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074辣手

074辣手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08 19:31  字數:3526

她目光晶亮地打量著錢壯,錢壯卻也顯得欲言又止。

這時候羅矩已經將人都綁好關進了倉房,回到她身邊來。

「不知道要如何處置?」

謝琬沉思了會兒,說道:「明日日出之後,在鋪子門外擺上八條長凳,將人分別綁上去打板子!一直打到他們招出背後指使的人為止!」

八個人一齊綁在凳子上打板子,這是多大的陣勢?這分明就是要在當著大庭廣眾掃那背後主謀的臉的意思。

羅矩聽她發了狠,也覺得只有這樣才算解氣,立即躬身退了下去。

謝琬走到櫃檯內,讓羅義開了柜子,取出兩張二兩百的銀子,回過頭來謙和地沖著錢壯說道:「這些日子有勞壯士了,你今日不說,我竟不知道已經承了你這麼久的情。這點算是我的一點心意,壯士若看得起我謝琬,請務必收下。」

錢壯望著那兩張銀票,一張黑臉卻驀地紫漲起來。

「姑娘這是瞧不起錢某。錢某做事只有兩個原則,一是對得起天地良心,二是對得起這『俠義』二字。姑娘這娘不是為報答我,是在罵我!」

謝琬知道他們江湖人確是最重這俠義二字,因此說話特地斟字酌句。卻沒想到還是傷了他的自尊。

正在不知如何勸說之間,錢壯卻忽然已低聲開了口:「姑娘若是覺得在下還有一兩分用處,那便讓在下繼續替姑娘看著鋪子好了。到時候姑娘若覺得在下還算稱職,便打發我幾個酒錢是,那也算是我的功勞。今兒這錢,卻是打死我我也不要!」

謝琬聽得他這話,卻覺胸中無比寬爽!

有他看鋪子,謝琬有什麼不放心的?只怕他藝高人膽大,覺得替她看個小鋪子屈材罷了。

頓時壓住心裡驚喜,說道:「壯士如此,不覺屈材么?」

錢壯這才看著她,通紅著一張臉道:「不瞞姑娘說,小的自打有了蹲獄的前科,如今就連縣裡賣菜的都不敢靠近我半步,四里八鄉的人但凡知道我底細的,也不原接近我。爹娘如今老了,等著我奉養,我又不能去遠處。

「我之所以沒讓姑娘知道我在,就是怕我臭名昭著驚擾了姑娘,反令姑娘心生害怕。今兒見姑娘臨危不懼,讓人敬佩不已,便斗膽想借這機會跟姑娘討個差事。往後就算姑娘要下龍灘入虎穴,小的也必身先士卒,報效姑娘!」

謝琬方才看到他時已起了愛材之心,如今見他竟真心實意投靠,哪裡禁得住這份狂喜!

錢壯的功夫她見識過了,雖然說眼下社稷太平,可到底難防宵小,有了錢壯在側,她起碼連睡覺也能覺著安穩幾分!

至於他擔心的自己會對他敬而遠之——兩世裡頭她地痞流氓還見得少么?要說蹲獄,前世謝琅也蹲過幾年,這又算什麼?誰說蹲獄的人就一定是十惡不赦的大壞蛋?連漕幫的人她都沒被嚇趴過,一個因為不甘受欺負而奮起反抗的錢壯豈會嚇到她!

雖說一面之交難定人心,二房裡如今這般模樣,更要嚴防用人不察以致里外勾結,可是平常人家請護衛,那些受著層層推薦而來的人有時候都不得已要冒險請回來,只要明日里查明他真的是錢老伯的兒子,這樣知根知底的人,還有什麼好顧慮的!

沒想到今日因禍得福,雖然受了場虛驚,可卻得了員護身大將,她忽然覺得,人偶爾遇點險也不算什麼壞事了!

她含笑站起來,盯著他看了片刻,然後正色道:「如果只讓你為我守鋪子,未免小材大用。你既是真心實意跟隨我,不如你就當我的護衛。不過我要做的事很多,可不是一般收帳的查鋪子,所以你的任務比較重。

「除了保護我的安全,你還要做到只聽命於我一個人,我的事一個字也不能對外吐露。你雖然是錢老伯的兒子,可是如果有違反規矩的地方,我也決不會姑且輕饒。甚至,很可能因為你的差事不同,我還會比旁人罰的更重些。這些你若能答應,我就能留下你。」

錢壯原先想著只要能有個事做,不至於成天被嫌棄便成了,如今聽得面前這小姑娘居然要收他做護衛,不由得大喜過望。守鋪子算什麼,隨便一個護院都能幹下來,而做護衛卻不同了!時刻待命,那才是一個真正的學武之人能夠發揮所長的真正差事!

一個人一生里,能遇到一個賞識自己的人多麼重要!

他不認為自己是千里馬,但謝琬卻成為了他的伯樂。

他驚喜之餘也打量了謝琬片刻,見她目光里透著常人難有的果決,頓時也知這膽大的小姑娘是真要用他,而不是開玩笑了,當下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字字鏗鏘說道:「小的願意追隨姑娘!如若有失職犯規,不必姑娘處置,我必自行處罰謝罪!」

「好。」

謝琬幾不可聞地點頭,「從今兒起,你的月錢從我這邊支付,我給你十兩銀子月錢,每月初一從羅矩手上支取。」

「十兩?!」

錢壯雖然走南闖北得多,可是聽到這樣的價錢還是嚇了一跳。一兩銀子就夠他們一家三口吃上半個月的了,想當初他曾經落魄時還曾經有過三十文錢過一個月的經歷,眼下的十兩銀子於他,是什麼概念?

謝琬平靜地微笑道:「如果你真的能夠做到我說的這些,當然值這個數。」

錢壯胸脯起伏起來,想了半日,居然覺得除了以往後的行動表達謝意,竟然並沒有什麼語言能夠代表他此刻的心情。

他無言地沖謝琬抱了抱拳,站在了一側陰影里。

這就等於表示,從此時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