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098籌碼

098籌碼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16 19:34  字數:3462

不過魏彬能坐到如今的位置,自然什麼風浪都見過,陳士楓也不是那不經嚇的人。

略略沉默了片刻,魏彬給了個眼色給陳士楓,陳士楓便道:「謝大人既然有此美意,足見期望兩家交好的誠心。我家大人久聞謝大人之賢名,也早存了愛才之心。既如此,賠償之事大家都可以免提了。

「俗話說一個巴掌拍不響,令嬡終究是個弱質閨秀,發生這種事,大人也不必過於苛責。我們公子身為男子,便是有再多無辜,也理應多擔兩分責任。我們大人的意思,不如就由我們公子在清河縣城找間酒樓,置桌酒席當面向謝大人及夫人致歉,以消除誤會。想來大人不會有什麼異議。」

陳士楓的意思很明白。既然不要賠償,那就賠禮。一個巴掌拍不響,眼下會產生這種後果,不是魏暹一個人就能辦到的。我們看在與你謝榮同朝為官的面上,委屈點全了你們姑娘的臉面,但是如果你還要不依不饒,那就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

謝啟功也聽出這話中之意,不由往謝榮望來。

謝榮表情上沒有絲毫變化,甚至也不曾多想,就謙遜地面向魏彬,望著地下說道:「大人仁致義盡,下官再沒有不同意之禮,按說不該如此,只是閨譽之事於女兒家來說重於性命,也只好委屈公子。不過,大人可曾想過,若是以此賠禮致歉,公子要以什麼名義?」

魏彬巋然捋須,「自然是以冒犯令嬡之名義。怎麼,莫非你還有別的什麼名目?」

「下官不敢。」謝榮揖身下去,說道:「下官只是想,若是以冒犯小女的名義致歉,那就等於還是承認小女與公子之間暖昧不明。小女的閨譽恢復不過來,公子的名譽也同樣受損。如此一來,擺酒致歉就變得沒有任何意義了。」

魏彬垂眸凝目,半晌道:「你有什麼建議?」

謝榮直起腰來,揚唇道:「如若大人不棄,謝府願與大人結下秦晉之好。這賠禮宴,便就成了訂親宴。如此不但全了兩家兒女的名譽,豈非也是美談一樁?」

此言一出,每個人的目光都呆怔了。

在場沒人不知道謝榮的心思,可是知道是一回事,直接說出口又是一回事。憑謝榮如今的身份,要想與魏府結親,純粹就是高攀,這種事別說跟媒人都不好怎麼開口,就是自己私下裡談論也覺得底氣不足。謝榮這麼樣理直氣壯地說出來,怎能不讓人瞠目結舌?

魏彬望著謝榮,目光漸漸陰冷起來。

強龍難壓地頭蛇,他在京師是獨掌一面的大官,到了這清河,他就得任憑謝榮在他面前如此放肆了!

他謝榮當他的兒子是什麼?先是設計坑害他,後又是這般算計著要把女兒嫁進魏家,他不知難而退不說,反倒還臉皮厚到反過來向他提親了!這跟那些以敲詐勤索為生的強盜有什麼區別?!難道他就得任憑他宰割?

他若連自家兒子都保不住,還當什麼參知政事!

「微平這話,可是深思熟慮過了?」他低頭啜了口茶,吞咽之間,臉上的怒意已瞬間斂去。換而之,是一貫的平靜和端凝。

謝榮也依然如沐春風:「下官以為,這是最好的解決方法。」

魏彬打鼻孔嗯了聲,緩緩道:「假如我不同意呢?」

謝榮神情愈發謙遜了,「大人若不同意,下官自然也不能強求。不過,大人可曾想過魏公子的前途?」

一直沒曾出聲魏暹聞言抬起頭來,魏彬身子微頓,目光再度變得冷凝。

魏彬有四個兒子,魏暹是他四十二歲上生的幺子,極為疼愛,因而這些年來一直親自教養,就是為著使他能夠快些取得功名入仕。可是如今雖然學業上略有小成,卻因為被保護得太好,而完全不具備該有的心機,——要不然,這回他又怎麼會栽在一個小丫頭手上?

他已經五十有六,在仕途頂多也不過一兩次的升遷機會,等到魏暹年長入仕之時,他也已經致仕,到那時,能幫他的就十分有限。而魏暹對於父族母族的依賴也是顯而易見的,幼時還不算什麼,若是成年還如此,那就真可謂不堪用了。

所以魏暹的前途,一直是他的一塊心病。

如今謝榮陡然提起這個,忽然就戳得他心窩顫了一顫。

眼前的謝榮儀容超群,膽識過人,在高於他品級許多的自己的面前,顯得這般不卑不亢。

他知道他是極少數在庶吉士散館之前就被選拔進翰林院的人,也知道他在京師文官圈子裡小有名氣,他是個才子,勿庸置疑,而他又能有這樣的謙遜的態度和堅韌的心性,以他的眼光來看,將來定會在朝堂之中擁有一席之地。

那麼,他現在的意思,是要以他自己為籌碼,促成這樁婚事,為將來的魏暹在仕途上提供保障嗎?

如果這樁婚事成了,那麼魏暹就有了個深具潛力的岳父,沖著謝榮本身,以及對女兒的疼愛看來,他必然會對魏暹多加照拂,那樣,魏暹的將來就不成問題了,沒有了父親幫扶,他一樣可以依賴著岳家。

而沖著這層,眼下他自然也會對作為親家的他儘可能地提供幫助,使得他儘快在朝堂站穩腳站,擁有自己的權勢範圍,因為只有他壯大了,他的兒子將來才可能更加壯大。

想到這裡,他忽然覺得謝榮的城府竟然超過了他的想像!

他能看出來謝榮身為父親對女兒的疼惜,他這是在跟他做交易,在保護他女兒名譽、促成這樁婚事的基礎上為她謀求夫家的尊重!而這交易,卻偏偏又使得他心動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