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077防患

077防患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09 19:32  字數:3617

王氏與謝宏想把謝棋嫁給任雋的念頭並沒有中止,此次任雋之所以會到清河來讀書,這跟王氏肯定脫不了干係。而任夫人明知道王氏母子在算計她兒子,卻又同意把兒子送上門來,真讓人覺得這裡頭還有什麼不為人知的內幕。

任夫人的曖昧態度,讓人覺得任府也在半推半就。

不過,無論任府態度如何,她都不會讓王氏母子的如意算盤得逞。

寧大乙給謝琬那封信時,她從用紙上第一時間就猜是王氏母子,後來暗中拿了筆跡一對,已經確認是謝宏無疑。

王氏聽到了謝琬跟寧大乙結下嫌隙,所以讓謝宏從中添了把火,若是寧大乙成功了,謝琬倒了霉,剩下謝琅對她來說已不足為慮,二房產業自成她囊中之物。就是失敗了,那倒霉的也是寧家,就像眼下這樣,與她絲毫無關。

只是王氏沒有想到謝琬已然對此洞若觀火,要謝琬相信寧大乙能想出這麼刁鑽的主意,是斷斷不可能。好在寧大乙並不蠢,把這信留住了,否則,他想以五千兩銀子就令謝琬放心,也沒這麼簡單。

雖然說整倒王氏母子三人是必做要務,可是好漢也不吃眼前虧,她竟然敢想起這招借刀殺人之計,那也休怪她下手不打招呼。等忙完手頭事,她總要跟他們算算這筆帳的。

沉默間,她已經把茶喝完了。

任雋站起身:「我先去跟逢之借本書。」

逢之是謝琅的表字,自從他與謝樺同中了廩生,原先的夫子就替他們二人各取了表字。

任雋現在總是這樣,就是跟謝琬碰面了,也是說不上幾句話就會以各種名目離去。彷彿很知趣似的。

謝琬也總是含笑稱好。

任雋站起來,走到抱廈外,偏頭往天井裡看了眼,盯著水池裡那雙肥碩的魚痴望起來。

謝琬怕他誤會,說道:「這都是玉芳的功勞。」

任雋看了她一眼,什麼也沒說,步出了門檻。

玉雪端著茶水在廊下道:「任公子好像挺難過的。」

謝琬看了她一眼,也什麼都沒說,進了屋。

玉雪跟著走進來,跪坐在她一側道:「其實任家也不錯,任公子性子又好,雖然二姑娘那邊難纏些,可好歹任公子的心是向著姑娘這邊的。要不然他也不會獨獨在姑娘面前總是說不出話來。任家與齊家又有交情,沖著這個,姑娘過去了也有底氣。」

謝琬唇角一勾,「我如今才勉強吃十一歲飯,怎麼你覺得我就應該考慮這些了么?」

玉雪啞然。背地裡跟小主子說這樣話的確是不知輕重,可關鍵是他們從沒人把謝琬當成過孩子,世上有哪個孩子能在不動聲色間操縱著別人家兒女的婚事?有了趙家的事在先,有些話她就不知不覺地說出口了。

謝琬提起筆來,「要讓哥哥聽見,你又少不了一頓排頭吃了。」

低頭寫了個字,忽然又想起玉芳來,「她去哪兒了?」

玉雪探頭看了眼門外,說道:「許是在二少爺那邊罷。那王家因為沒有了王玉春,如今又知道王思梅對二少爺傾慕不已,暗地裡是一個勁兒地慫恿著她來糾纏。玉芳都替二少爺擋了許多回了。」

謝琬眉頭蹙了蹙,把筆又放下來。

玉雪以為她是因為王思梅而不悅,後見她直盯著自己,不免又犯起疑惑。

謝琬道:「玉芳今年都十八了,等她滿了二十就能放出去許人了。」

玉雪大驚失色。

謝琬看著她,臉色沉靜。

玉芳的心思她不是不知道,只是沒曾理會。如果說他們二房是片疆土,王氏與謝榮是侵佔他們領土的強盜,那謝琬就是舉起矛來保國守邊驅趕賊寇的那個人,也是光復前世丟失領土奇恥大辱的那個人。總有一天戰事會分明,將士要卸甲,而到時候坐鎮江山的人,終歸還是謝琅。

她要做,也只做背後的無冕之王。

謝琅在她所有的計劃里,她不能容許他身上有半絲污點。玉芳正值妙齡,她仰慕自己的少主,這十分正常。可是謝琅在未娶正妻之前,她不可能讓他先納妾,就是通房也不可以——如果說謝琅是個凡事都有主見,並且深諳世故之人,她倒也罷了。

可惜他在這方面並無主見。有些事情,她就得先替他防患未然。

一旦跟玉芳有了事實,玉芳必然不甘於只做個丫鬟。謝琅若是真心對她倒罷了,也算是好事一樁,可謝琅的志向並不小,如果將來他有機會尚條件不錯的名門閨秀,那一時之間種下的這禍根,將來如何收場?便是對方也不會善罷甘休。

閨幃不寧影響學業是其次,只說有了未娶妻已先納妾這一樁,他將來就未必能聯到什麼好姻緣。

謝琬是要使他成為二房最終的主人的,同樣也是她將來的驕傲,他功名利祿委身之日,便是她可得以安享這盛世榮華之時,她怎麼能容許在成功之前,他的人生出現這樣的岔子?

「哥哥在成親之前,必須嚴於律己。」

在玉雪和玉芳之間,她承認是更偏心於穩重又不失機靈的玉雪,所以她還是原意這樣跟她解釋著。讓她去傳話給玉芳,趁著眼下還早,玉芳抽身也容易。

玉雪默然半晌,才目露凝重地頜首道:「姑娘說的是。奴婢明白了。」

她明白,在眼下,沒有任何人能夠在不被謝琬允許的情況下妄想貪圖謝琅點什麼,當初她被王氏陷害時是如此,如今玉芳主動動了芳心也是如此。也許謝琅是好糊弄的,可是謝琬什麼事都看得明明白白,只要她不許,就是玉芳再捨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