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081等你

081等你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11 13:34  字數:3400

謝琬重重咳嗽了聲,他方覺自己說錯了話,連忙又裝作去看四壁的掛飾。一看他畫的那副松崗圖被她裱好掛在正身後正壁,不由撫掌得意地道:「這畫是我畫的!」

任雋面色一頓,贊道:「夢秋一手好丹青!我來這裡多回,卻不知出自夢秋的手筆。」說完又沖謝琬道:「那兩隻魚還好么?我看它們前兩日下雨時竟浮上水面來,這兩日如何?」語氣十分的溫柔,彷彿滴到手上都能融進皮肉。

謝琬神色如常:「不過是那兩日下午氣悶,如今倒好了。」

「你是說水池裡那兩條魚?」魏暹聽他們說到這裡,頓時嗤笑起來:「那兩條肥得跟豬似的魚,他們哪裡會不好?剛才我拿樹枝戳它們,它們還彈了我一身水哩!我原道她是個有品味的人,沒想到也會把兩條破野魚當寶貝養!」

任雋笑容僵住,臉色半青半紫,說不上什麼滋味來。

魏暹嘗了兩口茶放下茶碗,見到他這般顏色,又見謝琬盯著他看,不由道:「我說錯什麼了么?」

謝琬別過頭,招手讓春蕙上了瓜果,說起別的來。

等到謝棋聞訊過來尋任雋了,魏暹再問起,她才在團扇後輕聲地道:「那魚是展延親手捉的。」

魏暹恍然大悟,緊接著捂緊自己的口,後悔得腸子都青了。

大家都是朋友,這樣當面傷人家面子,實不很不厚道。這讓人家怎麼自處?他反省著不該如此,卻沒想過,為什麼當以為魚是謝琬養的時他就能這樣無所顧忌地當面損她,而換成是任雋時卻又需要恪守君子之道。

魏暹對任雋很是遷就了幾日。

當天夜裡謝琬收到羅升從京中寄來的信,信上說鋪子的事都已經辦妥,估摸著明後日就能回清河。謝琬看完信後也以謝琅的名義修了封書信到魏府,告訴了魏彬夫婦魏暹的下落。

不管怎麼說,魏暹如若在清河期間出事,最後總歸要落到謝府頭上。魏府可不會管你們之間內鬥不內鬥的,到時心疼兒子要整他們,那就是一竿子掀翻的事。

如今謝琬主動告知了他們下落,魏彬若是知道做的,就應該立即派人前來,或者把他即刻接回去,若是不派人保護也不接走,那出了事可就跟謝府沒多大關係了。雖然因為魏暹曾經救下謝琬,謝琬並不會對他置之不理,可到底難保萬一。

翌日便是中秋日,府里各房中午都在上房會餐。謝琬早飯後去了趟鋪子,原本打算去去就回,哪料寧大乙帶著一大幫狗腿子從河間府回來,得了個西洋音樂盒,路過李子胡同時正好看見她的騾車,便就拐進來跟她獻寶,多呆了有片刻。

回到府里時任雋就已經在二門下等著她了。

「這麼久沒回來,還道你遇上意外了。」他迎過來伸出手,準備扶她下地。

謝琬不動聲色退開半步,帶著淡淡的笑說道:「任三哥怎麼一個人在這裡?」

任雋感受到她的抗拒,兩手落寞地垂下去。「我看你還沒回,特地等你。」

「不用了。」謝琬口氣愈發淡漠,「任三哥不必在我身上費心了。」說完上了石階,上了左首去頤風院的游廊。

任雋追上來,蒼白著臉捉住她的袖子。「你,你為什麼這樣對我?是因為魏暹嗎?」

謝琬唇角揚了揚,轉過頭來,說道:「從我初初認識你到如今,我就是這樣子。並不是你所以為的因為棋姐兒,或者是魏公子。從此往後,興許一直到我死,不管我會認識誰,我對你也一直會是這樣子。」

「琬琬!」

任雋失聲,雙肩已然發起顫來。

謝琬退開兩步,沖他頜首致意,轉身離去。

倒是停在身後不遠的玉雪與錢壯互看了眼,默然嘆了口氣。

中午的宴會自然是歡者見歡,愁者見愁。

謝琬像往常一樣話不多,但臉上始終帶著沉靜的微笑。男孩子們自成一桌,中間花觚里插著桂花,魏暹他們行著酒令,而謝棋走到任雋這桌纏著要喝酒,被他撂了袖子,撥開她回了房。

晚上可以上街看花燈。

謝琬換好了衣裳,玉雪又替她新梳了頭髮。

魏暹看著被挽了雙掛髻、戴著珠花綴飾的她走出來,說道:

「在京師外的地方才有這樣的好處,像我們京師的姑娘們,一到十來歲的模樣,不要說上街看花燈了,就是平常出門上街買個花啊粉的都艱難。總怕被人瞧見丟了體面。不過像你這樣的,確實也是少出門的好,要不然被人看見,一定會有源源不斷的媒婆上門。煩都煩死了!」

謝琬想起謝榮只怕也請人充當過媒婆上門,便不由笑了。

對於他說的那些姑娘,其實也不過是有身份的姑娘家,尋常百姓不論男女到了年紀都要奔波過日子的,哪有那份嬌養的資格。前世她在京師走街串巷得多了,哪天路上都不缺年輕姑娘。

在二門下碰了面,一行七個人帶著各自服侍的人,便就浩浩蕩蕩上街了。

魏暹因只帶了個小廝天賜,謝琬怕夜裡人多有閃失,便讓吳興跟在他身邊照應。

縣裡的花街在青花胡同,平時是賣燈籠雨傘的街市,今夜一條街全都成了花燈的海洋,全城老少包括近郊村莊里的人都湧進來了。

錢壯眼尖,進了街口便看見了村子裡鄰居大媽,打了聲招呼沒走兩步,就見到了自己的父母錢老伯夫婦。老倆口是挑著一挑菱角進城來賣的,看到謝琬,錢大娘連忙拿紙包了好幾包塞到錢壯手裡,交代他給謝琬吃。

謝琬說道:「錢壯每個月領的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