,面上的平靜終於僵成了一面鏡子。

「你不必吃驚,這是我承諾給你的,自然會做到。」魏彬看著他。面上看不出一絲喜怒,「這兩個位置隨便一個,都足夠你爬上五六年的了。你從中做個選擇,從此以後魏暹與令嬡之間再無瓜葛。京中有人為此擠破了頭,若不是此番出了廢太孫一事,太子近日無暇理會,也輪不到你。」

這兩個位置隨便給謝榮其中任何一個,他都要得罪不少人,其中還包括不少皇戚貴族。就算是當初決定與謝榮結親,他也不見得會把這個機會給予他。如今眼目下,要想快刀斬亂麻,壓得謝府鬆口放過魏暹,只能夠拿這個來堵住謝府所有人的嘴了。

昨夜他去到頤風院會謝琬,原也是期望她能給予他除此之外的別的辦法。可是顯然,她也認為沒有比滿足謝榮的欲壑更有用的了。

然而謝榮聽聞之後,臉色卻逐漸發青,他盯著地下,喉頭不住滾動,臉上沒有任何歡喜的意味。彷彿他得到的不是什麼升遷的良機,而是一把逼得他無處可退的刀子。

陳士楓再次看向魏彬。目光里有著微愕。

屋裡一時陷入了沉寂,只有窗外秋風拂過竹葉的娑娑聲傳來。

魏彬微微蹙了眉。陳士楓上前道:「謝大人,對於我們大人提供的差缺,大人還請速作選擇。」

謝榮又怔坐了片刻,才抬起頭來,看著魏彬。忽然笑了笑:「既然大人抬舉,那我就,選侍講吧!」

說著,他徐徐地起了身,殘留在唇邊的笑容。看起來竟透著幾分蕭瑟。

不論如何,只要他選了,就是好事。彬和陳士楓暗地裡俱都鬆了口氣。魏彬站起身來:「既如此,明日一早魏暹便與本官同赴京中。至於剩下的事,就勞煩微平了。本官父子在府上叨擾數日的花銷,明日之前也會補回給貴府。」

謝榮笑著,默然無語。

事情竟然比想像中順利得多,魏彬瞬間毫無壓力。謝榮出門之後即讓人收拾行李,並安排人前去打前站。而魏暹從天賜口中得知了消息,也禁不住一蹦三尺高,抓起斗蓬便風風火火去到頤風院遞送捷送,並表達即將離去的憂傷。

謝榮回到棲風院,天色已經近午了。黃氏正在領著丫鬟整理衣櫥,見他臉色深青的模樣,不由嚇得連忙迎上來扶住:「你怎麼了?」

謝榮扶著桌沿,揮揮手,坐下來。

黃氏從來沒見過丈夫這樣的神色,不知道出了什麼在事,心裡慌得不行,連忙回身讓人都出去,然後沏了杯茶遞給他。

「魏大人請你過去,是為什麼?」她直覺是為著謝葳的事,可是她卻想不到魏彬會說出什麼來,讓丈夫這樣大受打擊。就算是魏家不同意與謝葳結親,他也早說過會替她討回公道,他是個思慮多麼周密的人,也從來沒有出過差錯,她實在想像不到是為何事。

「他要升我的官。」

他握著茶杯,兩眼空洞地望著前方。

「陞官?」黃氏怔了怔,想了下道:「什麼官?」

「翰林院侍講。」

「侍講?」

黃氏站起來,似乎也有些承受不住這樣的衝擊。謝榮如今的官品是七品,侍講也不過是六品,但是侍講卻可以前去御前筵講,時常被皇上召見,許多重臣都是從這一步邁出去的,這樣的殊榮,豈是尋常六品官可以比擬的!

沒想到謝榮進了翰林院才不過兩年,就有著這樣不可多得的機會!

「這是好事啊!你為什麼如此模樣?」她越發不解了,壓下心中的喜悅問道。

謝榮看著前方牆壁,「他升我的官,是為了拒絕跟葳姐兒的婚事。」

黃氏愕住。

拿這樣的大好機會作為拒絕婚事的條件,怎麼說都夠了。就是兩家結親,魏彬為著避嫌,也未必會馬上把這樣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