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094求情

094求情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15 13:40  字數:3626

他之所以還讓她掌管著中饋,也不過是為著名聲罷了。如果謝家太太被剝奪了中饋之權,傳出去他也會丟臉。他所做的任何事情,首先考慮的,都是謝家的名聲!

好在她也沒有寄望過這些,對於她來說,只要地位爬上來了,這輩子也就滿足了。可是,她能夠忍受謝啟功私下裡對她的責罵,哪怕他要收走她掌管庫房的權力,她也不怪他,卻無法接受他對謝宏的不管不顧!

「老爺,宏兒雖然不是您的親兒子,可這麼多年待你可比自己的親生父親還要親!每年外地的帳目,都是他跑前跑後給您收回來的,每次出門,也絕不會忘了給你帶點什麼。老爺但凡有個什麼不適,他比誰都著急!這些年老二他們不在跟前,侍奉湯藥什麼的可都是他跟榮兒,這些你都忘了嗎?

「宏兒房裡人多,手上又沒有產業,也是被逼得沒辦法我才貼補了他一些。如今您要是不管樺哥兒娶親的事,他們可怎麼辦才好?這麼多年宏兒都在府里忙活,也沒有自己的門路,一時之間,也籌不到這麼多錢啊!」

謝啟功沉臉不語,從背影里都能看出他的怒不可遏。

「老爺,鄧姨娘來了。」

龐福隔著大門,沖裡面稟報。

謝啟功想也未想地道:「不見!」

龐福頓了頓,又說道:「鄧姨娘說是為大爺的事而來,執意求見。」

王氏驀地抬起頭來,鄧姨娘這些年從不參與府里的事情,更莫說插手她的事,眼下突然到來,她便不由得把一顆心更往上提了提。

謝啟功對於鄧姨娘的舉動也有一絲詫異,他歷來信守庶不壓嫡的規矩,也嚴禁妾室過問府里是非,若是平時,自然不予理會,可偏偏這時正恨得王氏與謝宏牙痒痒,想她若再多踩上兩腳,只怕王氏往後還要老實些,於是就道:「讓她進來!」

鄧姨娘依舊是一身石青色寬袖大服,頭上箍著黑絲絨抹額子,若是不看她姣好的面容與白皙的皮膚,就是個十足的老太太。

她進來先看了眼謝啟功,無聲地福了一福,然後便跪在王氏身側,望著地下道:「婢妾懇求老爺,饒了大爺他們。」

此言一出,王氏險些歪倒在地下!

謝啟功也驚詫得停止了捋須的動作,望著她一動不動。

「你說什麼?」

「婢妾懇求老爺,看在太太為謝家鞠躬盡瘁這麼多年的份上,饒了大爺他們。」

聲音還是那樣輕緩中帶著兩分柔弱,但是語氣卻十分堅定,彷彿說出這句話是她作為一個妾室無法推卸的責任。

王氏睜大眼睛,雙唇翕了翕,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她與鄧姨娘之間這麼多年雖然沒曾有過什麼正面衝突,也可以說是從一開始鄧姨娘就沒曾有這個能耐跟她抗衡,可是不管怎麼樣,這個來替謝宏求情的人都絕不應該是她!

謝啟功看了鄧姨娘半晌,在圈椅上坐下來,也道:「你為什麼會來求情?」但是語氣卻平緩了很多。

鄧姨娘抬起頭來,說道:「婢妾不想多說什麼,婢妾也沒有別的什麼心思。只是想起老爺常與我等說過,我們謝家對內不管怎麼樣,對外卻是一家人。誰也不能拖謝家的後腿,使謝家門楣蒙羞。只有謝家名聲在外,三爺仕途順利了,我們才能真正稱得上是世家大族。

「於是婢妾就想,如果老爺收回給樺哥兒娶親的銀子,那麼就算大爺向外借到了錢,府里這樁事情都會傳出去。

「別的不說,別人只會說老爺處事不公,大爺在老爺面前盡了三十年孝,到頭來竟空擔了個繼長子的名頭,如此,於老爺來說,豈非大大不利?說到底,大爺終歸還是府里的爺們兒,論謝家的門第,卻要出去借錢,總歸不大好聽。」

隨著她娓娓道來,王氏目光里漸顯晶亮,希翼地看著謝啟功。

謝啟功的神情也不覺放鬆了幾分,垂眼思考了片刻,說道:「你的意思是,我還能不能罰他?」

鄧姨娘道:「為了謝家的名聲,為了三爺,自是不能這麼罰。便是不提大爺對老爺的孝心,就是沖著太太,這三十年里,太太把府里內務打理得井井有條,哪個不服?哪個不聽?老爺就是要罰,也要想個萬全的法子,既不能讓為府里操心這麼多年的太太寒心,也不能委屈了大爺。」

謝啟功悶哼了一聲,看向王氏。

王氏垂下頭去,默不作聲。

屋裡靜默了片刻,謝啟功站起身來,往中央踱了兩步,說道:「你說的也有些道理。既然如此,那麼,這三千兩銀子眼下可以不交。但是此事我不可能不罰他,先免去長房裡半年的嚼用,至於還銀子的事,看他過後表現再說。」

長房裡那麼多人,免去半年嚼用,那也足以使謝宏頭大的了。但是再怎麼樣,比起讓他三日之內就交出那已經所剩無幾的三千兩銀子,實在已經算是上是寬恕了。

王氏一顆心落了地,連忙道了聲:「多謝老爺!」

鄧姨娘扶著她站起來,她看了她一眼,又望向謝啟功。其實還想問問謝桐謝棋的嫁娶銀子,到底看見他的臉色還黑著,嘴唇張了張,又閉上了。

眼下過得這關已是萬幸,至於這些事,也只好見機行事了。

謝啟功喝完杯里的茶,抬步走了出去。

王氏拉著鄧姨娘的手,溫聲道:「今日多虧了你解圍。你的好,我會記住的。」

鄧姨娘垂眸站起來:「替太太分憂解難,本是婢妾份內事。婢妾不敢圖太太回報。」

王氏笑一笑,讓她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