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057成事

057成事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03 08:40  字數:3480

謝琬似乎想起了什麼,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不等趙夫人說話,她又忽然道:「那該許親了才是。」

若是別的人,對方明知自家兒子是這樣的情況,還哪壺不開提哪壺,八成就翻臉了。但是這兩廂都是有心人,這話明明就是個契機,又怎麼會讓它真的引出什麼不快?

趙夫人攥緊了手絹子,就道:「就是沒遇上有合適的。」

說完她臉上又有點發熱。

謝琬是個年方及九歲的孩子,跟她說這些會不會顯得自己太為老不尊了?想起來之前趙貞也打她的退堂鼓,覺得這事太不靠譜,可是她打心裡真的不想放過這個機會,那廟裡說話的女子是個丫鬟,她總不可能去找個丫鬟來說道吧?除了找謝琬,能找誰呢?

她覺得等這事過後,打死她也不會再做這種跌份兒的事了。

謝琬卻仿似分毫都沒留意她的尷尬,而是咦了聲說道:「說到這個,我記得前幾日玉芳跟我說起,她有個幼年的好姐妹正要找這麼一戶人家來著,也不知找到了不曾。」

趙夫人兩眼發光,激動地道:「當真?那煩請姑娘幫著問問唄。」

謝琬道:「您稍等。」然後把玉芳喚上來,拉到裡頭屋裡說話。

隔片刻兩人出來,那叫做玉芳的丫鬟便朝自己走過來,行了個禮,說道:「回夫人的話,奴婢的姐妹還沒有找到夫家。只是她是莊戶出身,而且身世也可憐,不知道配不配得上大少爺。」

趙夫人聽得這麼說,立時整腔血都活起來了。她握著扶手,好容易才穩住心神,控制住了情緒說道:「出身模樣什麼的都不限,只管要能夠真心實意地待駒兒就好!」

趙駒這個樣子,不必想那夫妻之事,照顧人說起來容易,可哪個正值韶華的女子做得到死心踏地守活寡呢?一年兩年容易,三年五年也容易,怕就怕八年十年之後,她正值風韻之時,熬不住要離去。

當初王氏跟她說起王家那姑娘時,她也沒指望過她會守一輩子,只覺著就算熬得十年二十年,也好過從來沒有。

「這點您放心。」玉芳咬著下唇,看了眼旁邊的謝琬,為難地說道:「我這姐姐,她,她——唉,夫人,我還是悄悄與您說罷。」

等到趙夫人首肯,她便湊近她耳邊說道:「她是個石女,一輩子都不能人道。」

趙夫人聽到「石女」二字,頓即如冰凍在了那裡似的,張大嘴說不出話來。

玉芳局促地道:「我都說了她配不上大少爺,夫人就當奴婢不曾說過吧。」

說著扭身便要往樓下走。

趙夫人忽地一把將她拉住:「你說的可當真?」

「如有一字虛假,天打雷劈!」玉芳指天發誓。

趙夫人心裡的喜意如狂潮一般湧上頭,湧上四肢。

石女!既是石女,自然就連最後這點顧慮都沒有了!天下既有這樣的人,而且老天又把她送到了自己面前,她還有什麼好不放心的?

她眼眶發熱看著上方,雙手合十朝著西方默念了三聲「阿彌佗佛」。一定是昨日上清泉寺去,菩薩顯靈了!要不然怎麼會剛好在她上完香後就聽到了她們說話呢?

她多麼慶幸自己來這一趟,要是聽了趙貞的話,她真的就錯過這樁天賜的好姻緣了!

「三姑娘!」

她印了印眼眶,轉過身來走到謝琬面前,「看來這也是緣份,玉芳所說的這個女孩子,我十分滿意。你能不能找個機會把她帶到這裡來讓我見見?我知道這種事要把你姑娘家牽扯進來很是不好,可是成就一樁姻緣也是功德一件,菩薩會保佑你的!」

她真誠地說。

謝琬也真誠地笑道:「夫人放心,我素有成人之美。三日後此地,夫人來看人就是了!」

半個時辰後,趙夫人挑了十來匹綢緞,心滿意足地登車離去。

剩下的事情就容易了。

謝琬轉身便叫來羅升,交代他上外頭找兩個面生又辦事活絡的人充當人牙子,用三十兩銀子將王安梅從王耿手上「買」了過來,抬到清苑州里申田早就賃好的一處宅子里。

王安梅從此與王家再沒了干係,賀氏則暗地裡從女兒口中知道她是要嫁出去,所以並沒有過份悲傷。又怕自己做不出來難過的模樣讓人起疑心,便假稱回娘家去而避開了這一幕。

三日後申田把改名為玉玉春的王安梅送到李子胡同來見趙夫人,趙夫人十分滿意,問長問短,並給了只鐲子當見面禮,又當即在鋪子里扯了幾色綢緞,給她制新衣。

又商議起婚嫁之事。

趙駒這副樣子,自然只能一切從簡。王玉春沒有娘家,趙夫人便委婉地拜託謝琅謝琬做為她的娘家人,玉芳雖然與王玉春對外稱姐妹,可以趙家的身份,總不能與個下人攀親。假稱為謝家二房的遠房表親,無形中體面得多。

謝琬當仁不讓,收下趙家的八十兩銀子聘禮,再加了二十兩進去給王玉春置辦嫁妝。

作為娘家人的謝琬自然免不了要與謝琅往趙府走動,一來二去,趙貞與謝琅便從城中世家望族的少年郎們聊到了科舉,再從科舉聊到了仕途經濟,去了趙府走動了十來回,趙貞已經有意無意考校起謝琅的學問。

與此同時,趙夫人與謝琬的交情也在飛速加深。

趙夫人發現,九歲的謝琬其實就是個小大人,無論什麼事情只要跟她一說,彷彿都變得容易起來,且她總能想到人家所想不到的事,為這樁婚姻而避免這樣那樣的後患,她的從容鎮定不是假的,她的慧黠靈動也不是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