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055保密

055保密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03 08:40  字數:3459

王安梅搖頭:「我不配有這樣的日子。我也想過自己如果不是這樣,將來會怎麼樣?可是我無論再怎麼幻想,我也知道這些都不屬於我。我如果命大,便等到給我娘送終便找個地方了此殘生。若是命薄,那更是什麼也不消說了。」

「我是說認真的。」

謝琬看著她,眼神幽深而沉凝。這一刻,她又變回了那個冷靜果決的謝琬。「如果我保證能夠讓你過上這樣的日子,從此擺脫讓人歧視的命運,變成官戶人家的少奶奶,而且不必行夫妻之事,有子嗣之憂,你答應還是不答應?」

她一字一句地說著,目光不容她迴避。

趙貞夫婦既然能夠對痴傻的長子不離不棄,足見得還保留著最基本的赤子之心。如果有個品貌端正的女子心甘情願地陪伴趙大少爺,他們極可能會尊重這個女子。王安梅倘若嫁過去,別的不說,至少公婆面前是絕對好侍候的。

另外從李二順在趙府收集的所有點滴來看,趙貞夫婦另育的一子一女也都品行不錯,雖然住在福建老家,可是每月里都會來信,而且信中也必會問候趙大少爺。王安梅過門後是不可能跟他們有利益衝突的,他們又怎麼會不做個順手的好人,寬待於她?

謝琬對於王安梅嫁進趙家之後的日子,還是相當有信心。

王安梅聽完她的話,卻又是歡喜又是懷疑,歡喜的是當真可以有改變命運的機會嗎?懷疑的卻是謝琬明明才這麼小,她有什麼能力幫助自己謀得一份安穩無憂的生活?而且夫妻之事四字從她口裡說出來,竟然沒有半點的不自然……

謝琬看了她兩眼,知道她需要時間斟酌,於是揚聲叫來羅升,辦起自己的事。

「去把這幾個月的帳目拿上來。」

羅升依言拿上來了。謝琬筆竿子輕敲著筆筒翻著帳目,目光再也不看對面椅上坐著的王安梅,看完帳後卻是朝著羅升說道:「今年比去年略好些。可是還不夠。我這兩日想了想,不如你去請個老練些的裁縫來,用咱們的衣料製成成衣掛在鋪子里,看看能不能有些效果。」

羅升行事就是太保守,每回進的綢布都是憑經驗按往年銷的好的來進。可是往年銷得好並不表示永遠銷得好,服飾這東西,也像婦人的儀容,還是要保持顏色常新。

但是因為眼下還不到大變革的時候,羅升這邊鋪子也還是在增長盈利,所以也就暫且不去管他。

羅升聽畢也頓覺靈台開闊,城裡的裁縫鋪不賣布,綢緞鋪不賣成衣,各有各的飯碗,這是定例,但是掛兩件成衣作樣板,卻沒人敢說不合規矩。這年頭除了擅長縫製的那小部分人,大多是看什麼是什麼,幾個人有把一匹布在腦海里加工成一件衣裳的想像力?

羅升點頭稱讚,遂與她商議起來:「小的知道后街有個手藝好的裁縫娘子姓馬……」

他們這裡說著話,仿似一旁坐著的王安梅成了透明人。

自打謝琬坐回書案後起,王安梅就一直在打量她。

她越是打量越是驚奇,因為從來不知道小於自己許多的謝琬居然還有這樣運幬幃幄的能力,而且這羅掌柜還對她畢恭畢敬,目光看起來敬重而認真,絲毫沒有認為面前與她說話的是個小女孩子的模樣!

如果說當初吳媽媽口中生活講究的謝琬讓她感到詫異,那麼眼前的她,簡直就是令她驚愕不已了!

她是沒有見過什麼世面,可是眼前的她渾身透露出來的那股自信和沉靜,那是一般同齡的男孩子也無法擁有的吧?就是年紀閱歷大過她們許多的她的祖父身上,她看到的也只有滿眼的算計和滿腹的虛榮,幾時像謝琬這麼樣,讓人不知不覺就有臣服的意念過?

這片刻里,她心裡變得跟翻江倒海似的。

她剛才跟她說的那番話,莫非是真的?

謝琬交代完了羅升,端起茶碗來看了王安梅兩眼,喝了口之後放下茶碗才說道:「姐姐可想好了?」

王安梅下意識地站起身來,彷彿面對的再也不是個小女孩,而是個讓她無法輕怠的大人物。

「我,我……」

她也不知道說什麼好。說答應嗎?總覺得有些輕浮,怕她笑話。說不答應嗎?又怕因此葬送了機會。

她躊躕不安,低頭絞著手指。

謝琬淡淡一笑,給了她個台階下:「姐姐若是答應,便嘗嘗這茶吧。今年的秋茶,雖然比不上春茶,也是不錯的。」

說著她舉起碗來,作了個請勢。

王安梅紅著臉坐下,便就向茶碗徐徐伸了手,將它執在手裡。卻又因為最終是答應了,也不知謝琬心裡怎麼想,一時喜一時慌地,臉色便愈加紅起來。

「三姑娘若是真有這樣的人家,那自然是好。如果是沒有,而要特地去打聽,卻是不敢。」

謝琬走回她身邊,說道:「自然是現成的。但是我想,如果你要是嫁過去了,王家這樣的人家還是斷了聯絡的好。不是我瞧不起人,而是這家人是極有體面的人家,王家若知道你嫁得好,自然會想盡辦法打秋風,這樣一來不但讓你自己為難,也讓你婆家為難,好事反成了壞事。你說呢?」

王安梅沉吟著點頭,「你說的對,其實不必妹妹說,我也不想再與王家有牽扯。我只是惦記我母親。」

「你母親又何必你擔心?」謝琬道,「表嬸之所以會被表叔責罵,全是因為護著你。只要你在王家了,表叔放了心,表嬸自然也就安然無虞了。她將來可還要替表叔生下男嗣的呢,萬一打傷了可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