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053交往

053交往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8-03 08:40  字數:3426

謝琬帶了吳媽媽和玉雪去參加王家舅太爺的壽宴,讓羅矩趕車。

王老太爺原名叫做大牛,王氏嫁進謝府之後,王大牛便請村裡老秀才改名叫做王犇。

王犇其實是散壽,按傳統不須大操辦。但是王家出了個做翰林的能幹外甥,王犇哪裡按捺得住這份興奮之情?深怕鄉下人不懂翰林院是什麼地方,翰林院編修又是個什麼地位的官員,於是決定借著生日之際,詔告一下鄉里。

王家因為在田莊上,場地很是開闊。

謝啟功自恃身份,當然不會來參加這樣的宴會,王家除了是謝府的親戚這層身份外,跟一般的小地主沒什麼兩樣,結識的人除了附近的地主,連鄉紳也不識得兩個。但是隨著謝榮的高升,於是今日連縣裡衛所的兩名百戶都攜禮來了。

謝琬她們一來,整個王家村就熱鬧起來。

王犇的妻子劉氏也是莊戶人家出身,因為做慣了家活,雖然年過五旬,但腿腳很是敏捷。領了謝琬這班小姑娘到偏院,便一溜煙衝到正房去招待王氏與阮氏黃氏,又吆喝著兒媳賀氏快些端茶倒水遞帕子。

賀氏好歹是個少奶奶,王家也不是沒有下人。劉氏平日里吆喝慣了,當著謝家人雖然極力地裝著斯文,轉背便就忘了。她在前院一出聲,整個王宅便都將她的話落在耳里。

王安梅姐妹在小偏院陪著謝家三位姑娘。聽得劉氏那麼吆喝,王安梅的臉色就有些尷尬。謝葳是大家閨秀,自然裝作沒聽見。謝棋被王思梅拉著說話,也沒注意。只有謝琬張大著嘴巴望著窗外,模樣讓人難堪得緊。

王安梅站起身來,推說去拿些瓜果走出了門外。

到了門外無人處,想起平日里家裡人對母親的輕視竟全是因為自己,就連這樣的日子當著外人也不肯替母親留半分臉面,便不禁悲從中來。

「大姑娘怎麼了?」

後頭忽然有人問起。

王安梅連忙抹了把眼淚回過頭,只見是個三十多歲的微胖婦人,她認得是謝琬身邊的吳媽媽,遂勉強扯了個笑道:「沒什麼,就是出門遇上風沙迷了眼。吳媽媽這是要上哪裡?」她看著她手上的粉彩茶盞。

吳媽媽歉然一笑,說道:「我們姑娘自小有個毛病,出門在外定要帶自己慣用的茶盞。方才丫鬟們沏的茶她竟然不肯喝。這不,我看看哪裡有開水,另外再沏杯茶給姑娘。」

王安梅回想起方才目瞪口呆望著窗外的謝琬,心下又有些不是滋味。

想不到那麼樣一個人兒,連掩飾下心情、照顧一下別人的感受都不懂,日子卻過得這樣講究。她能夠這樣,也是自小讓父母兄長寵的吧?雖然如今父母親都死了,可她也還是有疼愛她的哥哥護著。

而自己呢?除了母親,沒有一個人對她有過好臉色,可是母親壓根連保護自己的力量都沒有,又怎麼保護她?就連自己的親妹妹,也時常不忘對她冷嘲熱諷。如果不是得了這樣難以說出口的缺陷,家裡人深怕傳出去丟臉,只怕早就把她扔了吧?

說起來,真是同人不同命。

心中感觸萬千,竟就忘了挪動腳步。

吳媽媽也是有閱歷的人,看她這樣的神色,心裡也摸到幾分。便就把語氣放得更緩更柔和,說道:「姑娘像是有什麼心事?」

王安梅慌亂地別開目光,搖搖頭。

吳媽媽微笑道:「姑娘真真是好一個清秀如水的小人兒,我一見姑娘這般,就禁不住心生歡喜。」

論地位,謝府比王家高了不知多少級,王安梅雖是姑娘,可吳媽媽說出這話來,也不算罔顧身份。

王安梅心中更如刀絞似的,把頭垂得更低。

吳媽媽忽然掉轉了話頭,問道:「不知道沏茶的地方往哪裡走?」

她這才抬起頭來,頜首道:「在廚房那頭。我帶您去。」

吳媽媽倒了茶回來,謝葳已經出去了,王思梅在陪著謝棋下五子棋。

謝琬坐在炕沿上,無聊地打量桌椅上的雕花,見吳媽媽進來,遂起身道:「我去凈手。」走出了房門。

吳媽媽放了茶跟出來,到了小偏院後方芭蕉樹下,她打量著四周,壓低聲道:「試探過了,看模樣被王家人欺負得緊,跟王思梅是完全不同的性子。而且我還瞧見,她衣領處有兩道新傷,像是被藤鞭打傷的模樣。」

內宅里呆慣的人,是鞭打是棍傷或是燙傷,一眼就看得出來。

謝琬點點頭,沉吟了一下,說道:「你想個辦法,讓她呆會兒幫我個忙。」

既然要接近,總得要有個由頭,她跟她年歲差得多,不像謝棋與王思梅,很容易就能走到一塊。兩廂要搭上關係,就得動點心機。雖然也可以直接讓吳媽媽暗中去問她的心意,可是因為她是王家的人,謝琬可不只是要把她嫁進趙家這麼簡單,所以必須得步步為營。

不過有吳媽媽和玉雪在,這些都是小事。

中午吃飯的時候,姑娘們共一桌,謝琬把湯潑在衣裙上了,坐在左側的王安梅自然當仁不讓地起身幫忙擦拭,又帶她進屋裡換衣。謝琬感激不盡,一再道:「王姐姐真是好人,竟然把你的帕子給我擦手。你下次來府一定要到頤風院來找我,我把它洗好還給你。」

王安梅連忙擺手:「不必了,不必了。」只是塊尋常帕子,哪裡值得她大小姐這樣記著。

謝琬卻小心地將那帕子折好交給玉雪,然後直到臨上車還保證會把帕子還給她。

王安梅自然不會把她的話當真。人家是天真爛漫的謝家小姐,若是知道自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