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067真心

067真心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06 13:38  字數:3515

謝啟功原本看著牆上的字畫暗練氣功,聞言驀地轉過臉,像是聽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話一樣,站起身來盯著她:「你跟靳永一直有書信往來?」

王氏和黃氏也俱都詫異地望過來,阮氏不明白為什麼,但見大夥都盯著她,於是也跟著盯著。

謝琬抹了把淚,說道:「表叔時常來信過問哥哥的功課。還送了幾本珍藏給哥哥。」

大家的注意力一下又移到了還跪在地上的謝琅身上。

謝啟功石化了片刻,回神道:「你起來!靳大人送的什麼書給你,拿過來我看看!」

他的聲音里有著十分的迫切。而且仔細聽的話,還有著一絲激動。

靳家的兒子如今做了皇帝的心腹官,謝榮要入仕都要仰仗他的力量,於是早已成為了謝啟功心中無可企及的人物。

如今在他不知道的情況下,靳永竟然跟謝琅他們一直書信往來,還贈送了珍本,這表示什麼?謝啟功一下子覺得,二房這對孫輩看起來也不那麼面目可憎了。想不到二房與之斷了聯繫這麼久,這靳永還對他們關懷備至,怪不得謝榮上回囑咐過要對他們好些!

想到這裡,他不由得又看向謝琬。

這孩子自小長得不錯,眼下眼淚未乾還在抽答,看起來更有幾分柔弱無依的樣子。

跟她方才吐露出的信息比起來,她撒謊出門的這件事簡直已不算什麼了!

謝啟功心裡的火氣漸消,等到銀瑣把那幾本珍本送到他手上後,他看著扉頁上靳永的私章,就已然再也看不出什麼怒色了。

王氏暗地裡心驚,她本打算就此將謝琬來頓狠治,可沒想到眼看著得手的事又被謝琬三言兩語就給扭轉了過來!看謝啟功的臉色,只怕早就不打算處置她了。那她的計劃豈不是又要改變?

「老爺,琬姐兒這般——」她半掩半露地提醒。

謝啟功合了書,看著她這副神情,想起早先她的枕邊風,又覺不給個交待她也不合適,於是道:「琬姐兒往後想去哪兒,都由她,只是安全定要注意,別弄出什麼讓大家不好看的事情來。至於處罰——就罰你到太太身邊立兩個月規矩,讓太太教教你閨訓禮儀。」

「老爺!」

府里沒有晨昏定省的先例,說立規矩自然就是指從早到晚在上房侍候的意思。這本是個最容易拿捏人的處罰方式,可是王氏臉色一變,卻是露出滿臉的不情願來。

謝琬伏在余氏懷裡,嘴角卻不由高高揚起。

王氏會留她在身邊才怪!整個正院就是她的小王國,她自己那麼多腌臟事兒防著人還來不及,哪裡會情願再留著她在身邊!尤其是在暗中得知謝琬小小年紀就已經當著二房的家的事之後,她難道生怕謝琬摸不到她的底細嗎?

「既然老爺說算了,就算了吧。」

王氏咬了咬牙,朝下方揮了揮手。

余氏高興地站起來,「既然如此,大冷天的總站著也不合適!琬姐兒琅哥兒,走,回房暖暖身子去!」

王氏強打著精神站起身,目送著他們走出院門,一張臉轉背已沉得能擰出水來。

「到底是原配的後嗣,老爺待他們可真是不同!您還真相信琬姐兒是去了黃石鎮?也不查查她到底去幹什麼了!」

謝啟功捋著須,正要說話,龐福走進來,稟道:「老爺,方才龐勝去了趟黃石鎮,見到羅矩在二房宅子外頭倒泔水。」

如果沒上黃石鎮住,又哪來的泔水?

謝啟功瞟了眼王氏,負手走了出去。

王氏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手上絹子都攥得不成樣子了。

余氏帶著謝琅兄妹回了頤風院,吳媽媽早已經把炭燃得旺旺的在薰爐里了。見得他們進來,吳媽媽先跟余氏行了禮,然後再看謝琬,險些落下淚來。

余氏怕謝琬先在正院里受了番折騰,回頭又要費神,在這冰天寒地地熬不住,連忙讓吳媽媽下去沏茶,然後親自給謝琬換了衣服,梳洗好了,大家都歡快地吃了晚飯,這才拉了謝琬在炕上,把神情放凝重下來。

「你老實告訴舅母,這些日子到底上哪兒去了?」

「舅母!」謝琬頭一紮,埋進她懷裡,「舅母,我去京師看靳表叔了。」

「什麼?!」

余氏差點一頭從炕上栽下地來。她抓起謝琬兩隻胳膊,瞪大眼睛:「你,你去京師了?!」

謝琬點點頭,看著旁邊默不作聲的謝琅,說道:「聽說靳姨太爺病重在床,我想著靳家以前待我們那麼好,所以也想去看看他。」

她從來不忍欺騙真心待她好的人,所以她的去向一定要告訴舅母,但是具體做什麼,她卻不能說。舅母是個樸實純善的婦人,她若是和盤托出,絕對會驚嚇到她。

「你,你怎麼能一個人去做這麼危險的事?萬一路上出了意外怎麼辦?!」

余氏後怕得都發起抖來了,她緊緊地抓住她的手臂,然後又下了炕,在屋裡來回的走著。

「我帶了六個人,而且我也不是那麼好欺負的人,您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回來了么?」

謝琬溫柔地笑著,盡量用平和的語氣緩解她的擔憂之情。

「你這孩子!下次可不許這麼任性了!」

謝琬的行為在她的眼裡,無異於任性莽撞。她怎麼能相信她這十日里竟然是往京師去了趟回來呢?她自己的女兒都已經快十三了,到鄰縣走趟親戚她都牽掛不已。十歲都不到的謝琬,她居然有這個膽子上京師去!而謝琅居然還替她遮瞞著!這要是真出了事怎麼辦?

她再次後怕得揪緊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