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大妝 >040石女

040石女 (1/2)

小說名稱《大妝》 作者:青銅穗  更新時間:2014-07-29 14:41  字數:3372

王氏翌日起便稱病未出。

謝琬跟謝葳進正院去請了個安,就被她揮手喚出來了。

謝葳很疑惑:「太太怎麼病了?昨兒趙縣令兩次到府,是為什麼事?」

謝琬見她滿臉疑慮,知道是黃氏為了保護女兒,所以瞞著沒告訴她。便也百思不得其解地說道:「早上我知道,是因為我打了李二順的事,趙縣令為了他告我的狀來了。後來卻不知道怎麼回事。什麼事這麼要緊,把太太都給氣病了呢?」

傍晚的時候到底還是傳來謝葳在屋裡氣哭了的消息。

世上又沒有不透風的牆,只要有心去追問,哪裡有問不出來的道理?因此謝葳也稱病了幾日,直到元宵節那日才在正院里露面。不過面上也看不出什麼來,還跟從前一般爽朗大方的樣子。

但是黃氏在正院里說話的聲音卻依稀比從前硬朗了些許,雖然在王氏面前還是恭謹,可見了阮氏卻不再規規矩矩地行禮,只是略略地福身,喚聲大嫂作罷。有時候若是多人在場,甚至連這聲大嫂也借言語岔開了過去。

謝琬偶爾就見到阮氏臉上的氣悶,棲風院斥罵奴才的聲音也時不時經過頤風院的側牆飄進來。

元宵節翌日,謝琬正準備打點羅矩進京的事,余氏堪堪派人送來了靳永在京中的住址。

謝琬火速將以謝琅名義早就草擬好的書信寫好塞進信封,讓人送往驛站寄了出去。

雖然不知道謝榮與謝啟功是怎麼商量攻克靳永的計策,可以想到的卻是,謝榮既然那麼在乎靳永的態度,那他回京後這些日子肯定已經在忙著跟靳家搭線,如果要從這個關鍵點上擾亂謝榮的仕途,那謝琬必須趁著靳永態度未明時出現在他的視野。

等待回信的日子裡,謝琬沒忘了讓羅矩去查王安梅。

羅矩得來的消息讓人大吃一驚。

「王安梅雖然心智健全面容姣好,但是卻是個石女。」

石女是什麼?就是不能人道不能生育,永世都只能孤枕而眠的女子。

女子如果不能生育不能行夫妻之禮,那誰會娶她?除非是傻子。趙家正巧就有個傻兒子,而且趙貞夫婦對子女都很疼愛,更因為長子幼時因為趙貞的緣故而延誤了醫治導致如此,心中更是內疚,所以一直擔心他們百年過後女兒外嫁,幼子成家,長子將來卻無人體貼。

王氏在這個時候把漂亮的王家女兒介紹給他,人家家裡又是心甘情願的,哪裡會不同意?至於能不能人道,根本不在他們的考慮範圍,一個連生活都難以自理的人,能指望他傳宗接代么?所以壓根就不會去探聽這些事。

羅矩在告訴謝琬之前,猶豫遲疑了很久,他不知道該不該把這個告訴給年僅六歲的她。可是在看到她那沉靜的面容時,又不知不覺把話說出來了。因為他還存著幾分僥倖,以她的年紀,也許不一定能理解石女的意思。

可是在看到她目瞪口呆而又透著不可思議的神情的那剎那,他就知道自己想錯了。

他真恨不能打自己幾個嘴巴!

「石女?」謝琬坐在書案後,玩味著這兩字。以王家人的德性,沒把這王安梅自小丟出去已是算好了,如今肯有人要,而且接手的還是個官家,哪裡有不同意的?

羅矩臉上熱辣辣地,低頭道:「王家把這事瞞得死死地,我們府里除了太太沒人知道。小的也是拿兩壺竹葉青把王耿灌醉了才打聽得來。如今跟趙家的婚事泡湯,王耿氣怨得很,每日里不是咒罵妻子賀氏,就是打罵這王安梅。前幾日她要去尋死,賀氏怕她出事,就把她鎖了起來,日夜讓人看著。」

謝琬托腮望著前方,沉吟道:「如此看來,王安梅嫁到趙家,倒算是樁好事。」起碼趙貞夫婦不是那種陰險狹隘之徒,王安梅嫁過去就是只能充任個終身丫鬟的角色,也至少擔著個大少奶奶的名頭,豈不比在王家受王耿的折磨好得多?

羅矩一頓:「姑娘想做什麼?」

她盯著空中沒說話。

她承認對於拆散了這樁姻緣有幾分內疚,不說王家,只說趙家。趙家大少爺的病使她想起哥哥前世在病床上的時候,那時候也全然不能自理,她只要光想想那種情景就不由難過。趙家大少爺雖然痴傻,卻也可憐,如果能有個人全心全意地照顧著,只怕將來也好過些。

若是王安梅本人同意,她倒確是想圓了這樁姻緣。

可是事情牽涉到王家,她卻需要仔細斟酌。首先不管怎樣,趙貞對王氏的恨是無法消除的了,能不能再接受王安梅還未可知,再者,如果王家因為跟趙家結了親,王家反倒有了依仗,將來成為王氏母子的助力,這就是純粹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沒什麼。」她放下手,「我就是閑得慌。」

羅矩鬆了口氣,「姑娘要是悶了,何不上園子里走走?如今天氣漸漸轉暖,晒晒太陽最合適了。聽說二姑娘下個月初就要生日了,太太為了獎賞二姑娘,讓人把園子里清掃乾淨,又打算請幾家要好府里的哥兒姐兒們進府玩呢。」

在謝琬謝葳不怎麼出現在正院的這些日子裡,謝棋倒是一直在正院里侍疾。這幾日天氣漸漸暖和,王氏休養了半個月,終於出門露面了。羅矩話里所說的獎賞,大約就是指謝棋侍疾有功的意思。

玉芳從旁說道:「二姑娘性子太潑了,上回無緣無故刁難我們姑娘喝酒,我們才不要去跟她玩。」

玉雪輕斥她道:「去不去,自有姑娘拿主意。」

謝琬想了想道:「我們還是去鋪子里