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043來因

043來因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7-29 14:41  字數:3585

這兩天都有小夥伴們說章節重複,我想可能是因為上周日晩上上傳存稿的時候,我誤把一周的章節全部點發布了,之後雖然馬上全部拖進回收站,可有部分親應該正好看到了。因為一發就是七章,所以看到重複章節的親,要再看到更新的章節的話,應該要到周一了。—————————————————————————任夫人既然能問出玉是丟在謝府,而且又親自領著任雋過來,又特特地等到謝棋生日過後再來,難道是不贊同這門親事?

不管怎麼說,玉是在謝府丟掉的,任家也不可能為塊玉賴上謝家,可是不管怎麼樣,任夫人這一來討要,總歸會讓兩家面上有些難堪,如果任夫人同意兩家交好,便不會一來就咬准要把玉追玉,而不是探聽謝聽的口風。

如今這麼樣詐做丟失了玉而把它討回去,雖然顧全了謝棋臉面,卻也十分說明,任家是看不上謝棋做他們家兒媳婦的了。

以往王氏覺得阮氏想把謝棋嫁去任家有幾分異想天開,所以對阮氏的各種暗示一直懶懶不曾回應,可是如今想到這玉有可能是任雋親自送給謝棋的,她卻又不這麼想了。

如果他們自己兩廂都有情有意,她又何苦攔著?

謝榮回府時已經明確表示不必格外親近任家,都知道謝宏是王氏最疼的長子,那如今任夫人看不上謝棋,豈不也是抹她王氏的面子?

想到這裡,她心裡那股熱情就不覺消減了幾分,就連寒暄時的笑容也顯出幾分勉強。若不是因為兩家幾十年交情在,只怕都要忍不住表露到臉上來。

任夫人卻不知道她不動聲色之間已想了這麼多心思,還當是自己這一來給人添了麻煩,十分地過意不去,言辭也就更加地謙和。

約摸過了大半個時辰,周二家的回來了,說道:「太太,府里的下人全部都問過了,沒有人見過任三公子的玉。就是見到了也不敢不報。」

王氏唔了一聲,說道:「知道了。去把哥兒姐兒們都叫過來說話。」

任夫人聽得這話,不由得往王氏看過去,但見她面色如初,並看不出什麼,也只好壓下嘴邊話語。

「任夫人來找玉?」

謝琬在屋裡聽玉雪玉芳說起方才周二家的來問她們的事,心下猛地一驚,剎時想起烏頭庄雪地里謝棋強行摘下任雋腰間翡翠那幕來。

謝棋當日的任性,果然惹出事來了,那玉這麼講究,怪不得當時任雋因此心事重重。

她的那點小心思她從來都知道,但是因為不關謝琬的事,所以懶得理會。如今就算任夫人找上門來了,她也不打算伸手。天作孽猶可活,自作孽不可活,不知輕重的人,就該受點讓人教教她什麼叫做可為,什麼叫不可為。

正巧正院里來人請過去說話,她沉吟了片刻,便也就換了衣裳出門。

任夫人又不是頭回上門,一年裡只怕不登門七八次也有五六次,哪用得著如此興師動眾讓大傢伙兒前去見禮?多半是周二家的四處詢問未果,王氏召他們這些人過去問了。

院門外正好遇見一道過來的謝葳,謝葳拉著她道:「可知道任夫人突然過來是為何事?」看來她也察覺到這任夫人突然攜著任雋到府透著古怪了。

不過謝琬可不認為她不會從丫鬟那裡得知任夫人是為了一塊玉而來,既然她裝糊塗,那她也裝糊塗好了。她攤攤兩手,表示毫不知情。

謝葳抿唇沉思了下,與她進了門。

謝棋他們竟然都已經到齊了,就連預備下場的謝樺謝琅也都被請了過來。謝棋神色帶著幾分慌張,垂首坐在謝桐側,哪還有平日嬌縱的樣子?

任雋坐在任夫人下首,看見謝琬進來,兩眼亮了亮,旋即又黯了下去。

謝琬看見他這副樣子,更好笑了。這人平時不是跟謝芸一樣,一天十二個時辰倒有十個時辰是閑不住的么?如今這麼蔫頭耷腦的,可是少見。

大伙兒跟任夫人見完禮,王氏便開門見山說道:「雋哥兒上回來咱們府上時,曾經不見了一塊玉,你們當中可有人看見?這玉是任家老太太在世時傳給雋哥兒的,雋哥兒與你們幾個都很要好,若是平日在一直玩耍時不小心落在你們屋裡,你們就還給他。」

大夥開始面面相覷議論紛紛。只有謝棋臉色白了白,然後別開臉裝作去端茶。

謝琅首先站起來道:「不知道雋哥兒丟的是塊什麼玉?我倒是沒見過有什麼玉落在頤風院。」

王氏向任夫人道:「這就是二房的琅哥兒。」

任夫人微笑點頭:「二少爺成日里忙著溫書,想來也沒有什麼時間跟雋哥兒廝混,沒見過自是正常。」

接著謝樺謝桐站起來:「我們也都沒有見過,不知道雋哥兒還記得確切丟在哪裡么?」

任雋看了眼謝棋,臉漲得通紅,低頭囁嚅道:「我,我不記得了。」

任夫人瞪向他的眼裡,滑過絲惱恨之色。

這時候一直未曾言語的謝葳忽然站起來,說道:「可是一塊滴翠的祥雲狀翡翠么?」

任夫人讚賞地看向她:「正是。莫非大姑娘見過?」

謝葳道:「我記得任三哥當日過府的時候,身上一直配著一塊這樣的玉,我想應該就是它了。說起來,那日去烏頭庄時,我還見過呢。」

任夫人眼中亮起來:「不錯!那大姑娘可記得是幾時就不見他配了么?」

只要問出來確切的時間地點,那搜尋的範圍就大大縮小了。

謝琬見任夫人這般處心積慮把目標往謝棋身上引,簡直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