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072巧合

072巧合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08 07:31  字數:3604

黃氏母女卻不在,而是去了正院跟王氏說話。

大中午地跑過去立規矩,這可少見。謝琬抱著疑團,又搖著團扇踱到了上房。

老遠就聽見一屋子人歡笑言語的聲音,門下丫鬟通報說「三姑娘來了」,裡頭聲音便倏地靜下去。

謝琬低頭入內,只見大夥都在,黃氏母女笑盈盈地看著她,王氏坐在上首,臉上也有著春風得意。

見過了禮,謝琬坐在謝葳下首,說道:「你們在說什麼呢?老遠就聽到笑聲。」

謝葳笑道:「有兩件高興事兒,你要先聽哪件?」

謝琬道:「自然是先聽你的。」

謝葳笑著戳她的額尖:「這個鬼靈精,怎麼就知道這裡頭有我的事了?」

謝琬含笑不語,餘光瞟見王氏臉上閃過絲陰鷙之色,但正眼看去卻又不見了。

這就對了,當一個人看見仇家時,哪裡能不露出半絲馬腳?如果真能做到這般,謝琬都要懷疑她是不是也像她一樣有著幾世之城府了。

謝葳說道:「算你猜對了!父親來信,讓母親帶著我和弟弟進京去玩一段時間。我們過來邀太太一塊去,太太卻說家裡有事走不開。你說,能一塊去多好啊!」

進京小住?謝琬手上團扇驀地頓了下。謝榮才任職一年,住的雖是買下來的一座院子,可是到底張揚,而且趙貞來信上說他如今正忙於跟各路官員建交,那麼,他哪有時間陪他們母子?除非……是有用到他們的地方罷。

謝琬輕吁了口氣,團扇又輕搖起來。

謝葳今年已經十四歲,已該是說親的年紀,謝榮近來四處走動,此時讓他們進京,莫非是為的這事。

不過她記得前世謝葳嫁的人只是個寒門出身的士子,雖然後來還算不錯,可在當時卻並不是可以替謝榮帶來什麼可靠助力的人家,謝榮既然是這麼樣鄭重其事地接他們進京,想來不會是什麼泛泛之輩。難道謝葳的親事在今生會有變化?

想到這裡,她扭頭去看謝葳,後者還沉浸在急將進京的喜悅之中,分毫沒察覺她的注視。

而黃氏的神情則顯得沉穩得多,高興歸高興,看著女兒的時候,目光還是流露出一絲格外的不同。

「還有件事,三妹妹再也猜不著!」

謝芸此時見大家都被進京的話題纏住了,誰也沒有關注到他,當下急得跳出來,說道:「任家的雋哥兒已經考上了南源縣的廩生!不過他們家沒有人跟他一塊讀書,所以要到我們家來住,跟大哥二哥他們一道上咱們清河讀書!任伯父都已經跟縣學裡打過招呼了!」

謝琬有那麼半日才回過神來。

任雋要來府里住,跟哥兒們一塊去縣學讀書,又是什麼意思?

她下意識地往謝棋看去,謝棋從一開始兩頰就帶著紅暈,今兒臉上的笑也一直沒停過。

謝棋奪走任雋的玉到如今才一年多,當時鬧成那樣,心裡薄弱點的姑娘只怕真的就做出傻事來了,可事情才剛剛過去不久,任夫人就讓任雋來謝府長住,她就不怕任雋真的被謝棋訛上嗎?

謝琬覺得這任家一家人,真真是莫明其妙。

不過這是其次,謝榮那邊的事才是要緊的。

謝琬前腳回到房,趙貞的信後腳就到了。

信上只有一句話,謝榮最近與參知政事魏彬的弟弟魏曦來往甚密。

謝琬拿著手,手指尖莫名地抖了抖。

魏暹不請自來來了一趟謝府,然後謝榮就跟魏府的人有了聯繫,這是巧合,還是謝榮在得知道魏暹到府留連之後,便順著魏暹提供的這條線攀了上去?

文人圈子本來就廣,而且那些清流們又素以才學高低為推,謝榮厚積薄發,底子本來就厚,如今進了翰林,這是個活招牌,他又是個極擅於把握機會的人,若是借戚家五爺跟他同科進士的名義去結交魏彬兄弟,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可是印象中謝榮並不是這種拿兒女的幸福去為自己鋪路的人,他雖然擅謀,但對家人極為愛護。就算有這樣的機會,他也必定會問過他們自己的意見,那麼,莫非這是謝葳的主意?

她想起魏暹給謝葳畫的那幅如同她本人一般的寒梅圖,隱隱約約摸到了點什麼。

無論如何,謝葳是出色的。

魏暹雖然是三品大員之子,可卻並非長子,將來前途何如,還要看自己的造化。

所以她如果嫁給魏暹,也並不是算很高攀。而且謝葳沉穩又內斂,配孩子氣的魏暹對魏家來說絕對有益。而謝葳對自己的父親十分仰慕,前世里就視謝榮為神一樣的人物,如果說魏家真的看上了謝葳,那有了這門姻親,謝榮的仕途豈不又拓寬了許多?豈非也符合她的心理?

她托腮蹙起眉來。

理論上她必須阻止這門婚事。不管是她的臆猜還是確有其事,她都要切斷這個可能。可是萬一這也是魏暹的意思……她已經欠了他一個人情,如果再壞了他的姻緣,她豈非就成了那恩將仇報之人?

原本很明確的事情,牽扯到這一層,忽然變得讓人難以決斷起來。

思來想去,也只得回信給趙貞,讓他想辦法打聽內幕,並把黃氏帶著兒女進京的事告訴了他,同時也告訴他魏謝兩家結親的可能性。

沒想到她的信發去京師,羅升就從滄州回來了。一身的塵土,發須凌亂,不像個體面的掌柜,倒像個災鄉來的難民。

彼時正值鋪子打烊之時,謝琬每日里過來鋪子里點帳的例行時刻,見到他這模樣她已經心涼了半截。

羅升也沒有想到她這些日子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