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073暗護

073暗護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08 13:24  字數:3453

方才到如今,從來沒有人說過她是「三姑娘」,他們怎麼這麼自信地稱呼她為三姑娘?

雖然只是一字之差,可是也毫無疑問露出了破綻。

謝琬浮動的心忽然鎮定下來。

一定是認識她的人。她雖然沒跟江湖人打過交道,可是兩世見過的會武藝的人可不少,這些人看起來並不是什麼慣於燒殺搶掠的江洋大盜,看他們的架勢,反而跟大戶人家的護院差不多。可是如果真是人家家裡的護院,哪裡有膽子敢盯上謝家的姑娘呢?

除非背後有人指使。

這輩子她得罪的人不多,一是王氏,二來寧大乙算一個。如果這些人不是謝府的,就必定是寧家的。可關鍵是,以寧大乙那個腦子,真能想出怎麼樣劫持她的計策嗎?而且,他是怎麼這麼清楚她的出沒規律的?

寧大乙這個人雖然混帳,但其實沒什麼斤兩,這從他兩次都不敢招惹謝琬就看得出來,他其實也是怵著謝府的。而且自從上回謝琬放話讓他不要在李子胡同出沒後,羅升說他還真的從來沒有在這帶露過面了。

基於以上,他怎麼會突然生起劫持她的心思?

想到這裡,她往站在她對面的兩個蒙面人看去,兩個人手上雖然拿著大刀,可是拿刀的姿勢卻很鬆散,刀尖甚至都在晃動,看得出來功夫也十分稀鬆平常。就連擱在她頸上這兩把刀,雖然看著嚇人,但其實也在因為長時間高舉而輕微移動了。

謝琬敢擔保,假若換成她是個體力甚足的成年人,哪怕是個女子,他們也未必真的能得逞。

謝府的護院可不是這樣,河間保定兩府擅出練武之人,謝府有著數代基業,所請的護院也絕非泛泛之輩。怎麼會連把刀都拿不穩?

可見,他們也不是謝府的人。

再說了,就算這背後之人是王氏,她有本事一下子調出這麼多個人替她辦私事嗎?她的胃口難道就止五百兩銀子?

既不是寧大乙這樣的虛張聲勢的紈絝的手筆,又不是謝府的護衛,再也不是外來的江洋大盜,那他們是誰手下的人?

「五百兩銀子?你要是敢動我們姑娘一根汗毛,仔細我們老爺差人將你們碎屍萬段!」

就在她心思瞬轉之際,羅矩咬牙切齒地發起了狠,就連羅義也握緊了櫃檯上的算盤,準備殊死一搏。

蒙面人聞言嗤笑起來,「死到臨頭了還嘴硬!那你們就不妨試試,看你們老爺會不會替她出頭!」

說著,兩把刀便又提起了點,往謝琬喉間伸來!

羅矩嚇得往前急走了兩步,被側面趕上來的兩把刀逼得停在半路。

謝琬緊盯著羅矩,想告訴他不要衝動,卻又說不出話。

羅矩握緊拳瞪了蒙面人半晌,又看了眼一動也不能動的謝琬,咬牙道:「羅義去開柜子,有多少錢,全給他們!」

「不能給!」

正在此時,被栓住的門隨著一聲暴喝,陡然間撞開了!

進來的是個精壯的五短身材的漢子,赤手空拳,濃眉大眼之間卻一身正氣。鉗制著謝琬的三人因為正靠近門口,頓時被撞開的門板推得倒在了身下!而扼住謝琬的那人更是無暇自保,摔了個狗吃屎躺在地板上!

羅矩趕忙上來掩護謝琬,但仍遲了一步,倒下的門板迫得人無法近前。好在謝琬一直很清醒,就算突遇變故也不忘很快作出反應,因為雖然被門板帶倒在地,但是已趁機飛快逃開,避免了被門板壓身的厄運。

漢子原先也想前來解救她,當看到她敏捷地退到了安全地帶,則立時目露讚賞地調過頭,朝剩下幾個蒙面人走過去。蒙面人立時神色大變,舉著大刀齊齊圍攻上來,倒地的那幾個也立即爬起,成包圍之勢同時向手無寸鐵的漢子進攻。

但漢子居然絲毫不怯,一拳過去竟然掃倒了兩三個,再一腳伸出,已是四五個落了地!

眨眼之間,一幫人全都已經捂著肚子在地上直不起身。

分明看上去像個農夫的漢子,舉手投足之間竟然撂倒了七八個大漢!縱使這幾個人太不中用,也不至於隨隨便便一拳一腳就全部都收拾了!

羅矩等人望著這漢子,頓時猶如見了天神般目露敬仰!

「還愣著幹什麼?」一直觀察著局勢的謝琬認準了漢子是前來行俠仗義的,這時便已飛快從庫房裡親自找出來一大扎麻繩交給羅矩:「快去把他們全都綁起來!給我綁嚴實了!」

羅矩羅義頓時如夢初醒立即衝上前去。

謝琬這才走到這漢子身前,拂拂袖子,誠心地一福身:「多謝壯士相救!不知道應該怎麼稱呼?」

漢子明明是兩肋插刀的義士,打起架來面不改色,後耳根處還看得出兩道傷疤,也不知道見過多少大場面,此時見到她,卻突然慌不迭地避到了一旁,一副不敢受她這禮的樣子。

「姑娘切莫如此!我且問你,你可是謝府的三姑娘,這鋪子的主人?」

謝琬不知道他為何有此一問,但是仍鄭重地點頭:「我正是謝琬。謝府已故二爺的嫡女,壯士莫非認得我?」她在鋪子里出入得多,有人認得她也不是奇事,可是她卻不知道為什麼他看起來如此恭謹的模樣。

漢子先前等她回答之前,一直緊盯著她的臉,似乎生怕錯過些什麼,此時聽她點頭,一張臉立時松下來,然後單膝跪地,沖她抱拳道:「在下錢壯,謝過三姑娘搭救家父之恩!」

這下,就連腦子一向好使的謝琬也有些摸不著頭腦了!

錢壯抬起頭來,「敢問姑娘,去年春上,可曾替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