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083怒火

083怒火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11 19:29  字數:3449

往日溫婉沉靜的謝琬,眼下就像座蘇醒的火山,整個人都散發出一種迫人的氣息,他不敢去猜想這是因為他的魯莽而導致的怒氣,還是因為他鼓足勇氣的出現而導致的她的惱羞成怒——總而言之,眼下的她雖然沒有吐出半個字,可就是讓人看得出她的怒火。

愛而不得,本來就是件揪心的事,眼下她的拒絕,更像是刀子一樣扎在他心裡!

「三妹妹……」他翕著雙唇,聲音嘶啞而低沉,也聽不清自己在說什麼,謝琬的態度已經明擺著告訴他,他跟她之間是沒有絲毫可能的了,她是絕不會原諒他的了!可是他還是要說,他若不說,她怎麼會知道她在他心裡已經藏了這麼久?

「我知道我比不上他,可是我會努力,我到這裡來,也是因為你……」

「任公子,你我不過泛泛之交,你來或不來,都不關我的事。」

謝琬木著臉開口,這片刻之間,她已如練就了收發自如之神功的宗師,將那股怒氣悉數隱藏起來了。

任雋一口氣憋在胸腔里,面色如血殷紅。

謝琬隔他五步遠站著,如往日般沉靜,「我不知道做了什麼讓你誤會致此,但是我要明白地告訴你,我對你跟對與謝府有來往的任何客人都沒有什麼不同,如果你硬要認為有不一樣的話,我也沒有辦法。不過往後請不要干涉我的事情,也不要把你的感情寄托在我的身上。」

任雋後退兩步,目光空洞而彷徨。

他此生雖談不上眾星捧月,卻也是父母兄姐疼寵的對象,幾時曾聽過這等直白而不留絲毫餘地的拒絕?但偏偏是他深覺得不同於家人的這一個人,用她的冷漠和直接,傷他如此之深。

「好,好,我知道了……」

他掉轉頭,深一腳淺一腳地離開廊下。

院子里秋木扶疏,誰也沒有留意到,黃綠相間的梧桐葉後,謝棋那雙如火般的目光。

謝琬等他消失在樹影后,也轉身回了房。

進抱廈呆坐了會兒,錢壯咳嗽著走進來。

謝琬一眼瞪過去:「你剛才上哪兒去了?」

錢壯赧然把頭低下:「剛才,剛才小的去了趟茅房——」

謝琬盯著地下看了半日,吐出一口氣來:「出去吧。」

對於任雋的一腔心思,謝琬不是不知,一直以來她都在以漠然視之的方式處置,剛才他的忘形並未讓她失措,前世里遇見的這樣對她動手動腳的人並不只一個兩個,只是一向內向的任雋居然也會如此不顧身份,才真真超出她的預計。

她並不想因為前世任家的背信棄義而在今生報復他什麼,可是直覺告訴她,如果不藉此機會絕了他的心思,往後將會給她招致更大的麻煩。

她不想跟任家有任何牽扯,也不想把魏暹拉下水,可偏偏他們都卷了進來。

她都不明白為什麼一個人會對一份沒有回應的感情如此堅持著,有的人興許會因為被人痴守從而覺得幸福,而她只覺得無聊。

當然,她的話對於脆弱的任雋來說稍嫌刺耳,可是,她卻必須這麼做不可。

「姑娘,你怎麼了?」

玉雪拿著封信走進來,看見她沉默的樣子不由問。

她搖搖頭,什麼也沒說。想起她手上的信封,又不由道:「誰來的信?」

玉雪笑著走過來,在她旁側坐下:「是趙大人的信。」

謝琬撇下這份心思看信的當口,謝棋也回了棲風院,臉上卻是有著胭脂也蓋不去的蒼白。

阮氏見狀嚇了一大跳:「你這是怎麼了?不是去給雋哥兒磨墨么?怎麼又回來了?」

謝棋咬著下唇,瞪圓了雙眼盯著母親,忽然淚水就吧嗒吧嗒地滾落下來。

阮氏更吃驚了,連忙拉著她進屋坐下,喚了丫鬟婆子端茶倒水,又在旁問長問短。

「是不是雋哥兒又甩臉色給你看了?我早勸過你這條路不好走,這任家本來就不是咱們輕易進得去的人家,再加上上回那事,那任夫人看咱們的眼神兒都跟看賊似的,你又非要弔死在這棵樹上。依我說,左右都是爭,倒還不如去爭爭那魏公子。好歹人家可是正經二品大員府上的公子!」

「你知道什麼?!」

謝棋停止哭泣,沖阮氏劈頭一句。「什麼魏公子武公子我都不要!我只要雋哥哥!」說到這裡忍不住回想起方才廊下那一幕,眼淚頓時又如雨般下起來。

「既然這樣,那你還哭什麼?」

阮氏近日裡忙著給謝樺拾綴新房累得腰酸背疼,眼下被頂嘴也很掃興,如今她在這屋裡是越來越沒地位了,謝宏平日里跟她裝深沉不說,就連自己的女兒也這樣對她。

謝棋卻因她的反問而怔住,然後坐直身,睜大通紅的眼看著阮氏。

阮氏莫明被看得心驚,不由斥道:「你這是鬧什麼?神神叨叨地!」

謝棋咬著牙,騰地站起來,望著門外說道:「他平日里對我再冷淡,我也不覺得委屈,他就是當眾給我臉色,我也一點兒都不怪他。可是我與他自小相識,而謝琬不過才進府兩三年,有什麼資格配稱跟他青梅竹馬?他就是喜歡另外的女子我也不會這麼恨,可他偏偏喜歡的是她!」

「什,什麼?」

阮氏聽見這話,也不由得站了起來。

謝棋驀地把目光投到她身上,冷笑道:「虧你還是府里的大少奶奶!竟然連這點都沒瞧出來!當初我撞柱之時,任雋見到三丫頭,一開口說的是什麼?!從那時候起,他就已經喜歡上她,他喜歡她!這是我剛才親耳聽到的,能有假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