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054接近

054接近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03 08:40  字數:3507

「桂子坊地段不錯,姑娘如果暫時不打算經營,不如放出去收租。」

羅升看著坐在書案後把玩著手上兩顆山核桃的謝琬,如此說道。這一籃山核桃是王安梅白日里捎過來的,他剛才帶著它回府時半路上想起桂子坊那間鋪子,便就趁著這個機會順便提提。

清苑州里兩間鋪子都是楊氏的嫁妝,九月初原先的租戶已經搬了出去,羅升以為謝琬會像之前那兩間鋪子一樣很快經營起來,沒想到時間過去近兩月,還是沒有動靜。

謝琬拿著核桃在案上滾來滾去,玩了有好半會兒都沒有出聲。羅升只當她孩子氣性上來了,便打算起身出去,她卻在這個時候開了口來:「那間鋪子,除了做綢緞,還能做別的什麼?」

羅升身子頓住,「那姑娘想做什麼?」

她沉吟道:「你覺得開米鋪怎麼樣?」

「開米鋪?」羅升的聲音高亢而怪異,好像是聽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羅矩從旁咳了一嗓子。羅升回神看到謝琬一臉的認真,壓根不像是在開玩笑,才總算找回點了意識,問道:「姑娘想開米鋪,南糧北賣?」

謝琬嗯了聲,說道:「這些日子我在想,北方氣侯乾燥冬季又長,加之京中貴族多起來,園林建設增多,許多農田都改種了桑麻果木,這麼些年南邊來的糧食佔了北方大半個市場,像我們莊子里所產的米糧也就能供著我們自家的吃食,就是剩餘也不多。所以開米鋪應該是比綢緞生意賺頭大。」

當然,有這個念頭主要還是因為她記起慶平四年,也就是明年,二月間朝中頒布了一道重要的詔書,要把京郊一圈擴大作為防風林。這道旨意雖然對謝琬要做的事沒有直接影響,可是擴大了防風林,那如此一來良田就更少了,所以開米鋪絕對有賺頭。

羅升驚怔半日,訥然道:「賺頭雖大,可是風險和投資也大。還有押貨,漕運是南北糧食運輸通用路徑,別說咱們二房從來沒有接觸過遭運上的人,府里公中也從未接觸過,而且漕幫里的人可不是那麼好打交道的。」

他真想說這小姑娘是被他們慣得膽子越來越大了,旁人輕易都不敢涉水的買賣,她居然還起了心思。這漕幫說得好聽是受朝廷所允,可實際上就是伙扶了正的黑幫,他們其幫之大,其水之深,是常人根本無法想像的。

「我知道。」對於他這些顧慮,謝琬表現得相對平靜,「這些我都想過了,漕運主河是到京師,內漕運可到河間府。但是現在我缺少的是牽線的人。」

她原先在京師也見過漕幫碼頭的人,那些人個個都會武功,行動敏捷,可不是家裡這些會使幾招棍棒的護院能夠比擬的。他們不但對一些品級低的官員瞧不上眼,一般文人更是難入他們的眼內。所以要跟他們搭上線,就只能找個他們的同道中人,或者說,同是混江湖的。

江湖人自有江湖人的規矩。河間保定兩府雖然練武的人極多,可她一個閨閣女子,就是當面遇上也不可能跟他們結識。他們可不是王安梅,可以使點小計謀就能達到目的的。

「那就還是先且賣綢緞吧,等我想到轍再說。」

她將核桃丟進籃子里,擺了擺手說道。

有了她這話,羅升可真是整個人都鬆了口氣。他太了解她的性子了,可真怕她一根筋擰到底,非要在這個時候去跟那幫流氓打交道。雖然不見得她就此死了心,但是走一步算一步吧,往後的事往後再說!

桂子坊的綢緞鋪於冬月初一開了張。

因為距離州衙不遠,齊嵩也帶著同僚前去放了炮竹。謝琅首次正式以大東家的身份公開露面,得體地宴請了來賀的賓客,並且向圍觀道賀的街坊派發了瓜果檳榔。

而坐鎮的大掌柜竇瑚也是齊嵩推薦的,曾經在州里另一家綢緞鋪當過十多年的掌柜。夥計則是在本地找的,謝琬親自看過,倒是也還伶俐,看見謝琅過來,一個勁殷勤地端茶倒水,看見他手裡還牽著謝琬,也堆著滿臉笑給她搬糖果。

只要掌柜的做事穩當,底下人跳脫些倒也不怕他。

羅矩除了每日里幫謝琬辦私事,也要在每月底到五間鋪子里收帳。羅升見他一來便受謝琬重用,一方面很是高興,一方面又擔心他辦事不牢,因而回回見著他便要疾言厲色地提點一番。

申田經過這一年的鍛煉,在原先的機靈之餘,也多了幾分沉穩,謝琬開始讓他跟著張掌柜跑採買。

羅義還是憨厚老實,嘴上功夫沒學到什麼,但是腦子卻是練活了些。謝琬交代羅升教他識字記帳。

王安梅這邊進展得順利,羅升再捎來一隻小花貓時,謝琬決定見她一見。她讓羅升約了她初九日到李子胡同來。

王安梅如約而至。在閣樓上見得謝琬穩步上梯,一張臉紅潤潤地,雙手交疊在腹下,透著幾分歡喜,又透著幾分緊張。

謝琬接過玉雪手上疊好的兩件衣裳,交代他們所有人下去。然後微笑對王安梅道:「我讓人給姐姐縫製了兩件新衣,姐姐快來試試合不合身。」

她把衣裳推過來,展開來一看,是套針腳細密的襦衣綉裙,衣裳質地是煙霞色的軟杭綢,裙子是淡黃的月華裙,都帶著珍珠綾夾里,正適合這個時候穿。

王安梅紅著臉道:「我怎麼受得起妹妹的這份禮?太貴重了。我來只是想見見你而已。」

謝琬執意勸說,她也就從了。

她背過身去脫著外衣,後頸上兩道猩紅的傷疤露出來。

謝琬啊地一聲衝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