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087幽會

087幽會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13 07:32  字數:3706

父親從小便悉心栽培於她,為的就是將她嫁個好人家。

她一直也是順著父親的期望在做的。她長到十四歲,魏暹是她迄今為止見過的家世和自身條件最好的夫婿人選,以往雖然自認才貌教養都不輸任何大家閨秀,可是到底身家底氣輸人一頭,自從見到魏暹之時起,她就告訴自己,絕不輕易放走他。

沒有人知道她多麼渴望能夠以自己的力量回饋謝榮,哪怕是以婚姻為手段。

可是誰能想到,半路竟然又出現個琬丫頭!

她抿緊雙唇,看向仍然站在廡廊下的魏暹。

眼下夜深人靜,正是鴛鴦私喁之時,任何男女同時出現在這隱密的後花園軒閣之中,都不免讓人覺得有悖禮儀。謝琬既然把魏暹丟下在這裡獨自遁去,可見是識破了謝棋的陰謀,而不願被謝棋的人抓到把柄。

這把柄是能讓人陷入困境,可是對於她來說,與魏暹傳出私情,真的是件壞事嗎?

想到這裡,她心下不由得緊了一緊。

十多年來她受到的都是正統的閨閣教育,她的教養實在不容許她有這樣的想法。

可是,如果錯過這個村,要想再等這個店就實在太難了。

謝棋有備而來,就算今日謝琬逃走了,明日她也會再施一條計策來等著魏暹和她落網。可是到明日,她是不是能再有這樣的好機會正好撞見呢?

她五指緊摳著假山石,胸脯愈發起伏起來。

從魏暹到達到如今為止,已過去了小半刻,如果說謝琬沒走,這個時候魏暹理應會對她有番詢問和安撫,按照常理,應該也很快就會有人過來負責「撞見」,究竟是做還是不做,她必然儘快拿主意。

「原來是虛驚一場——不過也好!」

這時,魏暹已經從怔愣中回過神來,雙目微亮地微笑著,緩緩走下石階。這樣的滿足的笑容,看上去似乎在表達他對此來一趟看到的結果的態度,就連腳步,也變得那麼輕鬆起來。

謝葳心頭一熱,腳步也禁不住閃了出去,「魏公子。」

魏暹正想著自己的心思,陡然一見謝葳出現在面前,不由得愣了愣,也說道:「大姑娘怎麼還沒睡?」

謝葳扶著額說道:「我過來尋三妹妹,都沒有找到,剛剛在假山那邊擦破了點皮。」

魏暹聽得她說來找謝琬,頓時心虛地岔開道:「哪擦破了?」

謝葳低頭看了眼胳膊,說道:「沒事,就是手肘上磨了下。」

既然是傷在衣服下,魏暹自然不便看了。便就沉默著,沒說話。

謝葳指著他身後道:「魏公子能陪我入內坐坐么?」

魏暹下意識覺得不妥,可一看她身後,並沒有丫鬟跟著,此時若是走了留下她一人在此,實非君子所為。再想她平日大方爽朗不拘小節,不是那等扭捏之人,便就揚唇笑了下,伸手請了她先行。

兩人坐到屋內,紫銅爐上水壺裡的水仍在突突的翻騰著。

謝葳見狀,說道:「也不知道誰在這裡煮茶,聞著茶香,賞著月色,倒是好雅興。」

魏暹坐在她對面,無語微笑,兩手搭在膝上,比起往常更多上幾分莊嚴。

謝葳兩頰飛起一團煙霞,但片刻,她又自如地拿起扣在桌上的兩隻乾淨杯子,拿竹夾夾在滾水裡洗過,拿桌上的新茶重沏了一壺。

兩個人無言地對座,倒是也有幾分月夜相依的感覺。

一時茶晾好了,謝葳將茶舉起來,遞到魏暹面前。

魏暹伸手來接,杯子忽然一傾,滿杯茶水竟全數傾倒在謝葳身上!

謝葳驚叫一聲站起來,腳尖忽然卻被椅子勾住絆倒在地上,魏暹連忙走過來攙扶:「你怎麼了?」

「誰在裡面?」

恰恰此時,門外就忽然傳來一串腳步聲,緊接著,由謝棋和任雋打頭,一行四五個人站在了門口。

謝葳倒在地上,胸前衣裳已經潑濕透底,她看著陡然出現在門口的除了謝棋,還有任雋和大批的下人,心下也有些慌神,她以為謝棋頂多是自己帶著丫鬟跑過來,所以就算自己與魏暹在這裡被她「撞破」,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可是眼下當著任雋和那麼多下人的面,她該如何是好?

謝葳頓即心慌失措,但是因為倒在桌下,有桌子擋著看不清面容,是以也遮掩了神態。她不覺往陰影里挪了挪,而魏暹一手拉住她手腕,一手仍扶在她肩頭,上身前傾,錯愕的臉正朝著門外,兩人的姿勢看起來曖昧極了。

「雋哥哥你看!我才走了一會兒,三妹妹這就跟魏公子在這裡說悄悄話了!」

謝棋看到這一幕便血脈賁張起來,如同一隻好鬥的公雞,一面指著地上這一對,一面沖著任雋高聲地嚷著:「你還說她懂規矩有教養!你看看這就是她的教養,她的規矩!簡直把我們謝家的臉都丟盡了!」

任雋獃獃地看著躺在陰影里的那人,他雖然看不清她的面容,可是跟謝棋在這裡喝茶的的確是謝琬無疑,眼下她這樣濕著身躺在魏暹胸前,還用得著再說別的什麼么?

任雋只覺得,謝琬當日對她所說的那些話已經不算什麼了,眼下這一幕,比起那些話來更像是一隻手,直接穿過他的胸膛揪走了他的心!跟這比起來,她那些話算什麼?眼前這樣,才真正使他感覺到心灰意冷。

「雋哥哥,你怎麼不說話!」

謝棋見他呆站著無動於衷,心裡便有些焦急,眼見著魏暹都已經站起來了,回頭要是被他言語洗白過去了怎麼辦?「我早就告訴過你,老話說的好喪婦長女不娶,你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