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091偏鋒

091偏鋒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14 19:52  字數:3397

龐家在謝啟功面前素有臉面,魏暹在謝府住了這麼久也知得幾分,於是眼下雖然心裡正煩悶著,聽龐勝家的這麼說,不得已也只好回想了想,然後道:「翠怡軒里煮茶的,確是個八角小銅爐,只是是不是大廚房的卻是不知了。」

「那便是了!」

龐勝家的走到謝啟功面前,「昨兒夜裡二姑娘說在翠怡軒煮茶,而魏公子見到的又恰好是八角的紫銅爐,這種爐子府里可只得一個,魏公子見到的不是二姑娘從大廚房借去的那一個,又是哪裡來的呢?」

王氏聽到此處,手腳都已發涼了:「龐勝家的,你胡說什麼?!二姑娘哪曾去過翠怡軒?!」

龐勝家的笑道:「太太恕罪,二姑娘去沒去翠怡軒,那是主子們的事,奴婢沒這個膽子去管。我只管做好我份內的差事便可。如今也將到了準備午飯的時候,奴婢趕著拿回紫銅爐來給老爺熬湯,還請太太行個方便。」

王氏噎得說不出話來。

謝棋頓時慌了,騰地站起來道:「我哪有拿大廚房的爐子?要找爐子你上別處去找!」

龐勝家的為難地看了眼謝啟功,只好站在那裡也不說話了。

王氏使了個眼色給素羅,素羅走過來,王氏悄聲交代了幾句,素羅便走了出去。

這裡本來就僵著的氣氛因為龐勝家的突然插入,而帶出了謝棋,因而變得更加僵滯起來。謝啟功看看這個看看那個,目光閃爍不定,也不知在思考著什麼。

而這時候門外忽然又走進來兩人,是周二家的領著大廚房的林四娘。林四娘見了龐勝家的便道:「嫂子快回去吧,那小銅爐找到了,就在今兒早上你拾綴過的小庫房裡呢。想來是嫂子忙中出了錯,一時忘了,倒記到了二姑娘頭上。」

這林四娘便是當初因觸怒謝琬而被謝啟功狠打了十大杖的銀珠的嫂子,銀珠傷好之後王氏也不敢再留她,於是將她許了下頭一個家丁,現如今上烏頭庄去了。而這林四娘自打銀珠倒了霉,自然也不必想再擠兌走龐勝家的的事,如今還在大廚房裡當著差。

眼下林四娘突然冒出來,龐勝家的就傻了眼,當即往謝琬望去,對林四娘的話,也不知如何回應了。

大廚房的紫銅爐的確是被她藏在小庫里沒錯,她出現的目的只為提醒謝啟功以及在場所有人,昨天夜裡在翠怡軒里煮茶的謝棋和謝琬,可是眼下林四娘這麼一把它翻了出來,她反倒變成了栽贓陷害的小人,還有什麼辦法再拿謝棋說事?

她頻看了謝琬好幾眼,可是謝琬卻端著茶碗坐在那裡,神情十分平靜,活似就是個看戲的局外人。

「既然找到了,就快些回去!往後當差可得仔細些,莫以為你是龐家的人就這般不把主子放在眼裡!」王氏疾聲厲色地沖龐勝家的喝斥,龐勝家的憋得兩臉茄紫,彎腰賠著不是,就準備出去。

「老爺!」這時候,門外又急匆匆進來了人,「長房裡那幫工匠都快跟大爺他們打起來了!他們衝進大爺屋裡,把長房裡的東西都翻了出來,當中有個人見著二姑娘屋裡一隻紫銅爐樣子稀罕,便死抱著不鬆手,說是不給錢的話,拿那個去抵工錢也成!」

「紫銅爐?」謝啟功頓時皺起眉來,「哪裡又來只紫銅爐?」說完又走到謝棋跟前,厲聲道:「你究竟沒有跟廚房借爐子去煮茶?!究竟是路過後園子還是本身就在那裡?!」

大伙兒的注意力剎那間齊聚在謝棋身上。謝棋睜大眼咬著唇,目光泛散而無措。

謝啟功緊盯著謝棋,「到底怎麼回事?!」

謝棋被逼問得毫無退路,只得囁嚅道:「我是有另外一隻爐子……可是那爐子是父親自己掏錢買的,不是跟大廚房借的!我沒有昧公中的東西,你問雋哥哥,那爐子我都拿來跟他煮過好幾次茶喝了,是不是?」

任雋滿臉發窘,訕訕不能言。

這種事情,豈是他一個外人能置喙的?謝棋把他拉下水,他是一百二十個不情願。原先就覺得她和謝葳兩個人姑娘的名份都名不正言不順,倘若是府里正經的小姐,哪裡用得著因為一隻幾十兩銀子的爐子,而這麼樣急赤白臉地撇清自己?

而謝葳,竟然還跟魏暹做下這種事來。

他對謝府的敬意,立時就消去了好幾分。同時對嫡房嫡出的謝琬,卻又更加敬愛了。他的眼光果然是好的,只有根正苗紅的謝琬,才值得他傾心。

「你父親買的爐子?」

他這裡神遊之間,謝啟功卻又從謝棋的話里聽出名堂來。盯著她看了片刻,他說道:「這紫銅爐少說也要二三十兩銀子一個,你父親哪來的這閑錢買爐子?」

謝棋當時只顧著從龐勝家的話里摘出來,哪料得竟然因此露了馬腳,頓時變了臉色。

王氏身子一晃,掐著的手指也險些掐出血。

她想不到謝棋還是被扯進來了,而這已不算什麼,更要命的是,她私下拿公中的錢貼補謝宏的事情也將要暴露——魏暹來的這段日子,謝啟功先後可是給過她一千兩銀子做招待的,這帳目根本就是筆糊塗帳,眼下謝啟功突然問起這爐子,怎能不讓人發慌?!

她禁不住就有些恨起謝棋來,真是老鼠肚裡裝不了三兩油,手頭有兩個錢就可勁兒的顯擺!

謝棋的性子她能不知道?雖不是正經小姐,長房也沒有什麼家底,可平日里還是一味地鬧著要衣服首飾!這紫銅爐說是謝宏所買,卻多半是經不起謝棋鬧騰買下的,平日里幾件衣服也就算了,這幾十兩銀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