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071狹路

071狹路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07 19:20  字數:3420

謝琬迴轉身來,說道:「你先去跟他搭搭話,摸摸他的深淺,若只是個擅吹牛的,則不必理會。」

羅升也可稱識人無數,這點小事還是毫無壓力的。

他轉身下樓直奔對面,然後點了兩樣小菜在常五對面坐下,眼見著兩人說起話來,那常五還跟他舉了杯。約摸過了兩三刻鐘,謝琬這裡吃完了半盤杏仁,羅升回來了。

「小的估摸著不像是純粹吹牛,他對於碼頭上的事務還是相對熟悉,而且幾個關鍵的人物也都還知道名字和模樣。」

謝琬又吃了兩顆杏仁,才說道:「眼下也沒有別的好辦法,就先跟他搭上線,去碼頭走走吧。萬一不成,再想別的轍。」

羅升點頭,送了她下樓。

門外*光正好,她眯眼看了兩眼街景,然後登上馬車。

門口擺攤的錢老伯小跑著走近來,踟躕地問:「姑娘找那常五做什麼?」

謝琬看出他眼裡的擔心,知道他純粹是怕自己吃虧,也不想他知道得太多,所以笑了笑,說道:「沒事,就是跟他打聽個人。老伯不必擔心。」

錢老伯翕了翕唇,想說什麼,最後卻又把搭在車轅上的手鬆了。

謝琬微笑了下,沖他點了點頭,示意羅矩駕車。

哪知車子才拐了彎,騾子忽然間嘶鳴著蹺起前腿來。

前面有人斥罵:「誰這麼不長眼?沒看見我們過來嗎?!」

謝琬沒提防車子被撞,好容易扶著車壁坐穩,聽得這話,便呼啦一下將車簾揭開。

騾車已經上了直街,而對面馬匹很顯然才轉彎過來,馬屁股都還對著巷子口。馬上坐著個油頭粉面的公子哥兒,竟然是去年在李子胡同被潑了一身墨的寧大乙。

寧大乙看見車頭坐著的羅矩,覺得面熟,正琢磨著是誰,忽然見得拉開的車帘子後露出來一張靜如秋月不怒自威的臉,頓時怔在那裡。

羅矩皺眉:「看什麼看?我們姑娘也是你能盯著看的嗎?!」

寧大乙猛地回神,睜大眼指著謝琬:「你你你,你就是謝家那三丫頭!上回就是你訛了我一塊玉!」

謝琬冷笑道:「原來是在我鋪子跟前耍威風的寧老二,我道是誰這麼不長眼!看來古話不假,狗嘴裡一日吐不出象牙,一世也吐不出象牙!」

寧大乙氣得臉漲紅,一骨碌從馬上下了地,噔噔走到車前來,說道:「丫頭,你可別欺人太甚!我寧老二可沒有不打女人的規矩!」

謝琬跳下馬車,沉臉道:「你沒有不打女人的規矩,我也沒有不打男人的規矩!」

滿瓶子水不響,半瓶子水晃蕩。

越是底蘊深家底厚的人越是內斂,越是沒什麼實力的人叫嚷得越是大聲。

謝琬對這寧家一點好感也沒有。

四周的路人漸漸圍過來,好奇地打聽來龍去脈。有聽出來由的人悄聲告知,然後人群里就此起彼伏地響起恍然大悟的聲音。想來是寧家在城裡聲名太壞,做下天怒人怨的事情太多,所以人們的矛頭都自動對向了寧大乙。

謝琬冷瞪著他,並不說多話。

但是比她高大許多的羅矩抱胸站在她身後的樣子,卻無端使她多了幾分懾人的氣勢。

羅矩雖然也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文人,可是卻比謝琬高了兩個頭,那樣死命地盯著寧大乙的樣子,看得出來也不是個好拿捏的主。謝琬這麼小的年紀能夠駕馭得了他,這本身就讓人嘆服。

寧大乙被自己架在了高台上,上不去也下不來,臉上尷尬得跟染錯了顏色的綢緞。

謝琬道:「羅矩數到十,他要是不讓路,毒死他的馬!」

謝琬平日里說一不二,身邊的人都有數,羅矩當下就頜首稱是,並四處打量有無賣砒霜之類的藥鋪。

寧大乙也看出來她不像是嚇唬他,心下也慌了,他上回就沒斗過人家,如今謝家又出了個在朝為官的謝榮,寧家跟他們差距更是大了,她真要是毒死他的馬,他又能上哪兒說理去?就是回家訴苦,也只能被老爺子指著額頭大罵沒用!

「你,你敢!」他色厲內荏地指著她,腳步到底後退了兩分。

謝琬冷笑著,等他讓出了足夠的位置,然後上車。

羅矩揚鞭駕車飛駛離去。寧大乙的馬嚇得驚嘶起來。

旁邊圍觀的人一鬨而散。

寧大乙狠啐了一口,灰頭土臉上了馬。

街頭巷尾的人日日低頭不見抬頭見,最怕沒有談資,寧大乙兩次在謝家三姑娘手上吃癟的消息很快傳開,過了三兩日,不但李子胡同一帶的人全知道了,就連謝府里也收到了風。

謝宏從陳祿嘴裡聽來經過,立時就去了趟王氏屋裡。

王氏沉思半日,卻是冷笑著喚了謝宏近前,交代了幾句下去。

她這輩子自打進了謝府,就沒吃過什麼敗仗,掌內宅,斗繼子,拉攏丈夫的心,她一樣都沒有落下!可是沒想到短短兩年間,她就屢次敗於謝琬之手,原先是沒有防備,如今既知道她的底細,若是不讓她嘗嘗苦頭,那她也妄為這府里的當家夫人了!

沒過多久,陳祿就獨自出去了。回來了又直奔王氏屋裡,過了許久才出來。

自然沒有人理會他們在做些什麼,反正王氏這個人一天到晚就這麼神神叨叨的。

羅升這裡因為已經隨著常五去了滄州碼頭,謝琬等著他的迴音,鋪子里又缺少得力的人,沒有多少心思去理會府里的事。再加上黃石鎮上近月來生意下滑,每月的銷量不但達不到當初規定的,基本上連人工月錢都成問題,她已經不能不過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