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090自縛

090自縛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14 07:35  字數:3475

「謝老爺莫非是要屈打成招?」

到底是高官權臣之後嗣,魏暹雖然被圍攻,卻也未曾因此犯怵。被謝啟功的話氣完,他倒是也冷靜了幾分,「你們都一口咬定我與大姑娘在後園私會,那麼可否把大姑娘請過來,讓我們在此當庭對質?如果大姑娘親口承認如此,那我便什麼也不說了!」

他篤定當事人之一的謝葳是不會說謊的,所以斬釘截鐵說出這句話。

謝琬一聽,卻立時站起來大聲道:「不可!」

謝葳既然挖下這坑讓他跳,又怎麼可能在這關鍵時刻毀自己的前程?她若實話招出來,那這番犧牲豈不就白廢了嗎?那樣她既嫁不成魏暹,自己的閨譽也毀完了,還能得到什麼?他竟然提出這樣的要求,豈不等於把城池拱手相送!

謝啟功和王氏聽完她的話,臉色刷地沉下來。

「琬丫頭坐回去!這裡沒你說話的地方!」

謝琬瞬間穩住心情,緩緩道:「我只是為大姐姐著想。大姐姐終究是個姑娘家,想她平日里多麼端莊得體,不管事情是真是假,傳出這樣的話已經讓人無地自容。若是再把她請出來當著大家的面說及此事,豈不更讓她難堪?還是先讓魏公子回房罷,兩家將來若成親戚,鬧僵了到時可不好看。」

她句句都是維護著謝葳,謝啟功也不能說什麼。

王氏狠盯了謝琬兩眼,掐著手心才使自己沒說出話來。

一旁任雋見謝琬目光從始至終都沒落到自己身上,此時又站出來替魏暹說話,便不由得咬緊了下唇。

魏暹見得謝琬出面,目光頓時緩和下來,又聽她如此解釋,便以為她當真是為了謝葳,於是道:「在場都是貴府的人,斷不至於使大姑娘當著外人出醜。我魏夢秋自小到大沒受過這等冤屈,今日怎麼著也要定要替自己洗刷一番!今日大姑娘若不出面澄清,豈不是擺明了栽到我頭上么?」

世家公子們就是這個通病,平日里無事招惹的時候一個個溫文有禮,口口聲聲禮儀道德,一到了被逼上架的時候,骨子裡那股唯我獨尊的劣根性就開始冒出來了,看看眼下的他,哪裡還有什麼顧忌人家女兒名聲的君子風範?分明就是個不甘示弱的孩子!

謝琬心裡惱怒著,卻拿他毫無辦法了。

王氏這裡聽得他要把昨夜之事當眾說出來,深怕節外生枝,連忙催促素羅:「還不去傳大姑娘來?」

謝啟功和黃氏都不著痕迹地鬆了口氣。魏暹臉色也跟著放寬鬆下來。

滿堂里的人恐怕就只有謝琬一個人在焦慮著此事。

謝葳很快隨著素羅過來了。

見到滿室人,她先是在門口駐足了半刻,然後才進了堂內。待見到魏暹,她那雙盈盈杏眼忽然又蓄上了淚水,然後一抿唇,勾著頭走到謝啟功和王氏面前,提裙跪了下去。

魏暹看見她這模樣也是升起股不祥之感,因而還沒等她開口已是走上了前去:「大姑娘,昨夜你我在後園之事產生了些誤會,如今特請你過來做個澄清。請你明明白白告訴大家,昨天晚上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謝葳身子微晃,仰起臉來,「魏公子這話,是什麼意思?」她扶著桌案緩緩站起來,顫著雙唇看向他,「昨天夜裡,我們,我們不是就在翠怡軒喝了兩杯茶么?……事已至此,你要我澄清什麼?」話音未落,她眼裡又滾下兩串眼淚來,襯著她蒼白的臉色,顯得像只小白兔一般無辜。

滿座嘩然。

謝琬撐額捂著雙眼,把臉扭到了旁側。

魏暹石化在地,完全已說不出話來。

她的確只與他在那裡喝了兩杯茶沒錯,嚴格地說是根本都還沒來得及喝,可是喝多少茶根本就不是重點!重點是她說出這句話來,就等於已經咬死與他之間的確是在那裡幽會,是有私情的了!

到了眼下,他終於明白為什麼謝琬要阻止他去請謝葳過來了。原來她早就知道謝葳會栽贓給他!可是謝葳為什麼要這麼做!

他感覺要崩潰了。這完全已經超出了他的承受範圍!

「大姑娘,你把話說清楚!昨天夜裡你是怎麼在後園子遇見我的,又是怎麼請我進茶室去的?」

他緊抓住謝葳的胳膊,紅著的眼睛簡直要脫眶了。眼前的謝府再也沒法給他親近的感覺,面前這些人全都串通好了在算計他一個人!他怎麼會掉進這個泥沼里來?

「魏公子,你不要逼我了。」謝葳忍著眼淚,低緩而隱忍地說:「你若實在覺得難堪,我也不會強求什麼。我知道我高攀不上你,但你要知道,我落到今日之境地,你也並非全無責任。我謝府大門敞開著,公子想來的時候就來,你想走,我們也攔不住你!」

說完她背過身去站著,背脊挺得比門板還直。

九月天里,魏暹額上的汗已經滴下來。她這席話出來,他就已經完全摘不幹凈了。

十多年來接受的聖賢教育使得他不可能像個無賴般歇斯底里的吵嚷,謝葳是個女孩子,他更不可能為了擇清自己就口不擇言地說出是她主動勾引他進茶室的事實,這剎那他忽然覺得,其實良好的教養有時候也是道押縛人的繩索,使得他甚至都無法救得了自己!

謝葳雖說他隨時可走,可是這樣的情況下,他能走嗎?他若走了,丟的不止是他的臉,還有他全家上下所有人的臉,他就是拉得下那個臉面脫逃,又哪裡逃得過父親的責罰?母親向來明理,就是再疼他,也絕不會在這種事輕易放過他!

思及此處,他不但額上冒出汗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