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097談判

097談判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16 13:36  字數:3605

「你說,魏公子真的挨了魏大人兩鞭?」

謝琬從書案後抬起頭,筆尖一滴墨落在謄抄中的經文上。

「小的不敢說謊。」吳興道:「您都不知道那魏大人有多狠,魏公子說的話他壓根不聽,而且還說姑娘您維護魏公子是另有它圖。小的實在聽不下去了,就趕了回來。」

謝琬默了片刻,將筆放回架上,卻是沉吟道:「魏大人也只能這麼做。眼下的情形於魏公子極為不利,做為理虧的一方,先不論事情是真是假,也不管最後這親事結還是不結,如果這時候魏大人不做些動靜出來,就太容易讓人鑽空子了。」

吳興點點頭,又道:「可是魏大人那樣說姑娘,也太過份了。」

謝琬不以為意,含笑站起來:「這又有什麼要緊?我當時那樣做,的確不合常理。換了我是他,只怕第一時間也要這麼想。」說完又斂了笑容道:「你不用管他怎麼看我,這幾**只要緊跟著魏公子就行,他若有什麼事情讓你辦,你就替他辦便是。」

吳興頜首退下。

玉芳看著他的背影,上前來道:「姑娘待魏公子跟待任公子,可真真是天差地別。」

謝琬笑了笑,又坐下抄起經書來。

謝榮踏著暮色進了後院廂房中,謝葳正坐在床沿上,手握著一本女誡發獃。

屋裡一片昏暗,除了鏡子里反射出的一點光亮,整個房間看起來充滿了憂鬱的氣息。

「葳葳。」

謝榮在門檻內輕喚著。謝葳身子微頓,緩緩轉過頭來。一滴淚從她眼角滑下,白皙而精緻的鼻翼,因為抽噎而輕微地翕動著。

謝榮走進來,從抽屜里拿出火石將燈點亮,然後才轉頭來看著她。

追求完美是他一貫的風格,無論是作文章,還是教育子女。十四歲的謝葳已經成長為一個亭亭玉立的少女,而且,渾身還洋溢著大方雍容的氣息。這樣的姑娘,無論走到哪裡都將是眾人矚目的焦點。在身為父親的他的眼裡,這樣的女兒自然配什麼樣的世家公子都是綽綽有餘的。

他的女兒,是他的驕傲。

「父親。」

謝葳柔柔地低喚著,把頭低垂下去。

他微微勾起唇角,寵溺地撫了撫她的頭髮。「你母親說你這幾日都沒有好好吃飯。」

「女兒犯錯了。」謝葳搖搖頭,隨著她的動作,眼淚更像斷線的珠子一樣落下來。

謝榮笑了下,看著她,「我的女兒長大了,也變得更愛哭了。來告訴父親,你想要京師哪間鋪子制的嫁衣?」

謝葳淚眼朦朧抬起頭來,雙唇微顫著,「父親,不怪責女兒嗎?」

謝榮含笑道:「我聽說羅衣坊的綉功好,可是金玉紗的名氣大,我的女兒出嫁,當然要選最好的。」

「父親!」

謝葳失聲撲到他懷裡,抱住他痛哭起來。

謝榮輕撫她的背,並不說話,望著對面牆壁上那副寒梅圖,目光如這暗夜一般深遠。

門外站著等候在此的黃氏與戚嬤嬤。

戚嬤嬤輕聲感慨道:「三爺對葳姐兒的疼愛,真真是少見。尋常父女到了這年歲,感情都疏遠了。」

黃氏看了她一眼,目光忽而有些複雜。

謝葳哭了個盡興,直到感覺臉下謝榮的衣襟都濕透了,才坐直起來。

「父親是不是都知道了。」她勾著頭,揉捏著手上的絲絹。

謝榮望著她,「你是我的女兒,你在想什麼,我怎麼會不知道。」

謝葳抿唇無語。謝榮頓了頓,又道:「傻丫頭,父親不需你這麼犧牲,難道在你眼裡,我是一個需要靠利用女兒來開拓士途的人嗎?如果是這樣,我就不是一個稱職的父親,更加不值得你敬愛。就是沒有魏大人,我也一定會成功。」

「我知道。」謝葳眼眶又紅了,「可我就是想幫你點什麼,我想證明,自己並不是白做了您的女兒。更不想看您一個人在官場上走的那麼艱難。如果這麼做能夠使父親得到來自魏府的助力,不是更好么?而且我並不吃虧。」

謝榮撫著她的頭,「我知道你的心情。但是,傻孩子,我仍然不希望你付出這樣的代價。因為魏家的品性,如今事情尚在可控範圍,所以不致於被動,可萬一你碰到的不是魏府的人,或者魏暹是個無賴無恥之人,你的犧牲不但完全白費,而且還會帶來極壞的後果,你明白嗎?」

謝葳怔怔地看著他,點了點頭。

謝榮撫著她的頭頂,揚唇道:「父親對你的做法,的確很生氣,你這樣就算嫁了過去,也得不到應有的尊重。可是父親不罵你,因為父親知道女兒的心意。」

謝葳眼眶又濕潤了。

謝榮溫柔地替她抹了淚,說道:「走吧,先吃飯。你母親在外面等我們。」

魏彬晚飯後跟隨同而來的幕僚陳士楓在房裡敘了半宿,然後讓人去傳話給謝榮,約定早飯後在正院碰面,商議此事。

謝琬當然很快知道了這個消息。

這個其實在她在預料當中。如今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魏暹謝葳各執一詞,令得事情十分棘手,但是不管怎麼樣,兩方總得先把話攤開來說,再趁機摸摸對方的底,才好決定下一步如何往下走。這對魏彬來說是必要的,對謝榮來說,同樣也很重要。

魏彬昨日雖然句句話都在責備魏暹,但發生這樣的事情後,他心裡卻未必肯接納一個婚前就已失檢的兒媳。所以從這點來說,魏家父子乃至與謝琬的心意都是相通的,就是怎麼也得想辦法把這事給弄黃。

可是說起來簡單,在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