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100權衡

100權衡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17 13:51  字數:3404

由此看來,這謝葳之所以算計魏暹,分明就不是意外,而是家學淵源,謝家祖上以姿色博得了陳皮匠獨女的好感,將他招贅進了陳家,而過後陳家人相繼亡故,他卻連三代都忍不得,當場就將兒女改名換姓弄回了謝家。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謝榮父女的對魏府的算計肯定不會是這一樁,如果說他哪天歸了西,謝葳也稟承著謝家傳統對魏暹這樣怎麼辦?十四歲的魏暹眼下還像個孩子般純真,根本就不是謝葳的對手,哪裡禁得住再加個謝榮?

就算他們不把魏暹弄死,就是把他壓製得動彈不得,那對魏暹來說也是絕對不利的境況!而魏暹那個時候,還能向他的哥哥們求助嗎?

這一刻魏彬對謝府的不齒,已然到達了極點。

他看著地下站著的程淵,想起他背後的謝琬也是謝家的人,心思一轉,目光頓時充滿了探究:「你們姑娘的好意我心領了,只不過,我很奇怪你們姑娘為什麼要這麼做?她也是謝家的子嗣,不是嗎?」

既然是謝家的後人,就該維護謝府的家聲才是,哪裡有這樣幫著外人揭自家祖宗的丑的?這行為,簡直不像是個同宗之人,反像個仇人。而假若身具野子狼心是謝家人的共性,那麼謝琬應該也遺傳到了才是。

總而言之,他對於謝琬會這麼不遺餘力的幫助魏暹,感到十分不解。

程淵緩緩直了身子,說道:「大人若是知道謝家這一代的家史,只怕就不會有疑問了。」

他頓了頓,說道:「事實上,遺傳這種東西,很微妙。同樣一種個性,有時候放在甲身上,是優點,放在乙身上。卻成了缺點。謝家人確實都不簡單,可是放眼天下,稍微有點頭腦的,誰又是簡單無欲的呢?只不過是人各有志。追求的東西不同罷了。

「謝家人是如此,謝夫人也是如此。

「詳細的在下不便多說,只請大人細想想,為什麼身為填房的謝夫人在府里能呼風喚雨,能夠迫使得原配嫡出的二房遠居鄉野?反而身為再嫁入府的夫人的長子,能夠在府里享受著與謝家子弟同樣的待遇?

「為什麼原配嫡出的二房,失怙之後回自己的祖屋來住,卻不得不跟謝府簽下那樣的三道協議以圖自保?大人從公子口中得知了事情經過,又可曾想過,為什麼府里的二姑娘。要如此處心積慮地設下圈套邀請三姑娘去後園喝茶,又故意讓人把話誤傳到公子耳里?

「我們姑娘雖然承受過許多苦難,但是卻並沒有令得她背叛祖宗。她的確為祖上所為而深感羞憤,可是她也沒曾忘記,應該以什麼樣的方式來洗刷這個污點。道不同不相為謀。謝府終有一日會由三爺當家,二房也終有一日會搬出府去另立門戶,所以,我們姑娘實則也是在表明二房一直以來不願同流合污的立場。」

程淵這一長串為什麼說出來,魏彬臉上也漸漸現出了震驚。

他是真不知道居於小小縣城之中的謝府里,竟然還有這樣不為人知的內幕!他對人家內宅的恩怨並不關心,誰家後院里還沒有幾件噁心事?可是如果程淵所說的這些都是在指證謝夫人母子排擠二房。那謝三姑娘為什麼會這樣做,也就說的通了。

至少謝琬不待見填房所出的三房升官發財,並且攀附上權貴,這是可以理解的。雖然對這樣的行徑他依然感到不以為然,但一個女流之輩,又能指望她有什麼大的胸襟?他可不會把程淵對謝琬的那番吹捧當真。

但是。有了這層之後,他對程淵的口氣倒是和緩了兩分。

「聽你這麼說,這謝榮的家風傳承確實有問題。不過,這似乎還並不能完全作為我拒絕他的理由。」他兩眼盯著程淵:「而且,你家姑娘的動機並不單純。雖然她的心情可以理解,可她身為謝家人,卻又為著幾樁私怨做下這種背叛祖宗之事,終歸也屬心術不正。」

他可不會相信什麼她是出於正義之類的鬼話!

程淵呵然一笑,說道:「大人莫非以為,我家姑娘竟是為報私怨才差在下來說的這番話?」

魏彬挑眉:「莫非不是?」

「自然不是!」程淵正色道:「大人請想想,謝三爺驚才絕艷,雖不說天下無人出其右,同輩之中至少也屬鳳毛麟角。這樣的人,大人看得出來他的價值,別的人自然也看得出他的價值,聖上更是看得出他的價值。

「縱是沒有今日這一樁,沒有遇見魏大人,難道我們三爺就再沒有升遷的機會不成?就算我們姑娘別有用心阻止了大人這回,又豈能阻止得了他下一回,下下回?我們姑娘並非懦弱無能之輩,但是也絕非輕狂魯莽之人。她做這種事,於她何益?」

魏彬面上一滯,看向陳士楓,陳士楓目露著驚色,無言地回看向他。

他沉吟片刻,遂道:「既然如此,那她又是為何這般相助於我父子?」

「在下方才說過了,我們姑娘一向不願與某些人同流合污。」程淵挺直腰說道:「另外,不瞞大人說,我們姑娘原先在別處曾與魏公子有過一面之緣,魏公子曾經有恩於我家姑娘。我家姑娘一直心存感恩,只想有個機會能夠報答。

「這次公子在府上背了這麼大一個黑鍋,姑娘心中一直感到十分不安,總覺得愧對公子和大人。如若公子與大姑娘兩廂情願倒罷了,我們姑娘自然會樂見其成,可關鍵是公子對此十分抗拒,那麼這裡頭的究竟,就不能不讓大人知曉,然後再由大人定下決策了。

「大人如果執意要結這門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