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049恍然

049恍然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7-30 09:36  字數:3482

「母親!母親!」

謝宏一路飛奔進正院,闖到王氏所在的耳房裡。上氣不接下氣說道:「你知道我剛才在李子胡同瞧見誰?」

王氏由素綾捏著肩膀,正在閉目養神。聽見這話眼也沒睜說道:「碰見誰?」

謝宏半蹲下地,攀著榻沿說道:「我看見了李二順,他在跟羅升拉拉扯扯,好像在求他辦什麼事似。看模樣,並不是突然過去,而像是經常去那裡似的。」

「李二順?」王氏驀地睜開眼來,自從跟趙家的事情玩完,她也幾乎把這個人拋到腦後去了。「你看到他跟羅升說什麼了?」

「隔著街對面,沒聽清。不過,那神情很是可疑。」謝宏道。

王氏坐起身,揮手讓丫鬟們退了出去,沉思道:「羅升不過是個下人,能幫他辦得了什麼大事?要求也只是求琅哥兒他們。他既然時常上鋪子里去,可見跟二房還有來往,三丫頭都把她打成那樣了,他還上二房求什麼事?」

「先別管他求什麼!」謝宏見了無人,便起身坐到榻沿,說道:「母親,您不是懷疑趙府有人暗中換了王家的庚帖么?這李二順跟二房暗中來往,而當日您和趙家合計的也是讓琅哥兒去登門道歉的事,您難道沒想過這庚帖是琅哥兒讓李二順偷換掉的?」

王氏聽完身子一震,「對呀!除了咱們府里的人,誰會那麼清楚葳姐兒的生辰?——不對!」她突然又皺起眉,「這李二順明明恨二房恨得要死,又怎麼會再去替琅哥兒辦事?」

謝宏想了想,說道:「興許是當時聽說趙大人上門來尋麻煩時,他們暗中給了他許多錢?」

「不可能!」王氏搖頭:「李二順那無賴可不是拿錢就能打發的,沒個手段厲害些的人根本鎮他不住。怎麼說琅哥兒都是他的舊主,他要是用錢能打發,當時又哪有膽子在外頭誣陷琅哥兒孝期通房?琅哥兒就是給了錢他,他只怕還會變本加利來索要。」

謝宏也想不明白了,「那會是什麼原因?」

王氏沉吟道:「你再去查查,仔細盯著。」

羅升晚上回來,到底還是把李二順來求過的事告訴謝琬了。

謝琬默了會兒道:「這倒也是個問題。他有幾斤幾兩,趙貞多試探得他幾回,自然就試出來了。這人怕死得很,到時萬一讓趙貞嚇嚇就把什麼都吐露出來了。你讓他明日到鋪子里來,我有話跟他說。」

翌日下晌,謝琬就帶著吳興和玉雪到了李子胡同。

李二順如約而至,上了閣樓就對著謝琬跪地大拜起來。

謝琬道:「我知道你的難處,可你如今是趙大人的人,沒個由頭,我也不能輕易上府去要你。」

李二順急得跪行了兩步:「姑娘聰慧過人,肯定能想到辦法的!還請姑娘救救小的!」

謝琬揚了揚唇,把玩著手上一支筆道:「你既然誠心誠意要出來,那我也不是不能幫你。只不過你還得留在趙府一段時日,等手上這事辦好了,我才能想辦法把你弄出來。」

李二順忙道:「有什麼事情,姑娘吩咐便是。」

謝琬道:「到時自會告訴你。頂多半年,會有消息。」

李二順算了下日子,又不由苦著臉道:「半年這麼久,要是這段時間小的穿幫了怎麼辦?」

謝琬道:「穿幫了就認錯。要是有人嚇唬你,你也無論如何不能把我交代你做的那些事說出來。趙大人本就掌著執法大權,他自然不會相信你是受我這麼個小孩子的吩咐辦下的那些事,到時候憑謝家的名望,我必能自保,至於你,我就無能為力了。」

李二順聞言大驚,哪裡還敢有別的心思?連忙道:「小的自然絕不吐露出去半個字,只是姑娘可要記得快些把小的弄出來才好!」

謝琬含笑:「一定。」

李二順下了樓,申田走上來:「姑娘,對面街上似乎一直有人盯著咱們這裡。」

謝琬站起身,順著他指的方向看過去,果然見到街對面的大槐樹下停著輛騾車。車壁上側窗帘子半撩著,顯然有人在內窺探。

「你怎麼確定是盯著咱們?」

這一排全是商鋪,人家並不見得就是盯著這裡。

申田道:「昨兒起就在這兒了,我們打烊的時候他走,今早開門的時候他來,方才姑娘來時,那車帘子又格外撩得開了些,難道不是盯著咱們么?」

謝琬沉思片刻,走回來:「你悄悄兒地出去,然後也盯著他,看他們究竟是什麼人。」

申田應下,轉身下樓。

謝琬出門上車的時候,特意打那車旁邊經過,車頭無人,那車帘子驀地全部放下來了。

晚上吃過晚飯,謝葳穿著上回謝琬送的那兩匹煙羅紗裁製的春衫過來了,月白色的裙衫穿在初顯身段的她身上十分曼妙。兩人討教了好一會琴棋之道,同來的丫鬟冰雁才催著她回拂風院。

謝琬正準備寬衣上床,申田忽然來了。

謝琬很是驚奇:「出什麼事了?怎麼這個時候來了?」

申田搔著後腦勺道:「沒出事啊。姑娘讓我盯著那盯梢的人,我跟著跟著就跟著他們回府來了。想著既然來了,就索性過來跟姑娘稟報一聲。」

「他們也回府來了?」

謝琬披了件罩衣,坐在書案後,難掩驚色。

「正是進府來了,小的看得一清二楚。」

進府來了,那就是說盯著他們的人是府里的人。府里除了王氏和謝宏會派人盯她的鋪子,還會有誰呢?可是,王氏母子無緣無故盯她的鋪子做什麼?就算是要搶二房家產,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