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068丹青

068丹青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07 05:36  字數:3491

謝琬見到這個人,也吃了一驚!

他面若敷粉唇若點珠,不笑時唇角也噙著一抹春風,居然是京中見過一面的魏暹!她原以為在京師見過一面之後便各自回到了原點,沒想到時隔數日,竟然在自己家中又見到他了!

魏暹兩眼亮晶晶地,被眾人簇擁著就像得盡世間寵愛的天之驕子。他身邊不但有謝啟功,有謝樺他們三位少爺,還有兩名穿戴講究的中年男子。在他右側,還有個年紀比他略長的少年,披一身黑貂絨斗蓬,也十分貴氣。

「三妹妹,這是魏暹魏公子。」

謝芸難得見到謝琬呆若木雞的樣子,連忙從旁介紹。

謝琬恢復神色,平靜地道了聲「魏公子」。

「這便是三姑娘么?」

魏暹盯著她,沖她頑皮地擠了擠眼。

謝琬則淺淺地揚了揚唇。

「戚公子,魏公子,這邊請!」

謝啟功似乎急著領他們去哪兒,打斷二人說話,然後熱絡地沖魏暹與他身邊的少年伸手作請勢。

魏暹微笑點頭,隨那少年一道穩步走了出去。

謝琬在廊下呆立了片刻,才又快步回頤風院來。招來羅矩:「你去打聽,魏公子為什麼會到府上來?」

羅矩苦著臉道:「不必查了。小的已經知道了。與魏公子同來的那位戚公子就是河間府內戚家的七少爺,戚家正是魏公子的外祖家,戚家的五爺跟咱們三爺是同科進士,他們二爺又跟城西何家的大爺是同科舉子。

「那魏公子來河間府走親戚,讓戚公子領著下鄉來遊玩,走到清河縣,那戚公子先帶他去拜訪了何府,然後說到咱們三爺,何大爺又領著他們上謝府來了。老爺聽說魏公子乃是參知政事魏大人的愛子,這裡正卯足了勁巴結他呢,這不聽說他好奇府里的藏書閣,不就帶著他過去瞧了么!」

謝琬聽畢,半天才解下斗蓬來坐到榻上。

她竟然不知道這當中還有這麼錯綜複雜的一層關係。河間戚家她略有耳聞,這是個真正的世家大族,子孫眾多,前世六部里侍郎就佔了兩個,還有兩個放了外任。幾位姑奶奶似乎也都嫁的不錯,眼下已知的便是其中一位就成了魏彬的夫人。

魏暹的外祖家既然就是戚家,那麼隨著戚家這些後輩偶爾四處走動倒也並不奇怪。

奇怪的是魏暹在看到她時雖然愕了愕,但並不驚奇,難道說他早就知道會遇見她?或者說,他早就知道她是謝榮的侄女?

謝琬忽然握緊了拳頭。魏暹,該不會把在京師見過她的事告訴謝啟功他們吧?

玉雪打聽來,謝啟功為了好好款待魏暹和戚家七公子,特地邀請他們留下住兩日再走。

兩廂素無交情,不過是因著路過而來拜訪,本來也沒指望他們賞這個臉面,沒想到魏暹竟然在大讚過謝府的藏書閣之後,同意了留下來。

謝啟功覺得是這藏書閣的功勞,於是即刻讓人收拾了*院——除卻每月初一開放藏書閣時喧鬧些,*院其實是個相當不錯的院落,而此時正值年節,藏書閣不對外開放,自然影響不到裡頭。

謝琬下晌睡了一覺,謝琅已經回來了,聽說府里來了貴客,被謝啟功又叫了過去作陪。

到了傍晚,羅矩進來告訴她,王氏為了款待魏、戚二人,特地請了本地的戲班子,明日要進府唱戲。又吩咐了芸哥兒陪著他們二爺去看縣裡舞龍舞獅。

作為謝編修的嫡子,謝芸此次成了當之無愧的作陪人選。而三房上下也成了負責招待的主要人物。

翌日黃氏就在三房設宴,招待魏暹和戚曜。

府里公子小姐,自然要作陪。

縣學裡已經開學了,謝琅沒空。因為是去陪曾經幫助過她的魏暹,謝琬此番做陪客的心情還是不錯的,進了院里,就見魏暹站在書案後繪畫,謝葳站在旁邊替他調色,謝芸和棲風院那三兄妹陪著與戚曜在旁觀看,旁邊則立著一大幫捧著瓜果點心的丫鬟婆子。

謝琅到達廊下時魏暹已經畫好了,魏暹微笑放了筆,謝葳移身過來看過,當先稱起贊來:「想不到魏公子不但下得一手好棋,書畫上竟也造詣頗深。真是讓我等開了眼界了。」旁邊站著的人也都湊過來,你言我語的讚歎起來。

謝葳今日穿著身素白斜襟的襖裙,梳著精巧的雙掛髻,耳畔兩縷長發垂在胸前白衣上,再襯著耳上一對紅寶滴珠耳鐺,便猶如雪地寒梅一般,高貴優雅難言。謝棋也穿著身簇新的粉紫夾襖,捨去了平日里花紅柳綠的配飾,渾身上下只在頸間套了個銀項圈,平白又變得溫婉了。

門下婆子也看著屋裡一眾少女少年能移目,聽得玉雪在廊下收傘的聲音,才回過頭來,連忙迎上前將謝琬引進門檻。

「三妹妹怎麼才來?快過來看魏公子作畫!」

謝葳笑著走過來,牽著她走到書案前。

魏暹聞聲把目光落到了謝琬臉上,亮晶晶地帶著笑意。

謝琬向眾人頜了頜首,算是打了招呼,然後看桌上的畫。

是副梅花,構圖十分精緻,打右上角斜斜地伸出一長一短兩枝梅枝來,殷紅的梅花錯落有致地散布在黑色的梅枝上,色彩對比十分到位。使她一下就想到了謝葳今日的打扮。

「魏公子的畫,自是好的。」她淡淡地讚歎。

也沒有別的多話。一眾人里她年紀最小,即使她擁有著較好的鑒賞能力,又怎麼能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表露出來?跟著大夥說好稱讚,而沒有什麼個人見解需要表達,才是合情合理的。

有人聽了這話卻有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