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060意料

060意料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04 08:41  字數:3443

端端停停喝了三碗茶,眼見得日色漸暮,先前那家丁又回來了,沖趙貞躬身道:「我們大人請先生過書房去。」

趙貞聞言,連忙整顏肅身,隨著家丁出了穿堂。

書房原來就在東跨院這邊靠倒座的一處清靜小院。

家丁走到正房一道放了綢簾的門口,向內說了聲:「清河來的趙先生到了。」

就聽裡頭傳來道略顯疲倦的聲音,緩緩道:「帶進來吧。」

家丁打了帘子,趙貞低首走進,抬眼便見到書案後坐著的一人,約摸三十四五歲年紀,烏髮墨髯,一身家常的青佈道袍,頭上也是拿白玉挽了個家常的纂兒,身軀往向前傾,左手搭在案上,微閉著雙眼,右手側支著案台,揉著鼻樑窩兒。

雖然同是正七品的官,但是在他面前,趙貞卻頗有幾分自慚形穢。不要說他住不來這樣寬敞的院子做書房,也拿不來這樣瑩潤的玉簪綰髮,就說這身氣度,如果不是知曉他的身份,趙貞定要以為自己拜見的是六部里哪位一二把手。

想到這裡,態度就愈發謙遜了些:「下官趙貞,拜見靳大人。」

聽見下官二字,靳永才放開手,抬眼把目光落到了他身上。片刻後他揚聲叫來先前那家丁,說道:

「我不是讓你把捎信的人帶進來嗎?」

家丁連忙道:「這位趙先生就是清河送信來的。」

靳永目光炯炯盯著趙貞。

趙貞彎腰下去:「下官確是替謝三姑娘送信來的,同時也是清河縣縣令,此番因進京之便,替三姑娘代勞。」說著把懷中信件取了出來,雙手遞出放在案上。

靳永聽得他身為當地縣令,卻為個半大孩子當信差,不由也起了幾分疑惑。他且不看信,卻把家丁揮退了出去,打量起他來。

趙貞感覺到他的注視,不由得把腰背放下了些。

隔了片刻,靳永站起身,拿著那封信走到靠牆擺放的座椅旁,伸手作了個請勢道:「趙大人請坐。」

趙貞稱謝,在客座坐下。

靳永喚人上茶。一面展信,一面微笑道:「趙大人想來與謝府交情不錯。」

趙貞拱手道:「承蒙清河縣各府上上下關照,才使得下官這三年任內治下無虞。」

靳永點點頭,展信看起來。

趙貞也想知道信中說的什麼,悄然打量著他的神色,但他面色如古井無波,並看不出什麼。

片刻,靳永把信收了,放在茶案上,說道:「這些年,謝老爺他們待琅哥兒兄妹如何?」

趙貞斟酌了下靳家與楊太太的關係,說道:「當初齊家上門要領走謝家二少爺兄妹,謝老爺同意了他們提出的三個條件,然後將他們留了下來。同個屋檐下住著,只怕磕磕碰碰是有的。好在有個齊家時不時關照一二。」

他並不知道謝榮調任翰林院編修與靳永有著莫大關係,基於打聽到的靳家當初是如何替謝騰討還母親嫁妝的傳聞,他本想把當初王氏如何攛綴他擠兌謝琅的事情說出來,可到底讀書人搬弄口舌的說不出口,更怕說出來後反而使靳永看輕自己,平白壞了好事,便就把話又咽了下去。

靳永端茶在手,半日後卻是嘆起來,「我表弟自幼失母,又被謝家老太太教養得性子綿軟,一路不知吃了多少苦。原以為娶了妻生了子,又有亡母的嫁妝倚靠過活,從此可以安享太平,卻偏又英年早逝——家母倘若在世,不知又要因此送掉多少眼淚。」

趙貞見他神情真摯,是真動容,不由也順著他道:「謝二爺在世時下官原也見過幾面,確是個溫文爾雅的君子。如今的琅少爺竟比二爺在世還要出色,不僅文章做得好,就是模樣也是百里挑一。」

靳永笑道:「謝家人都長得好。只是男孩子模樣要那麼出眾做什麼?只要四體端正,勤奮好學便可。」話雖如此,嘴角笑意卻是不曾消去。又問道:「琬姐兒該有九歲了吧?我看她信中一筆字倒是寫的十分有根底。」

說到謝琬,趙貞的神情就不覺多了絲敬意,「三姑娘不但模樣好,小小年紀,見識更是不同尋常。下官也不知道如何形容,總之,大人往後若見到三姑娘真人,便可體會了。」

靳永只當是客套話,含著笑便就把這頁揭過去了。

趙貞見他隻字不往他官職上提,心裡有些發急。卻又不好直言。

正後悔方才不曾帶份履歷過來,也好有個搭訕的由頭,就見得他起了身,像是要送官的模樣。趙貞一眼晃到桌上朱泥里那枚青田石的私章,再熬不住了,便就脫口道:「大人這枚印章可有些年頭了。我這裡正有兩方福建的壽山石,但願能入大人慧眼。」

說著他把那木匣子拿出來,將盒蓋打開放在書案上。

靳永眉間果然起了絲興味,伸出保養極好的手將之拿出來,只見一長一短的兩塊石,質地一色的瑩滑滑膩,的確不愧為金石之中的上品。

「想不到端風還有這樣的雅興!這樣的壽山石,在玉田齋只怕也不多見。」

他目露微笑將之拿在手上把玩,端風兩個字吐出口,更顯得氣氛融洽了許多。

趙貞正納悶他如何知曉自己的表字,靳永側身走到光亮處去看那石頭,他便就看到謝琬托他捎過來的信里,一張寫著「趙貞履歷」的文書露出來。

他這才知道,原來謝琬讓他捎來的,是他自己的履歷!

一時間,因著她這份誠意,令得他胸中回暖,枯坐了半日而僵冷的四肢也漸漸活絡起來。

「下官在七品官任上呆了十來年,一直未曾行差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