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066拿捏

066拿捏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06 13:37  字數:3439

一路上十分順利。

傍晚時分到了清河城外北城門下,謝琬便就地吩咐羅升和申田駕車去了李子胡同,然後才與出門時一樣,由吳興羅矩駕車,帶著玉雪玉芳往謝府所在的寺後大街趕來。

馬車剛進街口,羅矩忽然道:「剛才那人,怎麼見了我們就跑?」

吳興不以為意說道:「是哪個小乞丐吧?」跑了一天車,他也急著想回府好好洗個熱水澡睡一覺了,於是車速半點也沒停下,同時他也懷著初次進京歸來的激動心情,十分盼望著快些跟從未進過京的吳媽媽講述一番。

很快,車子就駛過了先前羅矩發現了有人的地方。

謝琬聽見他們說話,撩窗也看了看,但是暮色里什麼也看不見。

車子很快到了謝府,門房認出馬車上的人,臉色不變,立即開了門。

謝琬也覺得今夜有些奇怪,環視了一圈四周。二門外停著四五輛騾車,其中有輛明顯不是謝府的。

她正要走過去細看,忽然穿堂內有人輕輕咳嗽了一聲。她遁聲看去,只見龐勝家的正藏在門後沖她招手。

謝琬看了下四周,邁步走上去。

龐勝家的一把拉了她到暗影里,說道:「出事了!您倒是去哪兒了?太太今日忽然讓人去齊家接您回府過節,結果齊家說您沒過去,這會兒,舅夫人和太太正在正院里等您呢!」

謝琬心下一沉,他們在齊家小住是常事,即使是小年也不例外,王氏怎麼會突然想到去接她回府過節?她連忙道:「那哥哥呢?」

「二少爺在正院跪了整個下晌了,被老爺臭罵了一番,可是抵死也不肯說出您上哪兒了,於是如今還跪在正院里呢。」

當著舅母的面謝琅還跪了這麼久,足見事情十分嚴重。

她當即從荷包里拿出錠碎銀子,塞到龐勝家的手裡,然後走出來,把羅矩招過來耳語了幾句。

羅矩飛快地走出門。她在廊下平了口氣,才走向謝琅所在的正院里去。

才進正院,周二家的就迎出來了:「三姑娘,您回來了!」一面讓人去稟告,一面引著她往正廳來。

謝琬並不理會。她可不相信王氏不知道她回來了。街頭被羅矩收在眼裡的逃跑的身影,門房波瀾不驚的神色,這都說明王氏早就得到了消息。再讓人裝成這驚訝的樣子,有什麼意思!

正廳上首坐著謝啟功和王氏,阮氏黃氏坐在右側,余氏則坐在左側,至於謝琅,一言不發跪在地下。

見到謝琬進門,余氏第一個起身衝過來:「琬丫頭!這些日子你可上哪兒去了?!」話沒說完,眼淚已經撲簌簌滾下來。

謝琅不曾起身,看見妹妹安然無恙的樣子,卻也是紅了眼眶。

黃氏哽咽著道:「琬姐兒,還不過來見過老爺太太?」

謝琬拍了拍余氏的手臂,走到上首福了一禮:「孫女見過老爺。請太太安。」

王氏嘆了口氣。

「跪下!」謝啟功拍著桌子,怒吼道。

謝琬抬起頭,「我並沒有犯錯,為什麼要跪?」

「你沒錯?你騙我們說去齊家,結果這些日子去哪兒了?」謝啟功站起來,一張臉沉得能滴出水來。

「哦,我去黃石鎮了。」謝琬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然後眼裡又湧起抹哀思:「一晃父母都過世一年多了,我挺想念他們的,時常躲在被子里哭。可是又怕老爺太太不準。老爺好不容易爭取把我們兄妹留在府里,自然是不希望我老往外跑的。所以就沒說實話。」

余氏這會兒見得謝琬平安歸來,早把先前的擔憂和驚慌拋到了腦後。

這會兒見得謝啟功還對著她嚷嚷,便就不悅地道:「琬姐兒既不是犯人又不是下人,怎麼不可以往外跑?他們兄妹有他們兄妹自己的事,天天呆在屋裡,誰幫他們打理家業?他們把家產敗了,你們是不是特高興?琬姐兒沒有母親,不早些學著怎麼持家,將來嫁出去丟的是誰的臉?」

謝啟功當她是蠻不講理的潑婦,從來不愛搭理她,此時沉哼一聲,別過了臉去。

王氏道:「舅夫人這話未免有失公道。方才琬姐兒沒回來,您不也是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么?我們也不是硬要拘著她,如今幸虧是安然無事回來了,若是有了點什麼差池,到時不成為咱們府上的責任?舅夫人到那會兒,指不定也把責任推到我們頭上來罷?

「說到底,我們也是為她好,咱們家也不是那不講情面的人家,女孩子家要出門,打個招呼說聲便是,這撒謊的習慣到底不好。真惹出什麼事來,帶累的可不止二房,府里還有好幾個姑娘沒定親呢。就是舅夫人這麼疼她,到時也看著也不痛快不是?」

謝啟功原是不打算做聲了的,王氏這麼一說,他立即就把眉頭皺起來了。事情起的急,王氏不說他倒忽略了,隨著謝榮任了編修,謝府在鄰近周圍人眼裡都跟從前大不同,假如真鬧出什麼醜事,丟的是府里的臉,到那時又怎麼去跟有身份的人家攀親?

他指著謝琬:「打今兒起,你不論去哪兒,都得得到太太的同意方能出門!」

王氏臉上露出兩分得色,像看著砧板上的肉一樣看著謝琬。

只要有了這條規矩,她再想隨時出去辦事就難了。雖然鋪子里的事有羅升他們,不用太操心,可是她還要開米鋪,還要擴展生意呢!她只要出不去,王氏要對二房產業或他們兄妹下手,就太容易了!

由此看來,王氏鬧出這番動靜之前,對她頗下了一番功夫,雖然眼下不太可能知道她去了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