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076名聲

076名聲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09 13:31  字數:3541

謝琬盯著他:「你把剛才的話,再說一遍。」

寧大乙忙又說了一遍。然後又像只烏賊一樣軟軟地趴在書案上,幽怨地說道:「你這麼想認識他,那我要是介紹你們認識,你能不能對我好點兒?」

「丟出去!」

錢壯抓起他衣領,就準備從推開的窗戶口丟下去。

也不看看誰的地盤?敢跟他們姑娘討價還價,真是嫌命長了!

寧大乙見過錢壯幾次,一直以為他就是普通的夥計,哪裡知道他居然是個深藏不露的高手!自己少說也有一百幾十斤,被他單手一提就舉過了頭頂,這還不夠嚇死人嘛!當下頓時如殺豬般慘叫起來:「放下我放下我!我答應幫你介紹就是了!」

錢壯將他丟到地上。棒瘡未愈的屁股受了撞擊,又是疼得他哭爹喊娘起來。

到如今眼目下,他算是真的領教到謝琬的手段了!明明是個乳臭未乾的孩子,偏偏無賴起來個比地痞還地痞,卑鄙起來比流氓還流氓,兇狠起來比惡霸還惡霸!明明一副蛇蠍心腸,又偏偏平日里還一副大家閨秀的樣子,也不知哄了多少人上當!

可他嘴上還真不敢說。

「等我傷好了,我帶你去滄州就是!不過,你得立刻把那牌子給我摘了,一刻也不能拖!」

他揉著屁股,呲牙咧嘴地說道。

「牌子我可以馬上摘,不過,我只能等你十天。」謝琬撐在書案上揚起唇,「十天之後我必須見到漕幫的分舵主,跟他達成僱傭船隻的協議。這之前你要是給我跑路了,那你就等著被你老子掃地出門。還有這件事要是從你嘴裡走露風聲出去,我也有的是法子治你。」

「我知怕了!我知怕了!」

寧大乙連忙打地上爬起來,低頭拱手作揖。

十日之後的大清早,謝琬才到鋪子,倒是見著寧大乙果然已經在這裡等著了。

謝琬一面上樓梯一面說:「錢壯和羅矩跟你一道去,記住我的話,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寧大乙拍胸脯道:「姑娘莫以為我寧某成天跟那幫地痞流氓呆在一塊就什麼也幹不成,告訴您,這碼頭上的事,還就得我這種上不得檯面的人才能跑得通!姑娘就在家裡且等著我們的消息吧!」

謝琬冷笑著,卻並沒有反駁他。

在乍聽到他說認識碼頭上的人之初,她就有種靈台清明之感,碼頭本就是三教九流匯聚之地,而寧大乙就是本地這些地痞流氓的頭子,漕幫的人在四處走動的多,每到一處地方必得跟當地地頭蛇打好關係。他說他若認識漕幫里的分舵主,其實並不讓人太過意外。

如果找常五那樣的人去層層滲入漕幫裡頭,的確還不如直接經由寧大乙下手。只不過之前因為對寧家人並無好感,以至她從來沒想到從寧大乙身上下手。

不過如果早想得到的話,她也找不到請他幫忙的契機,一來他們是兩路人,二來她並不想此事聲張出去,如今陰差陽錯倒是不費吹灰之力地讓他自覺幫了忙,——且不管此去成敗如何,到底也多了份可能。

可見,謀事在人,成事在天,這話還是很有些道理的。

有時候有些事,你想破腦袋也沒有辦法,但偏偏有時候又得來全不費工夫。

她這裡忙著碼頭的事,沒空理會王氏,因著寧家成了鄰近幾縣的大笑話,王氏這些日子過得卻並不輕鬆。

謝啟功不在的時候她找來謝宏問道:「三丫頭那裡可曾有什麼動靜不曾?」

謝宏頓了下,說道:「兒子可沒盯著這頭。她那裡有沒有動靜,太太不是比我清楚么?」

王氏嘆了聲氣,不說話了。

她要是清楚又何曾需要找他來問?也不知道那丫頭究竟是副什麼樣的心肝,這麼的年紀做事竟然滴水不漏,不要說她派過去的那些丫鬟婆子到如今也沒撈到點什麼有用的消息,就說眼下寧大乙這事,按說換成她自己,不被嚇破膽也要被嚇得收斂些,她倒好,反而高調地把這事弄得天下皆知了!

這寧大乙那裡是不露出破綻來才好,要是露出破綻,謝琬還不定怎麼報復她。

想到這裡她又覺得有些窩囊,她在謝府呼風喚雨了幾十年,如今怎麼倒是忌諱個毛丫頭來了?

心裡不甘歸不甘,到底也知道她幾分手段,不敢掉以輕心,所以接下來這些日子倒是消停了些,並不敢再謀劃什麼心思了。

正好這日任府來信,說是隔日任雋便會連同行李一齊到府,謝宏夫婦與謝棋聞訊便衝到正院里請示該收拾哪座院子,按他們的意思就該直接搬進棲風院住才好,如此才有利於讓他與謝棋培養情分。

王氏琢磨了片刻,說道:「如此也太打眼了。任夫人原先還不同意,就是怕再惹出上回的事來。這回是我費了老大力氣才跟任府說通的,若是讓她知道,咱們的心思可就都掩不住了。來日方長,讓棋姐兒機靈些吧。」

於是,便指了原先丹香院後來的碧香院,讓他們速去收拾。

碧香院離棲風院不過一道中庭的距離,跟直接住進棲風院其實區別不大。

不過距離頤風院也挺近,中間只隔了座倒座。但是因為頤風院後面幾個小偏院都空著,如此又顯得更遠了些。

謝琬從鋪子回府的時候,任雋就正在靠近頤風院這邊的院門口,吩咐小廝們曬書。

「三妹妹回來了。」他禮貌地沖謝琬點頭。

自從上回打擊過他一回之後,中間隔著的這兩年,謝琬像是世間又沒了這個人,如今再見他,就覺得有些恍惚之感。

而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