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061碼頭

061碼頭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04 14:31  字數:3448

碼頭整個一大片都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之地,擺攤的都有把能將死人說活的好嘴,賣藝的也有比別處更高超的技藝。

其中也有著裝妖艷的女子,像只花蝴蝶兒似的,拿著手絹兒在男人堆里穿梭,謝琬知道,這些就是沿河那些掛著五彩招牌的窯子里的窯姐兒,多是北班姑娘,因為缺少文化素養,比起勾欄胡同里那些才貌雙絕的南班,可拉得下臉得多。

但這些人也不是尋常人都能搭理的,兜里沒有幾個子,你若是貿然調戲,隱藏在人群中那些擁有一副好身手的龜奴們就會一擁而上,把白吃人家豆腐的你揍個半死。

因此,這其中也不乏有玩仙人跳的,常常是有人滿以為兜里有幾個錢,就可以抱得美人一度*宵,結果卻落得人財兩空,還要被人暴打敲詐。這個中真假,就看你有沒有那個能耐分辯,或者有沒這個運氣遇上貨真價實的了。

不過聽說如今沿河一帶的窯子也規範起來,那些正經做生意的開始有了不成文的行規,讓慣於風月的人能夠一眼看透分辯真偽,以此避免玩仙人跳的那伙人擾亂了市場。但具體是什麼不清楚,不過應該風氣要好許多了。

除了這些,別的良家婦人就不太多了,有也是搭幫走鄉串戶的戲班,或者拖家帶口賣藝的那些。剩下的也有挽著籃子前來賣瓜子花生小買賣的民婦。

穿梭往來的大多是短打裝扮的漢子,五大三粗,神情彪悍,當中許多人一看就是混慣江湖的。

還有些氣勢弱些的,應該是船工或者苦力,他們大都三五成群,盯著路過的女人屁股一面調笑,一面說著粗話。雖然他們大多也是窮苦人出身,可是因為依附著漕幫過活,這些苦力也漸漸形成了一支近似於地痞流氓的隊伍,而失去了底層百姓原有的本真。

於是乎他們看到弱小無勢的人會欺侮,看到掛著手拿著五顏六色的小旗的人,或者腰上掛著龍頭狀腰牌的人,神情立即又莊重起來。

衣著講究,又沒什麼特別標緻的人往往是來接糧的商戶。這些人就成了地痞流氓們敲詐的首要目標。

漕幫里的人其實並不明顯,腰上掛著龍頭牌的人雖然明顯標誌著是幫里的人,可只是負責碼頭上幫務的低等級的頭領,謝琬叫不出名目,但是這一路走來,她總能依仗小孩子不受人注意的便利,察覺到各處人堆里總有機警的目光在四下穿梭。

漕幫負責著整個京杭大運河的漕運,又是半官方的幫派,且不說他們的勢力範圍有多廣,只說這碼頭裡魚龍混雜,各幫各派看起來都不是善茬,卻偏偏又相安無事,這樣管理的手段,就很讓人佩服。

謝琬無意於跟漕幫舵主打交道,她只是需要有個人能夠替她牽線搭上幫里的人,能夠接下她這單買賣,然後替她安全地運送糧食就成了。

她在羅升他們陪伴下看了會雜耍,又看了會江湖人賣藝,再施捨了幾個錢給湊上來的小乞丐,便就往套圈的攤子面前走去。

一路上她注意到人群里有人在巡視整個碼頭,卻不知道自己已經落入了別人的目光追蹤。

碼頭左側一排兩層的木樓里,有雙眼正在窗戶內,緊盯著袖著雙手、看申田拿著幾個藤圈套瓷娃娃的她。

「她是什麼人?」

旁邊有人答道:「好像是外地來京做買賣的商戶,那年老的是她的父親。旁邊的是她的哥哥。」

「商戶?」那雙陰鷙的眼眯起來,「一般女娃兒見到這些下九流的場面,哪個不是嚇得縮手縮腳鬧著要回去?你看她,從頭到尾連眉毛都沒動過分毫,這份定力就是尋常男子也難具備。

「你再看看,她走到哪裡身邊那幾個人不是都把她護在中間?而你口中她的那個父親,每做一件事也都要低聲詢問她,神態卑微恭謹,天底下有這樣伏低做小的父親嗎?」

旁邊人聞言,立時無語。

他哼了聲,轉動著手上的鐵球,目光又投向窗外。「再去探探。年底了,別是護國公派來暗訪的人。」

旁邊人聽得這話,立時招手喚來了幾個人,悄無聲息下了樓去。

申田扔了十個圈,套中了一個大紅色的瓷金童,和一個瓷冬瓜。羅矩卻只套到了個狐狸狀的瓷勺兒。

兩人都把戰利品送給了攏著袖子在旁觀戰的謝琬。

羅升看了下四周道:「該回去了吧?天色也不早了。」

謝琬也看得差不多了,正有此意,便讓申田拿了一手的瓷器,掉頭準備回府。

才走了幾步,一塊巴掌大的物事忽然落到了腳跟前,謝琬避之不及,將它踩在了腳底下。

她還來不及低頭,面前已經多了四五個高壯的大漢,為首的絡腮鬍子,卻穿著身極講究的斜襟鑲領錦緞長袍,袖口紮緊著,目光緊盯著她。

羅升他們幾個立時將她護在中間,並且渾身散發出一股讓人很容易就能感覺到的緊張氣息。

漕幫的人。她腦海里突然冒出這幾個字。

可是漕幫的人找她做什麼?

她腦子裡快速地轉著,發現四周的人並沒有怎麼注意到他們,——常年在碼頭討生活的人才是最了解漕幫的人,既然他們無動於衷,那麼看來這夥人的刁難之意並不是十分明顯。

她從來沒跟幫派里的人打過交道,不清楚他們的行事作風,只能從這些參照物上猜測他們的用心。

她沖絡腮鬍笑了笑。

絡腮鬍沒動。

她彎腰下去,將腳底下的龍頭牌撿起來。

「好漂亮的牌子,可惜被踩髒了,真是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