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099謀士

099謀士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17 07:43  字數:3396

於是他自信滿滿地把誘餌拋出來,等著魏彬點頭。

這樣的交易,看起來多麼公平而可靠,他是提前升到編修的庶吉士,是時常被皇上召去給皇子皇孫們筵講的翰林,他年輕而有力,來日前途不可方量。讓魏彬拿眼下手上的權力去換取魏暹將來的前程,換成她是魏彬,也會動心。

「小三兒,你一定要救我!」

魏暹衝過來,隔著矮桌捉住她的手,可憐巴巴地看著她:「我知道你最厲害了,你可不能見死不救!」

「姑娘,程先生來了。」

玉雪見到謝琬正往回縮的手,連忙低下了頭去。

程淵走進來門,見到魏暹也在,連忙沖他施了一禮。

魏暹正襟危坐,臉上洋溢著和煦的笑容,瞬間從潑皮撒賴的小屁孩變回了丰神如玉的貴公子。

謝琬道:「你先回去吧,回頭我再讓吳興找你。」

魏暹見得程淵站著未動,才恍覺謝琬指的是他,雖然不肯回去,但還是不情不願地起了身。

謝琬指著下首讓程淵坐下,說道:「程先生怎麼看這件事?」

她沒有讓人去請程淵,但她肯定他是為此事而來。作為一個稱職的幕僚,不就是應該在主上有事的時候適時的出來排憂解難嗎?從這點上,也可看出來程淵如今對她的態度。

程淵說道:「謝三爺這一招直中要害,魏公子想要全身而退,只怕有些艱難。」

謝琬看著桌面,說道:「可是再艱難,也不能讓三叔如了願。」

程淵自打以西席身份留在府里之後,謝琬便跟他交了回底,是以就算話只說了半句,他也知道是什麼意思。他說道:「魏大人此番做的最錯誤的一個決定,就是親自來到謝府。如此雖然府里會忌憚於他,不敢對魏公子如何,可是這樣反而落入了窘境。

「如今從魏大人的態度來看,顯然連他也不能指望了,要想助公子脫困,就必須想個法子,既能堵住三爺的嘴,不讓他拿大姑娘閨譽說事兒,又使讓魏大人能夠心甘情願地放棄把公子以此託付給三爺的想法。」

謝琬沉吟著點頭,說道:「三叔的目標是得到魏彬相助,以此拓展仕途,這才是撮合這樁婚事的真正用意。可是他一慣心疼大姑娘,此番大姑娘為他作出這樣的犧牲,不管是為了名聲,還是為了女兒,他都絕不會輕易罷休。

「魏彬這邊要想他放棄這個想法,也是十分之難。眼下我所能利用到的,能夠匹敵三叔的人物,幾乎沒有。縱使天下才子無數,也少了天時地利。」

問題的癥結在哪裡她知道,可是因為局限於這巴掌大的地盤,這件事必然又不會拖過三五日,所以難度就大大提高了。

程淵想了想,說道:「在下以為,這兩件事其實仍然可以合并為一件事,咱們不妨『物盡其用』。」

說著他目光炯炯望著謝琬。

謝琬略一思索,目光也漸漸亮起來:「先生是說——」

程淵點點頭,微笑捋著須。

謝琬起身站起,盯著桌上那瓶秋菊看了半晌,忽然轉過身來,對他道:「那麼,就請先生去走一趟。」

與此同時,魏彬也在房裡踱步。

屋裡沒有外人,只有陳士楓在旁安靜地沏著功夫茶。

魏彬嘆了口氣,在茶案旁坐下來,「謝微平這個人頗具才華,雖然入仕不久,卻深諳官場之道,又有察言觀色之能,只要不出大錯,來日便是不能入閣拜相,也定能入主六部,執掌中樞。暹兒交給他,或許會有一番好前程。」

陳士楓遞了杯茶給他,說道:「那麼大人的意思,是決定與謝府聯姻了么?」

魏彬端茶在手,眉間凝起個川字:「我此番告假出京,時間有限,便是今日不作決定,明後日也必要拿個章程出來。」

陳士楓聞言點點頭:「宮中皇太孫被廢,又要牽出許多麻煩來,如今左丞右丞因與宗室各有姻親,俱在避嫌,大人的確應該早回中書省坐鎮才是。只是小公子態度那般堅決,在下擔心,便是大人作主准了這門親事,只怕將來他也會鬧出不少風波。」

聽到這裡,魏彬也不由有些心煩,拂袖站起來,說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老夫替他訂的婚事,他有什麼好抗拒?」

說完對窗站了片刻,卻是又道:「這逆子素日在家中與一幫表姐妹們廝混慣了,脾氣也慣得刁了!這謝家姑娘也確實心計深了些,暹兒只怕壓她不住,他若覺得委屈,頂多將來成了親,他要納妾什麼的,便由他罷!」

魏彬因為得妻族相助,故而十分敬重戚氏,一生並沒有納妾,並且形成一條不成文的規矩,即如無子嗣之憂,魏家子孫皆不能隨意納妾。因而,魏家一向深受京中有女兒的各府青睞,所娶的幾位兒媳,也個個都是真正的大家閨秀。

他想他作為父親,能夠為魏暹做的,也只有這樣了。

陳士楓看著矛盾中的他,欲言又止。

門外守侯的人忽然走進來,說道:「謝家二少爺謝琅面前的西席程先生求見。」

魏彬跟陳士楓對視了眼,皺眉道:「這謝琅,不就是暹兒口中那三姑娘的哥哥么?這兄妹二人幼年失怙,以至這謝三姑娘為了討好暹兒而不惜揭發自己的姐姐,這樣的人,不見也罷!」

說著拂袖走回炕沿坐下,吃起茶來。

陳士楓想了想,卻上前說道:「這三姑娘雖然行事乖張,但這謝琅,恍惚就是上回寫信給咱們,告知四公子下落的人。倘若這兄妹倆與謝府一個鼻孔出氣,自不會以謝琅的名義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